笔趣阁 > 诡异版综漫 > 第四十章 姐妹(3)
    将新城礼美捆绑好之后,勾鸣直接将她扔在了安全通道中,独自一人向四楼进发。

    至于她会不会被暴怒的児玉光发现,这就不在勾鸣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或许到时候新城礼美可以祈祷児玉光还记得她们之间的‘姐妹情谊’~

    从安全通道进入四楼大厅的瞬间,勾鸣瞬间感受了一阵刺骨的凉意迎面袭来。

    阴冷的风从楼外吹进来,发出阵阵怪异的呜嚎。沾满灰尘已经变成灰色的窗帘,卷动着,发出沙沙的轻微摩擦声。

    原本为了让这里显得更加温馨,刻意涂成粉红色的墙壁,长时间没有维护,墙皮翻卷脱落,颜色浑浊黯淡,乍一看就好像是剥落的人皮。

    哗哗!地面的纸屑被风摆弄着,上下起伏。

    大厅通往左右两侧的区域光线昏暗,黑暗中甚至隐隐约约能听到女人的哀嚎和婴儿的哭声。

    这里连空气都透露着一股阴森、诡异的气味。

    御守的温度也开始逐渐上升,仿佛在警告着他。

    勾鸣不敢在这层楼久待,他回忆了一下医院的结构图,然后直接向左侧区域走去。

    妇产科是圣尤利安娜医院最著名的科室,因此整个四楼都属于妇产科独享。

    右侧是妇产科的专用病房,除了普通病房外,还有专用的无菌育儿室。

    左侧则是医生的诊疗室以及产房。

    ‘据児玉爱所说,发带就被存放在产房之中。这里的布局和二楼类似,产房的位置对应外科手术室,就在左侧区域的最深处。’

    勾鸣穿越左侧的走廊,沿途路过了四五间诊疗室。

    妇产科的诊疗室同样和楼下的房间一样,被人翻地一团糟。

    勾鸣猜测这些值钱的东西都应该是医院员工搬走的。

    医院突然倒闭,院长跑路,医院的管理自然一片混乱,所以就有员工趁火打劫,毕竟都要恰饭。

    来到左侧区域的最深处,果然有一扇门。

    只是这扇门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是开着的。更诡异的是门上密密麻麻布满了血手印。

    而且这些手印只有成人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大小……

    咯咯~!

    产房里隐约传来了婴儿的笑声,笑声中充满了恶毒的嘲讽。

    勾鸣表情严肃,握紧了手中的撬棍,走进了手术区。

    刚一进去是条走廊,几个房间依次排开。其中两个是产房,剩下的是配套的监护室、血库等等。

    勾鸣先走进第一间产房,打开手电,寻找了一圈,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

    紧接着勾鸣又来到第二间产房外。

    还没有跨入产房,勾鸣的脚步就停了下来。

    只见产房门口,光洁的地板上多出了许多小巧的血脚印,这些脚印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脚尖朝向产房的方向。

    ‘应该就是这间产房。’

    瞬间勾鸣就确定了目标。

    嘻嘻~咯咯~

    仿佛在回应勾鸣的判断一般,产房内再次响起了诡异的婴儿笑声。

    勾鸣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胸口的御守,暖流隔着衣服传到指尖。

    勾鸣不再犹豫,直接走进了产房之中。

    刚进入产房,勾鸣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入眼所及之处,地板、墙壁,甚至包括隔壁监护室的透明玻璃上,到处都是血手印、脚印。

    小小的血印,仿佛曾经有许多婴儿在这间产房中奔跑、嬉戏。

    唯独产房正中央那台带脚撑的产床没有任何血印。

    然而这台产床却看起来更诡异。

    一大摊血迹洒在上面已经变成了深黑色,暴露在空气中的金属部位锈蚀严重,床垫被人从中间剖开,海绵翻在外面,已经泛黄,远远望去就像是被人强行扯出来的内脏。

    哒哒哒!

    勾鸣正拿着手电仔细查看产床,突然产房中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听起来就像是没穿鞋子的小脚在地板上奔跑的声音,手电光没照到的地方,两个矮小的黑影飞快地窜了过去。

    胸口御守的温度也越来越高了。

    勾鸣头皮发紧,他不由地加快了搜索的速度。

    产房内很空旷,仪器也早就被人搬走了,只剩下一张产床和一个金属推车。

    勾鸣掀开了推车上放着的手术布。

    叮叮当当!

    几把沾满血迹的止血钳、镊子掉落到地上,却没看到发带的踪迹。

    金属推车上下两层都没有,勾鸣又将目光放在了产床上。

    他首先蹲下来检查了一下产床下面,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就在他搜查的这段时间里,婴儿的笑声、脚步声开始在产房内四处回响。

    黑暗中仿佛有无数双小眼睛正好奇地盯着勾鸣的一举一动。

    现在整个产房内只剩下一个地方没有检查到了。

    勾鸣不由看向产床中央,确切地说,是产床床垫那个被人划开的破口。

    四周的动静越来越大,胸口御守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已经没有时间让他犹豫了。

    勾鸣果断地将手伸入了床垫的破口之中。

    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太长,老化的原因,又或者单纯只是他的错觉。

    当勾鸣将手掌伸入床垫之后,那股怪异的柔软手感,差点让他真以为自己把手伸进了一个人的体内,在内脏中穿行。

    勾鸣咬着牙在床垫内摸索起来,随着他的动作,海绵不断蠕动着,好像活过来一样。

    还好床垫只这么一小块,勾鸣很快找到了藏在床垫中的发带,将之抽了出来。

    那是一对缠绕在一起的粉白色发带,普普通通,没有任何花纹与装饰,甚至因为时间久远,已经开始掉色、脱线了。

    找到发带之后,勾鸣迅速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就准备撤出产房。

    现在产房里的脏东西已经不加掩饰了。

    勾鸣只是随意瞟了一眼,就能够看到一些婴儿大小的黑影肆无忌惮地站在四周的阴影之中,盯着他。

    这样的场景就是旁人看到了,都会头皮发麻。

    幸亏勾鸣最近一直和这些脏东西打交道,已经习惯,或者说麻木了。

    就在勾鸣走到产房门口时,突然脸色大变。

    咚!咚!咚!

    “哇哇哇!!”

    伴随着一阵迟缓而富有节奏类似皮球拍打声,婴儿的哭声骤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