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足球符咒系统 > 第0116章、特殊的华国灵力
    看着恩克一脸迷惑的样子,云盛指了指手中的百合花:“我是来看看拉娜的,祝她早日康复。”

    “谢谢你,不过拉娜刚刚睡着。”恩克低声说了一句。

    云盛耸了耸肩:“那我就不进去打扰了。”

    恩克的妻子特蕾莎结果云盛递过来的鲜花:“谢谢你,云盛教练。我在恩克的口中听过你的名字,听说你是这个赛季德甲涌现出来的新星主教练,能力极强。”

    “都是旁人的谬赞而已,愧不敢当。”云盛客气了一句。

    恩克看了看妻子:“特蕾莎,你进屋去照看拉娜吧,我和云盛教练在这里聊几句。”

    “好的,你们聊。”

    特蕾莎进了病房,云盛和恩克站在楼道里。

    这里很安静,不适合聊天,两人来到楼梯旁边的露台,那里十分安静,不会影响到旁人,也很私密。

    “云盛教练,没想到你会来看我女儿,真是令我吃惊,”恩克不解地看着云盛,“毕竟你我二人没有任何交情,甚至之前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云盛面带微笑:“我们华国有一句古诗,叫‘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嗯,大概的意思就是,我们都是心灵上的异乡之客,在内心深处都有想去而无法到达的地方,因此我们虽然刚刚相识,但却一见如故。”

    恩克思考着云盛的话,过了许久,他缓缓地点点头:“云盛教练,你这句话很有哲理,嗯,甚至有些黑格尔的味道,怪不得你刚刚出道,就带领科特布斯位列德甲榜首,确实有不同于旁人之处。”

    云盛看着恩克,突然问了一句:“罗伯特,明天的比赛你还参加吗?”

    “参加,首发。”

    “可是据我所知,明天你女儿要动手术……”

    “如果我留下能够有用的话,我一定留下。但是现在这个情况,让我在手术室外等候,简直比要我的命还痛苦。我宁愿在球场上转移注意力,然后期待着上帝能保佑我。”

    恩克说出这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肉在微微颤动,英俊的脸庞变得黯淡无光。

    云盛叹了口气,没有在说话。

    恩克看着面前的云盛:“云盛教练,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你就觉得十分亲切。也许是因为我们投缘,也许是因为我喜欢你刚才说的那句话。”

    “可能是缘分使然吧。”

    “我很惊诧,你为什么能知道我心里所想的话?要知道那些话,我从来没有对人说过。”

    看着恩克疑惑地表情,云盛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我不仅知道那些话,我还知道那些话的去处。那些话其实是你,嗯,准备的遗书,对吗?”

    恩克眼睛瞪得老大:“你!你!你怎么会知道!”

    云盛双手下压,示意他声音小一些,他一脸神秘地看着恩克:“前几天媒体给我送了一个外号,叫‘华国魔术师’,其实我觉得不对,我应该叫‘华国法师’。我身体里有一种特殊的华国灵力,能够洞察人心。”

    恩克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云盛。

    如果是平时有人对他说这话,他一定不相信。但是今天云盛竟然猜中了他的心里话,这令他不由得不相信。

    云盛看着恩克,不再纠结这个话题,问起了拉娜的病情:“明天拉娜的手术,怎么样?”

    恩克摇摇头:“这已经是拉娜的第四次手术了,医生说成功率只有,3%……”

    说出这句话,恩克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云盛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难过,也许情况会有奇迹。”

    恩克摇摇头,表情痛苦的说:“奇迹之所以是奇迹,就是因为它不经常发生。我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甚至帮拉娜选好了墓地。”

    云盛叹了口气。

    在某些时候,西方人对于死亡的态度,要比东方人更看得开一些。

    尽管如此,恩克脸上的痛苦依然清晰可见。

    云盛看着恩克,又说出了一句话:“距离火车道很近,拉娜应该会喜欢那个位置吧。”

    “嗯,是啊,拉娜总是想出去走走,因为生病,他甚至都没有出过德国,我选择在火车道旁,也是因为这个目的,”恩克低声说,可是他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顿时汗毛根都炸了起来,“云盛教练!你怎么知道我选择的墓地位置?!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件事!!!”

    云盛表情平和:“我刚才就跟你说,我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华国灵力,能够洞察人心,看来你不相信。”

    “我相信!”这次恩克彻底服了,他再次看向云盛,眼中充满了凝重。

    这样一名能够洞察人心的教练,在赛场上绝对是BUG一般存在啊。

    随便看一眼,就能知道对方主教练和球员的想法,遇到这种对手,球队还怎么玩?

    云盛从恩克的眼睛里读出了一些东西,他笑了:“你放心吧,我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看懂的,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使用这种能力。我今天使用了这种能力,大概几年之后才能再次使用,所以科特布斯取得的成绩,跟我的灵力无关。”

    恩克点点头:“虽然你这么说,但你已经很厉害了。古老的文明古国,果真厉害。”

    两人闲聊几句,云盛步入正题,他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小的中国结,递给了恩克。

    “这是什么?”恩克问了一句。

    云盛解释:“这是华国的一种古老的圣器,病人带在身上,能够祛除病痛,康复身体。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你把这个东西放在拉娜的枕头边,她明天的手术一定能化险为夷,一切顺利!”

    “这,管用吗?”恩克拿着这个中国结,一脸疑惑。

    云盛神秘地一笑:“伙计,难道你对我的华国灵力还不相信吗?”

    恩克眼睛一亮,他一把拉住了云盛的手:“云盛教练,这个东西真的能够保佑拉娜化险为夷吗?”

    云盛坚定地点点头:“我云盛说话,向来不夸张。你踏实的放宽心,明天拉娜的手术一定会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