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足球符咒系统 > 第0114章、相似的两张符咒
    汉诺威市在德国北部,处于北德平原和中德山地的相交处,所属下萨克森州,距离科特布斯市只有不到300公里左右,坐车两个小时左右。

    因为距离不远,所以云盛没有让球员们提前一天去汉诺威市,他让大家今天晚上在家好好休息,明天上午再乘坐俱乐部的大巴车赶往比赛场地热身。

    比赛的前一天,云盛和教练组成员照例举行了赛前战术布置会议,主要是针对下一场比赛的战术打法和首发名单,进行了认真而详细的分析。

    云盛首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然后征求大家的意见。

    不过今天和以往的赛前讨论会不同,平日里桑德尔总是提出不同的意见,然后激烈讨论。

    可是这次大家对云盛的安排几乎没有考虑,直接同意。连桑德尔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云盛都有些不解了:“伙计们,你们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啊。”

    说这话的时候,云盛还特意瞟了桑德尔一眼。

    桑德尔哼了一声:“你看我干吗?”

    云盛:“你是球队的元老、足球专家,我当然想要听取你的意见了。”

    桑德尔这次却出奇的没有怼云盛,他平和的说:“带领球队取得德甲六连胜,这样的主教练才是足球专家,我们在座的每个人都比不上你。所以不论你选择什么样的战术和首发,都一定有你的道理,我们必然会选择大力支持。”

    云盛吃惊地看着桑德尔:“没想到你居然能说出这话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都有点儿不适应了。”

    桑德尔瞥了他一眼:“怼你的时候,你不高兴;现在夸你,你又不适应。你到底要我怎样……”

    云盛:“不要学我说话行不行……”

    因为明天的比赛,所以今天的训练和战术会议都提前结束。

    云盛嘱咐桑德尔和苏马德:“明天早晨,你们按计划带着球员乘坐大巴车,准时赶往汉诺威市。”

    桑德尔一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明天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云盛点点头:“嗯,我今天准备提前过去汉诺威,明天咱们在预定的酒店集合。”

    苏马德问了一句:“你要去刺探军情吗?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云盛摇摇头:“多谢了,这次我自己去就可以。我准备处理一点儿私人事务,跟明天的比赛无关。”

    “不会有麻烦吧?”

    “我去医院看望一个朋友而已,没事。”

    “那就好。”

    坐在俱乐部的专车上,云盛闭目养神。

    虽然明天有一场重要的比赛,但是对于云盛来说,今天晚上的这件私事更加重要。

    这件事的当事人和云盛并不相识,他之前说的朋友,其实根本算不上,连熟人都不是。

    可是在后世的平行世界里,这个人却曾经令他黯然神伤,难过了许久。

    一个深情地男人,不应该有这样一个悲剧的结果。

    既然重新活过一次,并且有机会扭转一切,那我一定要拯救这一切!

    云盛闭上眼睛,回想着自己昨天晚上抽取的符咒。

    【华佗在世:B级,能够快速恢复球员或教练家属的伤病。使用对象:他人。】

    刚刚抽取到这张符咒的时候,云盛一时间有些发懵。

    这个【华佗在世】和之前见过的【扁鹊在世】,两张符咒看起来差不多啊。

    只不过【扁鹊在世】可以快速恢复球员的伤病,而【华佗在世】可以快速恢复球员家属的伤病。

    这“球员或教练家属”,是什么情况?

    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把【华佗在世】换成【扁鹊在世】?

    班德罗夫斯基现在还伤着呢,我想把他治好。

    【宿主,你别不知足了,不想要我就收回!】

    云盛:我错了,我要好吧……

    【这张符咒还是有些用处的,华佗是华国历史上有名的医生,这张B级符咒,还是很有用处的。】

    云盛:好吧,你说得对……

    【对了,我再提醒你一句,华佗尤其擅长内、妇、儿科。】

    提醒了一句之后,系统再没有反应了。

    云盛今天一天都在思考,系统为什么要提示他这么一句话?

    内科?

    自己身边的球员和教练家属,好像没有什么严重的内科病。

    妇科?

    球员和教练的家属就算有妇科病,我也不可能知道。

    儿科?

    好像也没有孩子生病的。

    这个还是B级符咒,能起到重要的用处。

    云盛脑中盘旋,他突然眼前一亮!

    这张符咒完全可以给他使用!

    现在他的女儿正在病危之中,如果这张符咒能够帮助他女儿恢复健康,那就太好了!

    在后世的平行世界里,正是因为女儿的去世,一代天才最终选择了自杀,令人唏嘘不已。

    既然这张符咒暂时用不上,那我就用在他的身上吧。

    这也算是弥补了一个我前世的遗憾。

    云盛回想着前世的往事,一路上沉默不语。

    两个小时之后,汽车驶入了汉诺威市。

    云盛早就提前打听好了地址,又在市区买好了一束鲜花,汽车朝着汉诺威市的一家医院驶去……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在汉诺威市的一家医院病房里,一个30多岁男子正坐在病床前,和床上的小女孩聊天。

    “爸爸,我好想吃冰激凌啊。”

    “拉娜,明天你就要动手术了,等你手术康复之后,爸爸一定给你买好多好多的冰激凌。”

    “真的吗?那我要草莓味的,还有巧克力味的。”

    “没问题!等你出院之后,我把咱们家旁边的冰激凌店买下来,让你每天都有冰激凌吃。”

    “太好啦爸爸,谢谢你。嗯,明天就要手术了,我有点儿害怕……手术疼吗?”

    “手术不疼,你放心吧。明天你会被打一针麻药,然后美美的睡一觉,醒来之后就康复了。”

    “真的一点儿都不疼吗?爸爸你可不能骗我。”

    “呃,那啥,也许手术完之后的几个小时,会有一点点疼……不过你放心,爸爸一定会好好的陪着你,疼痛一会儿就会过去的。”

    “嗯,太好啦,那等我出院之后,我一定要跟妈妈去现场看你的比赛。我还从来没有去过汉诺威96的主场看球呢。妈妈,你会答应我吧?妈妈?你,怎么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