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023 难道是打情骂俏?
    “嘭!”

    出膛的华夏重炮发出一声闷响。

    不是炮管,而是炮弹击中目标的声音。

    看着被皮球轰中腹部倒在地上,依然没有进气少出气多的克里斯蒂,叶枫还真有点没反应过来。

    华夏重炮闷在他身上了?

    我不会杀人了吧?

    这一下,可真不轻!

    叶枫很清楚华夏重炮的威力,本来自己就脚头很硬,再加上华夏重炮的力量加持,一脚射门轰出去,实际上出膛炮弹还真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只不过一个会爆炸,一个不会爆炸而已。

    得有150公里以上的时速了吧?

    真不敢想象,克里斯蒂居然还敢用肉身来阻挡。

    你就不怕肉身被毁?还是说你已经修炼到可以灵魂离体的程度了?

    看他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样子,叶枫觉得,他可能还没有修炼到家。

    根本不用裁判吹哨,比赛就已经停了下来。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距离克里斯蒂最近的叶枫快步走过去,查看了一下克里斯蒂的状态,然后马上回头冲着场边招手,示意担架赶紧进场。

    不过,对手几名球员冲过来之后,却愤愤不平的推开了叶枫。

    叶枫表示很无辜,我又不是故意要闷他。

    裁判走过来,同情的看了看克里斯蒂,又忌惮不已的看了看叶枫的右脚。

    这一脚,可真渗人。

    看来自己吹罚比赛的时候,没事可别挡在叶枫前面,天知道这一脚闷在自己身上,自己以后还能不能执法比赛了。

    看台上的杜塞尔多夫球迷们嘘声震天,愤怒不已,一个个恨不得冲进场内生撕了叶枫,在他们看来,叶枫这混蛋绝对是故意这么做的。

    担架匆匆而至,又匆匆离去,只不过离去的时候,担架沉了许多。

    被抬到场外,克里斯蒂都快要翻白眼了,队医紧急检查,然后掐指一算,情况好像有些不妙啊。

    于是救护车进场,装上克里斯蒂,亮着红灯呜嗷呜嗷驶向了最近的医院。

    比赛中断了好几分钟,才终于恢复。

    “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放过他的,这一脚可真解气啊!”刘星拍拍叶枫肩膀,一副“我早就料到你会这么干”的得意表情。

    叶枫嘴角微微抽搐,劳资根本特么不是故意的好不好!

    虽然克里斯蒂嘴臭了一点,狂妄了一点,却也算不上多么可恨,自己在球场上光明正大的赢他就可以了,叶枫又哪里会采取这么下作的方式伤害他呢?

    他很清楚自己这一脚的威力,闷在克里斯蒂肚子上,严重的话,恐怕肋骨都要断掉几根的。

    即使不是故意的,可他还真有点歉意。

    但转念又一想,不管过程如何,现在结果是,克里斯蒂进医院了,自己的防守目标都没有了。

    那岂不是说,自己已经提前完成任务了?

    瞬间,叶枫脸上的歉意就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咧到后脑勺的嘴角。

    只要克里斯蒂不以诈尸的形式从医院里爬出来,那就可以宣布,自己任务提前完成了。

    美滋滋啊!

    回头去医院给克里斯蒂送个花圈......不对,送给花篮慰问一下吧。

    白了刘星一眼,叶枫转身继续比赛,他知道,现在该轮到他刷防守数据了。

    最终,依靠着替补前锋伊尔马兹登场后的进球,拜仁二队客场拿到一场胜利,全取三分。

    比赛虎头蛇尾,叶枫和克里斯的对抗也虎头蛇尾,就这么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结束了。

    哪管看台上嘘声震天,反正每个客场进球后,嘘声都是这么刺耳,叶枫早习惯了。

    他现在只想知道,自己这场比赛又刷出了多少欧元。

    进攻数据按照正常系数结算,总计39300欧元。

    接下来,就轮到真正的大餐了。

    黄牌1张,5000欧元

    争顶成功3次,3000欧元;

    抢断成功7次,7000欧元;

    拦截1次,1000欧元;

    解围1次,1000欧元;

    犯规7次,4000欧元;

    跑动距离12132米,12132欧元;

    总计33132欧元。

    乘以10倍系数,等于331320欧元,再加上之前的39300欧元,那么这场比赛叶枫一共刷出了403752欧元。

    狂刷40w!

    在更衣室里换完衣服,掰着手指头算明白账目的叶枫笑得像一个一米八五的孩子,同时这个孩子还有一双46码的脚......

    看看系统余额,发现几场比赛下来,自己已经积累的超过80w欧元的财富,叶枫真想放肆去浪。

    有钱了,我一次买两个A级技能,用一个,扔一个!

    就是这么任性!

    可要是再看看Lv3级铜墙铁壁需要的150w欧元,叶枫就有一种“我是穷光蛋”的赶脚,这赶脚还分外的强烈。

    啥也不说了,还是继续要饭吧!

    ......

    说到做到,回慕尼黑之前,叶枫真的去医院看望了克里斯蒂,和叶枫一起去的还有二队主教练格兰德,以及快乐天团的三个好基友。

    克里斯蒂很幸运,强硬的腹肌抵挡了华夏重炮的巨大冲击,最后的结果仅仅是肋骨骨裂。

    “很抱歉,我没有想到会有这种结果,我并非有意!”

    走进病房,放下花篮和水果,叶枫努力露出一个笑脸。

    不得不说,虽然这家伙嘴很臭,可的确很有实力,要不是这一脚意外,叶枫很难说能不能完成任务。

    “你可以不用来的!”克里斯蒂本想扭过头去,却发现有记者在跟拍,只能也跟着挤出一点笑容,别扭得整张脸都快要扭曲了。

    “不,至少来过后我也放心一些。”

    “没必要,比赛就是比赛,该怎样就怎样。”

    “这么不近人情?”

    “不,只是讨厌你,仅此而已。”

    “那我真是很荣幸呢!”

    “你没进球,说明之前果然是运气。”

    “你也没进球!”

    “如果不是你,我就进球了。”

    “没有我,你也进不了球。”

    “我能!”

    “不,你不能!”

    “滚!”

    “好,再见!”

    ......

    刘星默默放下果篮,转头悄声问二娃:“他们两个在干什么?”

    穆勒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只有巴德摸索着下巴,回想起自己和女友的交往模式,喃喃自语道:“难道是在打情骂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