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足球符咒系统 > 第0068章、真是太能狡辩了!
    弗洛里得意洋洋的看着云盛,期待着云盛的囧相。

    可是云盛的反应却出乎他的预料。

    听完了弗洛里的话,云盛竟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点指着弗洛里:“你这是诽谤!是侮辱!”

    “你刚才说什么,他们两个人很可能在搞什么xing派对,或者是公开pj?你凭什么这么说?你知道那些女人是谁?你知道他们跟阿德里亚诺和卡萨诺是什么关系?你们拍的视频和照片我都看了,这些能证明什么?”

    说到这里,云盛向着旁边的工作人员挥挥手,那人早在特斯的安排下,准备好了一切。

    云盛身后的投影大屏幕上投射出几张照片,就是阿德里亚诺和卡萨诺进入酒店的照片,他们两人各自搂着一名女伴,走进酒店之内。而另外还有三个女人,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说说笑笑,随着他们一起走进大堂。

    有照片有视频,似乎一切都坐实了。

    但是云盛却用质疑的口吻问道:“刚才弗洛里先生提出了几个问题,我现在也想提出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够回答。”

    “第一,在视频和照片中,阿德里亚诺和卡萨诺确实各自和一名女伴共入酒店大门,但是他们身后的几个女人,谁能证明她们都是一起的?”

    “这是当然了!显而易见!”弗洛里一副理所应得的样子,“他们距离不到十米远,跟着一起进入的酒店,肯定是一起的!”

    云盛一拍桌子:“距离近的人多了,你凭什么说他们是一起的?如果照你这么分析,那么你只要在酒店门口站上五分钟,我就能给你找出一百个女伴来!距离近就关系不正当,你这是什么逻辑?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侮辱歧视女性!”

    弗洛里:“我……”

    云盛接着说:“咱们退一步说,就算他们真的认识,那么我的第二个问题来了,也许这几个女人只是他们的同伴,护送醉酒的朋友进酒店而已,这也不能说明什么。你凭什么说他们在搞xing派对,还是公开pj!你这简直就是混蛋逻辑!我现在代表科特布斯俱乐部正式通知你,我们保留起诉你们的权利!”

    弗洛里:“这……”

    云盛的一席话出口,整个记者招待会大厅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脑中都只剩下一句话。

    云盛这个家伙,真是太能狡辩了!

    阿德里亚诺和卡萨诺的酒吧事件,明眼人一看就清楚他们做了什么。深夜宿醉,带着多名女伴去宾馆开房。难道还真像云盛所说,只是护送醉酒的朋友进酒店而已?

    你骗鬼呢!

    这两个小子从来都不是什么好鸟!

    虽然大家心里都如同明镜一样,但是云盛的一番话也让所有人无话可说,就连一直跟他针锋相对的弗洛里,也张了半天的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云盛怒容满面,盯着面前的弗洛里。其实他心里在暗笑。

    论起斗口,你可不一定赢得了我。

    我可是大学连续三年的辩论赛最佳辩手!

    别看苏马德那个家伙号称能跟全世界一半的人对着骂街,但是遇上更有语言天赋的云盛,苏马德也甘拜下风。

    这件事云盛揪住的重点很重要,就是整个事件都只是猜测,没有任何的证据。

    虽然所有人都能看明白,这两名球员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谁也不敢轻易说话了。

    那几个女人究竟是谁,他们跟阿德里亚诺和卡萨诺是什么关系?

    他们进入酒店之后,是不是开了同一个房间,在房间里究竟做了什么事?

    这些谁都不清楚。所有人都是凭着自己的主观臆断,来推测最终的结果。

    但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云盛抓住了把柄。

    云盛也不担心他们会事后调查,因为他已经安排特斯,让他去处理这件事的后续了。

    几名俱乐部的公关人员各自赶往不同地点,给两名球员擦屁股。

    酒吧、酒店,甚至是当晚接送他们的出租车司机,全都被俱乐部公关人员搞定了。

    特斯手段还真是不简单。

    此时在记者招待会大厅里,云盛看着面前的弗洛里,嘴角冷笑着,满脸的不屑。

    弗洛里想要还嘴,但是他确实找不到更好的说辞。

    云盛敢代表科特布斯俱乐部,质问弗洛里,并且以法律手段保护球员。

    但弗洛里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记者而已,根本不敢应对。

    如果真的因为自己的言论,而导致报社吃到了官司,那自己可就要倒霉了。不仅会丢了工作,而且还可能会面临着巨额的赔偿金。

    弗洛里可不敢用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这里不是娱乐至死的英格兰,德国人的法律意识还是很强的。

    弗洛里缓缓地坐下,不再说话的,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

    而云盛也坐了下来,平和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这场闹剧,此时已经变成了云盛一个人的独角戏。

    过了一分钟,他开口问道:“各位记者朋友,你们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问什么都可以,咱们再聊聊酒吧事件也没问题。”

    记者们相互对视,暗自苦笑。

    笑话,现在谁还去触霉头,问酒吧事件?

    云盛一口一个“侮辱歧视女性”、“保留起诉你们的权利”,谁还自讨没趣。

    “既然没人提问,那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就结束了,各位记者朋友再见。”

    说完,云盛干脆利索的起身,朝着后方的走廊而去,只留下一群记者面面相觑。

    站在空旷的走廊里,云盛手机响起,他接通电话,发现是柳苏蓉打来的。

    “云大教练,你可真厉害啊,三言两语就把一群难缠的记者打发走了,等以后有时间了,我真得跟你好好学学口才。”

    听着电话里带着笑意的女声,云盛也笑了:“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群记者油滑着呢,他们才没那么好糊弄。”

    “不管怎么着,你总算是把他们说的哑口无言了,不是吗?”

    “虽然看起来是这样,但是这件事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