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004 刘星和二娃
    大巴车缓缓驶离绿森林球场,靠在椅背上,叶枫闭眼假寐,但实际他的思维已经进入了系统。

    即使是替补出场,这场比赛也没少刷钱。

    出场时间30分钟,获得3000欧元;

    进球1个,获得20000欧元;

    被侵犯1次,获得2000欧元;

    传球总数16次,获得1600欧元;

    传球成功率86%,获得8600欧元;

    争顶成功2次,获得2000欧元;

    抢断7次,获得7000欧元;

    拦截2次,获得2000欧元;

    犯规1次,获得13000欧元;

    跑动距离2936米,获得2936欧元;

    总计获得51736欧元。

    只出场踢了30分钟,就刷出了超过5w欧元,这场比赛真的爆了。

    而这其中,毫无疑问那粒进球占据了很大的分量,毕竟,一个进球就能价值20000欧元。

    另外,抢断和拦截也贡献不小,也就是说,叶枫在柏林联合11号球员身上刷了不少钱,7次成功抢断中,在他身上就完成了6次。

    叶枫觉得,自己应该给11号送去一个锦旗,上面写着“大公无私”,以表彰他的突出贡献。

    他仔细分析过数据刷钱项后,心中大概也有了结论。

    传球成功率每场比赛上下浮动不大,跑动距离和传球次数基本和出场时间挂钩,自己很多时候决定不了,如此一来,想要自己每场比赛刷爆,那么,就只能去争取进球了。

    Lv5的华夏重炮,炮弹已经上膛!

    凡人们,颤抖吧!

    ......

    就在叶枫畅想着自己纵情笑傲绿茵场的时候,却突然感觉现实里有人在用力摇晃自己。

    “枫,你知道吗,你进球的时候,我都快炸了。”阿拉巴拍拍叶枫的肩膀,表情和语气都很夸张的道:“我想知道,你是不是被上帝祝福了?”

    穆勒也凑过来,好奇的看着叶枫,他也很想知道答案。

    如果叶枫真的有什么能让人脱胎换骨的特殊手段,那么,他也想要。

    叶枫忍不住嘿嘿一笑,“你们知道的,我不信上帝,如果非要有什么原因,那么,我痔疮好了算不算?”

    系统,当然上不了台面,所以,借口只能随便找。

    几个人齐齐“嘁”了一声,对于叶枫的解释,无比不屑。

    不过,他们还是挺高兴的,毕竟,在他们这个小团体中,就属叶枫的天赋最差。

    假如有一天,他们几个人都升入了一线队,而叶枫却只能留在二队,或者离开拜仁去低级别联赛踢球,这是多么令人难过的事情啊。

    而现在叶枫看起来实力提升了一大截,未来升入一线队,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为了庆祝你进球,今天晚上你请客吧!”

    阿拉巴嬉皮笑脸,一脸狡猾的道。

    “好啊,去我爸的中餐厅,我请客!”叶枫坏笑道:“对了,刘星,顺便喊上你姐!”

    向后趴在座位上的阿拉巴都快要哭了,一脸的生无可恋。

    “我再说一次,我真没有姐姐,我就一个妹妹!我发誓!”

    阿拉巴哀嚎着,我是好心安慰你,你居然还拿我开玩笑,这日子没法过了。

    “刘星”是叶枫对阿拉巴的独特称呼,因为阿拉巴这家伙实在和《家有儿女》里面的刘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太像了。

    “枫,如果刘星有姐姐,你会怎么样?”这时候,穆勒忍不住坏笑过来,挤眉弄眼道:“不过不得不说,你还真挺重口味的?看看他的长相你大概就能知道他姐会长成什么样子。”

    叶枫听了穆勒的话,猛打了一个寒颤。

    原本脑海中小雪的可爱样子,居然慢慢和阿拉巴重合起来,让他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

    试想一下,阿拉巴戴上假发,就变成了小雪,这样的小雪,谁顶得住?

    叶枫转过头,没好气的给了穆勒一个“哪里凉快你赶紧上哪里呆着”的眼神。

    “二娃,你爷爷都被蛇精抓走了,你还不赶紧去救爷爷!”

    穆勒听见“二娃”这个称呼,忍不住额头青筋直跳。

    如果不知道还好,自从知道了“二娃”是什么意思,他就忍不住想和叶枫同归于尽。

    “二娃”这个绰号出自《葫芦兄弟》,因为穆勒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逗比样子,显得很二,所以叶枫就喜欢叫他二娃。

    穆勒和阿拉巴对视一眼,两人默契的同时出手,一前一后将叶枫摁在座位上,这样的动作,他们已经做过无数次,驾轻就熟。

    “你应该庆幸到倒霉蛋在睡觉,要不然我们三个直接送你去见上帝!”

    穆勒和阿拉巴摁住叶枫后,等了半天,也不见巴德斯图贝尔的下一步行动,转头看过去,才发现这货已经坐在座位上睡着了,口水都快要流成瀑布了。

    “倒霉蛋”是他们队友巴德斯图贝尔的昵称,因为这货自带倒霉体质,每到重要比赛,总会莫名其妙的受点伤以至于无缘比赛,巧合到不能再巧合,所以这个昵称倒是实至名归。

    面对两个好基友的致死蹂躏,叶枫忍不住开口求饶,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吃眼前亏才是真理。

    “错了!错了!再给一次机会!”

    大巴车停在了训练基地门口,穆勒和阿拉巴也松开手,却见叶枫闪电般一个健步冲下大巴车,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我一定会回来的!”

    就好像灰太狼每次被羊羊们赶走时候发下的宏伟誓言,叶枫觉得,自己必须硬气,输人不输阵,要不然这几个家伙还不得以为自己真怕他们啊!

    穆勒和阿拉巴无奈对视,耸耸肩,一阵阵的无语。

    ......

    “儿砸,今天的比赛棒极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成功的!”

    刚回到家里,伊凡娜就给了叶枫一个激动的拥抱。

    作为叶枫的母亲,自然会全程关注叶枫的比赛,尤其是在叶枫进球后,激动程度甚至一点也不亚于叶枫。

    “基本操作,淡定,老妈你应该对我更有信心一点!”叶枫搂着伊凡娜,笑嘻嘻的道。

    “我就知道我儿子一定会成为大球星的!”伊凡娜满意的松开叶枫,坐到沙发上,可眼神中的骄傲依然掩藏不住。

    只不过,这个时候父亲叶成的表情就有点复杂了。

    “比赛的确踢得不错,可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叶成显然还不死心,“其实踢球没什么意思的,还不如和我学厨师呢,将来我的中餐厅肯定是要交给你的!”

    就好像中餐厅是他这个父皇给叶枫打下来的江山一样。

    类似的话,叶枫几乎每天都会听一遍,每次叶枫都会哭笑不得。

    虽然表面上父亲很支持他的爱好,可实际上,父亲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将他培养成一个厨子的念头。

    “踢球有什么好的,哪有当厨师伟大!”

    每次面对父亲潜移默化影响自己的满满套路,叶枫都会忍不住想起《灌篮高手》里的鱼柱,如果不能在篮球场上有什么发展,那就只能去继承父亲的料理店,满满的既视感......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自己穿着店小二的衣服,狗腿子一样站在店门口,每次有客人进来,都怪腔怪调的喊一声:“客官,您里边请呐!”

    忍不住一阵恶寒,死劲晃了晃脑袋,才将这荒诞的画面从脑海中驱散。

    不禁怨念丛生,足坛很多球员都是“如果踢不出来就只能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为什么到我这里就变成了“如果踢不出来就只能当厨子”?

    不过一想到很多出身贫寒的小球员如果踢不出来就只能去开大卡车、去当木匠、去给人剃头......,叶枫心里也就平衡许多了。

    “老爸,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当厨子的,就算是踢出不来,饿死在这里,我也绝不当厨子!”

    “那你打算干什么?”

    “我去学挖掘机!”

    说着,叶枫嬉皮笑脸的上楼了。

    “这混小子,爱好倒是挺别致!”叶枫爸爸笑骂一声道。

    然后,妈妈在一边忍不住白了爸爸一眼,“还不是因为你,小时候给阿峰买了那么多挖掘机模型,要不然孩子能有这爱好?”

    “那也总比你给他买洋娃娃好一点吧?”爸爸很不服气的道,不过在妈妈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中,语气越来越弱,最后终于没有了声音。

    ......

    叶枫出身华裔家庭,父亲早年来到德国打拼,在慕尼黑开了一家中餐馆,母亲则是慕尼黑本地人。

    他曾经问过爸爸这个问题:“你究竟是怎么搞定老妈的?”

    然后,他爸爸这样回答了他:“没有什么是一顿中餐搞定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一天三顿!”

    这大概就是美食跨越国界的经典案例吧。

    要不然怎么解释身高比父亲还高的母亲会嫁给父亲呢?

    叶枫虽然是混血儿,但长相几乎全部遗传自父亲,从外面来看,和华夏人没有太明显的区别,只是头发稍稍带了一点浅黄色,眼睛里多了一抹蓝色罢了。

    不过母亲也不是一点基因遗传给他,他强健如同小牛犊子的身体素质,就是母亲送给他的礼物,所以从14岁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俯视自己的父亲了。

    从小时候起,叶枫就展示出了不错的足球天赋,开明的父母自然不会阻碍孩子的兴趣发展,所以就把叶枫送到了拜仁慕尼黑的青训营。

    一晃,很多年过去了,叶枫并没有被拜仁严苛的选材标准所淘汰,刚刚顺利从U19青年队升入拜仁二队,新赛季随着拜仁二队参加德丙联赛。

    和他一起升入二队的,还有前锋托马斯穆勒,以及中后卫巴德斯图贝尔,另外阿拉巴虽然也跟随二队训练,但更多时候都是去参加U19的比赛,毕竟他的年级还小。

    不过因为天赋上限,慕尼黑青训营对叶枫的评估,未来大概就是德乙水准,或者是在德甲中下游球队担任替补,很难有什么大的成就。

    所以,如果没有系统出现的话,那么叶枫可能面临着即使达到了可以签约的年龄,拜仁慕尼黑也始终没有给他一份真正的职业合同尴尬。

    但拥有了系统,叶枫知道,原本期待不已的职业合同,其实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晚上,双手放在脑后,躺在床上面对颜色单调的天花板,看着从天花板上用一根绳子吊下来的破旧皮球,忍不住发起呆来,思绪早已飘远。

    “把球传过来!”

    “射门啊!”

    “别想过掉我!”

    无论冰天雪地,无论灼日炎炎,草地上,马路边,小区的球场里,还有学校的操场上,到处都有他快乐踢球的影子。

    这个皮球是小时候父母给他买的第一个足球,也是他爱上这项运动的开始。

    从蹒跚学步,到进入拜仁青训营,这个皮球陪伴他走过了大半个童年时光,这记忆,单纯而又美好。

    一直踢了好多年,皮球终于被踢破,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

    但叶枫没有将它扔掉,而是将这个带着自己走进了绿茵世界的小家伙保留了下来,并且放在了在最显眼的地方。

    或许,这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最初的本心。

    因为,每次看到这个表皮已经斑驳的皮球,叶枫就会想起梦想,在绿茵场上纵情奔跑的梦想。

    纵然他知道自己可能没有那些超级巨星的天赋,不可能成为绿茵场上耀眼的存在,甚至以后都没有办法在顶级联赛立足,可他从不曾放弃。

    “加油!”

    握紧拳头,暗暗给自己打气,叶枫才缓缓闭上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