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足球符咒系统 > 第0069章、为了捧杀!
    过了几分钟,柳苏蓉从侧门绕了过来,朝着云盛走来。

    “云教练,她说是你的朋友……”领她过来的俱乐部工作人员问了一句。

    “没错,她是我的朋友,以后如果她来俱乐部找我的话,一律放行。”

    “好的,云教练。”

    看着工作人员离去的身影,柳苏蓉竖起大拇指:“云大教练,没想到你在俱乐部这么威风啊。”

    “还好吧,毕竟在这里这么多年了,跟大家关系都不错。”云盛笑着说。

    柳苏蓉摇摇头:“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跟一个月前都不一样,”柳苏蓉表情复杂的看着云盛,“上次我和李飞翔老师一起来采访你的时候,你才刚刚当上主教练不久,一场比赛都没有执教过。那时候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见到你,只是面无表情的普通问候而已,但是刚刚他们看到你的时候,眼神里都流露着尊重的意味,我能看得出来。”

    听了这话,云盛打趣地说:“没想到你竟然还会读心术啊,真是厉害。那你猜猜我现在在想什么?猜对了有奖励。”

    柳苏蓉微微一笑:“我猜你现在在想,这个小丫头是怎么突然冒出来的?”

    “嘿,你还真猜对了,厉害!”云盛真是感到吃惊,“刚才在门外的时候,我没有看到你,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听说一堆记者围攻科特布斯俱乐部,我就猜到会有大新闻,所以随后就赶来了,”柳苏蓉指了指东方,“我住的酒店距离这里不远,走路也不过十分钟而已。”

    “有新闻敏感性,未来你一定是个很好的记者。”

    “那就是说,我现在还不是吗?”

    “嗯,现在你是个好记者,未来会变得更好。”

    “呵呵,谢谢夸奖。”

    两人聊了一会儿,便回到正题,柳苏蓉问道:“你刚才说,这件事可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是什么意思?”

    听了这话,云盛轻轻叹了口气,他看着窗外俱乐部的训练场方向,缓缓地说着。

    “你刚才说,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对我比以前更加尊重了,这是因为我执教球队至今,已经拿到了四连胜的好成绩。在足球圈子里,能够赢球,才有资格赢得尊重,这才是冷冰冰的竞技体育。”

    “而刚才在招待会大厅里,我虽然一时噎住了弗洛里,但如果那些经验丰富的老记者开口,还是能把我将住军,这一点我很清楚。不过他们没有那么做,你知道为什么吗?”

    柳苏蓉好奇地问:“为什么?”

    “哼,他们都在等着看我犯错!”云盛眉头微微皱起,“我取得了四连胜,现在不论说什么都是对的,舆论此时在我这边。但如果下一场比赛我的球队输了,那么这次的酒吧事件一定会被重新提起,而我也会被各种媒体抨击,整个科特布斯都会从高峰瞬间跌落低谷!这是他们的惯用手法!”

    柳苏蓉愣了,她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国内媒体从来不会用这种手段……”

    云盛冷冷一笑:“这群欧洲媒体的手段,可是多着呢。你信不信,今明两天的很多媒体,甚至会造势,夸赞我和科特布斯。”

    “为什么?”

    “为了捧杀!他们把我们捧得越高,我们就会摔得越疼!”云盛看着窗外训练场的方向,仿佛是在跟柳苏蓉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下一场对阵多特蒙德的比赛,我们必须要赢,绝无退路!”

    在离开科特布斯俱乐部很久,柳苏蓉还在回想着云盛说的话。

    她用房卡打开宾馆房门,缓缓来到窗边,向外张望。她这不是第一次来德国,之前随着父母经常来欧洲,对这里并不陌生。而在她的印象里,欧洲是一个遥远而美丽的地方,西方世界、西方文化,都让她曾经无比沉迷。

    但是今天和云盛聊过之后,柳苏蓉突然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如果只是旅人,哪里的他乡都很美丽。

    但如果是旅居的异乡人,也许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清楚。

    在发布会大厅里,看到一张华国人面孔和众多欧洲记者唇枪舌战的时候,柳苏蓉有一种回到了三国时期,看到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感觉。

    但是听到刚刚云盛说的话,柳苏蓉又突然有些心疼他。

    在西方世界里,在华国人并不擅长的足球运动中,这个男人想要走出一条成功的道路,究竟还要付出多少艰辛?究竟还要走过多少荆棘,趟过多远的泥沼?

    在同一时刻的科特布斯一线队训练场上,人声鼎沸,球员们依然如同往日一样,全力训练,努力而刻苦,十分有朝气。

    而此时云盛坐在场边的教练席位上,沉默不语。

    他已经在这里静静地坐了十多分钟了,一言未发。

    如同木雕泥塑一般,看着球场的方向,时不时脑袋和眼球动一动,仅此而已。

    训练场上的桑德尔回头看了云盛一眼,问身边的苏马德:“你们两个人不是哥们吗?你怎么不过去劝劝他?我看他好像有点儿郁闷。”

    苏马德摇了摇头:“他现在需要自己一个人坐坐,这段时间他的压力太大了。”

    桑德尔长传一口气:“上任至今,已经取得了四连胜,你还说他压力大?”

    “如果前几场比赛有输有赢,那么云盛可能还没有那么大压力,可就是因为开局太顺了,所以现在才压力更大。这时候若是从顶峰掉落下来,那可就真麻烦了……”

    听着苏马德的话,桑德尔神情复杂,他摇了摇头:“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是又不得不承认——云盛确实比我厉害,他是最适合科特布斯的主教练!能够让一支保级队打出这种水平的比赛,赢得四连胜,他的能力毋庸置疑。”

    “不过话说回来,云盛想要当好一个主教练,单单有带队打比赛的能力,是不够的。面对媒体、面对舆论,这些都是一个主教练要面对的挑战。现在云盛就面临着这样的困难,如果他能够坚持过这个阶段,那么他就距离真正优秀的主教练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