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足球符咒系统 > 第0042章、下课赔率榜第一
    德甲第一轮比赛全部结束了,在这一轮比赛中,无数精彩的瞬间出炉,让沉寂了一个夏天的德国媒体兴奋不已。

    “卫冕冠军失去最强门将,他们被沙尔克04逼成了3比3,新赛季前景堪忧!”

    “拜仁6球大胜利罗斯托克,德甲巨人霸气外露!”

    “多特蒙德最后时刻被杜伊斯堡扳平,3分变1分,球迷十分不满!”

    而关于科特布斯这场胜利,更是被许多媒体大书特书。

    “华国新主帅初露锋芒,首战告捷!”

    “巴西天才梅开二度,一人拖着保级队前进!”

    “德甲最佳门将力保科特布斯球门不失,他才是真大腿!”

    云盛此时坐在办公室里,一边翻看着报纸,一边回味着昨天的比赛。

    昨天比赛结束后,科特布斯全队就坐车回到俱乐部。云盛大手一挥,球员放假一天半!

    球员们十分高兴。

    不过球员放假,教练组却没有放假。

    今天一早,云盛就来到了办公室,他拿着路上买来的各种体育报纸,正在办公室里顺手翻看。

    就在这时,苏马德从门外走了进来:“伙计,你赢得了一个难得的胜利,真是太帅了!”

    两人打了个招呼,苏马德坐在沙发上,顺手拿起几张云盛看过的报纸:“不错啊,看看这些德国媒体,前几天还把咱们骂了个狗血喷头,现在呢,咱们刚刚赢了一场,就被捧上了天。”

    云盛哼了一声,不屑地把报纸扔到了一边:“这群媒体就是这样,赢一场球,就把你捧上天;输一场球,就把你踩在脚下。如果把他们的话太当回事,那可是太傻了。”

    “嘿,还别说,虽然你刚刚执教科特布斯一场比赛而已,但是看你现在的样子,已经相当有名帅的‘饭量’了。”最后一个词,苏马德是用华语说出来了。

    云盛一脸无奈:“兄弟,我教你的那个词是‘范儿’,形容人有‘范儿’。不是‘饭量’!”

    “这两个词听起来发音一样嘛,你们话语太难学了。”

    “你这个假翻译!”

    看着苏马德一脸轻松的表情,云盛觉得十分欣慰。

    自己和上个赛季一样,除了主教练身份的变化之后,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这一个多月里,俱乐部的同事和球员们,却对他态度发生了不小的转变。从之前的亲切,到现在的尊重,甚至连之前关系很好、总是爱跟他开玩笑的教练,也对他更加客气了,再也不开玩笑了。

    只有苏马德除外。总是自诩是“华国人们好朋友的”巴勒斯坦老铁,还是跟云盛毫不见外,十分亲切。

    这让云盛觉得很欣慰。

    因为球员们今天放假,所以云盛让教练们也晚来一个小时,好好休息一下。

    两人边聊着昨天的比赛,边翻看着云盛买来的一堆报纸。

    这些报纸上关于科特布斯的新闻,几乎都是以夸赞为主,不过《足球报》和《柏林体育晚报》这两家媒体,对科特布斯的未来依然不看好。

    《足球报》:“只是凭借着阿德里亚诺的精彩表现,而侥幸赢得了一场比赛,我认为科特布斯和云盛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他们昨天的比赛中,除了巴西天才之外,几乎全员隐身,没有什么上佳表现。尤其是另外一名意大利天才卡萨诺,整场比赛连一脚射门都没有!而绍尔堪忧的体能情况,左右两个边路对进攻毫无帮助的踢法,早晚会让科特布斯吃到苦果。”

    《柏林体育晚报》:“一场幸运的胜利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也无法证明科特布斯实力比上赛季更强。云盛想要赢得尊重,必须在长期的联赛中持续保持竞争力。但是以他们昨天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看不出来有什么竞争力。主力球员都没有太出色的表现,替补席上更是缺少有实力的球员。虽然他们昨天赢了比赛,但是我依然不看好他们新赛季能够保级成功。”

    苏马德把这两份报纸扔在桌子上,一脸的气恼:“这群可恶的家伙!我们都赢球了,他们还这么讨厌的说我们!”

    “很正常嘛,毕竟这些媒体就是靠骂人来吸引眼球的,”云盛毫不在意,把手中的一份报纸递给苏马德,“你看看他们说的,更夸张。”

    苏马德接过这份报纸一看,是《德国博彩报》,在上面显眼的位置上写着最新的赔率榜:“德甲主帅下课赔率榜:第一名,云盛!”

    苏马德顿时就不干了:“凭什么是你?你的德甲首秀都赢了,为什么下课赔率榜你还是第一名?这不公平!”

    云盛眯着眼睛,他看了一遍,几乎就把刚才报纸上的评论内容背过了。

    “虽然云盛首战告捷,但并不代表他们已经安全着陆,顺利保级。任何一支能够最终保级的队伍,全都是要在一个赛季全都状态不错的球队,一场两场比赛,不能代表什么。而且云盛并没有长期应对德甲联赛的经验,在漫长的赛季里,球员的状态起伏、伤病情况,还有一些场内场外因素,云盛在面对这些问题上,都没有什么经验。所以经过专家组的分析,我们把云盛列为了主帅下课赔率榜的第一名。想要稳住帅位,云盛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苏马德哼了一声:“你的首战已经表现的很出色了,他们还想怎么样?他们这就是对你的歧视和偏见!我抗议!”

    云盛乐了:“嘴上说抗议不管用,想要真正的证明实力,只有靠胜利来正名。而且,嗯,怎么说呢,这些报纸上说的东西,也不是一点儿道理都没有。”

    “什么,你竟然还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苏马德有些不敢相信。

    云盛一脸认真地说:“别看这些批评有些过火,但是他们说的有些话,还是值得咱们考虑的。比如他们说咱们球队的问题,还有有些道理。一会儿等教练组人来齐了,咱们好好讨论讨论,接下来球队的战术打法该如何做出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