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足球符咒系统 > 第0067章、记者招待会的演出
    科特布斯俱乐部的新闻发布会大厅里,人潮涌动,十分热闹。

    上次这里这么热闹,还是几年前科特布斯升入德甲的时候。

    云盛嘱咐完特斯之后,特斯离开去办理相关事务。

    很快,俱乐部的工作人员给记者端来了咖啡和点心,十分贴心。

    云盛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给苏马德打了个电话。

    “马德,我在新闻发布会大厅,一时半会回不去,你和桑德尔组织好球队的训练。嗯,还有,特殊观察阿德里亚诺和卡萨诺的情况,叮嘱他们,不要让他们接受任何采访!”

    苏马德也听说了这边的事情:“没问题,训练场上我们能搞定,你全力应付记者就行。哦对了,如果打起来了,记得喊我一声。”

    “这是记者招待会,神特么会打起来……”

    挂了电话,云盛突然觉得心情好了一些。苏马德这个家伙虽然平时看起来不考虑,说话也大大咧咧的,但其实很心细,也很聪明。

    一切处理完毕,也不能让记者待的太久。

    云盛缓缓走上主席台,表情平和的落座,看着台下的记者。

    此时乱哄哄的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记者都把目光投射向云盛的脸上。

    云盛缓缓开口:“各位记者朋友,我这个人不喜欢说套话,咱们今天抓紧时间说正题吧。你们来科特布斯俱乐部采访,应该是想要问一问昨天的酒吧事件,对吗?”

    一听这话,台下的记者们顿时来了精神。

    很久没有见过这么配合的主教练了!

    台下的记者们纷纷提问,气氛热烈。

    “云盛教练,请问你看到昨天的新闻了吗?阿德里亚诺和卡萨诺深夜从酒吧出来,这件事你知道吗?”

    “云盛教练,昨天他们两个人还携带多名女伴去了酒店,你觉得他们是去干什么去了?”

    “云盛教练,请你谈一谈你执教科特布斯之后,对球员们的管理方式如何?”

    ……

    云盛双手下压:“各位记者朋友们,请大家稍安勿躁。一个一个来问。”

    一位身材肥胖的记者首先站起来提问:“昨天有很多记者拍到了阿德里亚诺和卡萨诺两人,他们深夜从酒吧出来,喝得醉醺醺的。请问云盛教练,你知道这件事吗?”

    “我从报纸上已经得知了球员的动态,感谢各位媒体朋友,帮助我管理球队。”云盛耸了耸肩,脸上露出了嘲讽的表情。

    这位身材肥胖的记者接着问:“云盛教练,你对这件事难道不感到愤怒吗?”

    “我为什么要愤怒?”云盛反问了一句。

    “因为他们深夜去酒吧了啊!”记者大声说。

    云盛哼了一声,没有回答问话,反问了一句:“请问你是哪个报社的记者?怎么称呼?”

    “我是《德国娱乐体育报》的记者,弗洛里。”

    “弗洛里先生,我很想问问你,你平时去过酒吧吗?”

    “去过啊。”

    “那你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愤怒吗?你不觉得作为一名记者,去酒吧很不合适吗?”

    弗洛里听了这话感到莫名其妙:“我是一名记者,又不是囚犯,我凭什么不能去酒吧?”

    云盛更是一脸莫名其妙:“你说得很对,你又不是囚犯,凭什么不能去酒吧?那我的球员也不是囚犯,他们凭什么不能去酒吧?”

    “这……”弗洛里一时间被问的张口结舌,“那啥,可他们是足球运动员啊?”

    云盛十分认真地说道:“在我的球队中,我并没有设置禁酒令。毕竟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有的人确实天生对酒精偏爱,而且少喝点儿也影响不大。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得靠着球员自己来控制饮酒度了。就算我不让他们去酒吧,他们就不能自己在家里喝酒了么?”

    “而且不仅是饮酒,其它食物的摄取量,包括xing生活的频繁程度,也会影响球员的身体状况。这些都得靠着球员的自觉性,并不是主教练能管得了的。”

    云盛这话说完之后,不少记者都暗自点头。

    这话确实有道理,主教练毕竟不是球员的监护人,不可能随时能控制球员的一举一动。

    云盛看着记者们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了一定作用,于是便趁热打铁接着说:“而且我们是在德国,德国的酒文化可是世界闻名,男人喝一点酒,那还叫事吗?”

    “嗯嗯。”

    记者们又是一阵赞同声。

    弗洛里心中十分不满!

    我是来科特布斯挖新闻的,不是听你云盛给我讲什么酒文化的。

    “云盛教练,如果阿德里亚诺和卡萨诺只是喝酒的话,那么也不算什么,但是他们昨天携带了多名女伴去酒店,这件事你怎么解释?”弗洛里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听了这话,云盛更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甚至坏笑着:“两名血气方刚的帅哥球员,并且没有结婚没有家世,跟女伴去酒店开房,这种事为什么还需要解释?这就是上帝赐给人类的生活嘛。”

    “哈哈哈哈!”台下的记者哄堂大笑,尤其是男记者们,更是一脸“我懂得”的表情。

    云盛这话回答的十分巧妙。

    毕竟这里是欧洲,是德国,虽然德国人严谨,但他们并不古板保守,对于婚前xing行为这种事情,简直就像是喝早茶一样,再平常不过了。

    所以当云盛把这件事大而化小,引向了个人男欢女爱的行为时,记者们全都表示了理解。

    可是弗洛里却十分不爽!他气坏了!

    我是来找新闻了,不是来听你给我讲男女那点儿事的!

    “云盛教练,你这叫强词夺理!他们如果是单独跟女伴去开房,也就算了。但是他们两人还带着不少女伴,这根本不是正常的行为。我猜测他们两人很可能在搞什么xing派对,或者是公开pj!”

    弗洛里这话声音洪亮,震荡在整个发布会大厅。他以为云盛会被自己吓住,哑口无言,然后自己就可以大书特书,把这件事写的越乱越好,到时候他们的报纸销量就将更上一个台阶!

    可是弗洛里想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