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111 闭嘴(2合1大章)
    叶枫队友们一起回到更衣室,连谢场这个环节都取消掉了,所有人都显得很沉闷。

    勒夫没有马上去发布会现场,而是和球员们一起来到更衣室,面色严肃。

    “卢卡斯,你需要向迈克尔道歉!”在全队面前,勒夫皱着眉头对波多尔斯基道。

    叶枫坐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在他身边,则是拉姆和诺伊尔。

    波多尔斯基脸上看不出任何歉意和悔过的意思,语气也很生硬,“对不起,是我在场上情绪失控的,我道歉!”

    别说是巴拉克,就连叶枫眉头都皱了起来。

    毫无诚意可言!

    敷衍得连表面工作都不做。

    如果叶枫是巴拉克,那么现在肯定一个打耳光招呼过去。

    “不用你道歉,现在我就干死你!”叶枫的脾气就是这么暴躁!

    然而,勒夫这个时候却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将脸色有些难看的巴拉克叫到了更衣室外。

    至于勒夫和巴拉克又说了些什么,队友们不知道,叶枫也不知道。

    等两个人再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巴拉克那硬汉的脸上,居然带着一丝委屈,愤懑。

    打开更衣室箱,在沉闷到鸦雀无声的气氛里,拿出自己的包裹,转身就离开了更衣室,头也不回。

    叶枫看着巴拉克那愤然中带着落寞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荒谬之感。

    “我已经和领队比埃尔霍夫达成一致,关于事情的处理也需要统一意见,首先,这只是一次意外,并不是真正的内讧,而且波多尔斯基已经对巴拉克道歉了,矛盾也就不存在了。”勒夫清了清喉咙,然后严肃的对更衣室里所有球员道:“所以,接受采访的时候,我希望你们不要说一些不恰当的话,最好是不要回答有关问题。”

    将事态压下来?

    此刻叶枫心中更觉得荒诞,这个决定让他觉得很可笑。

    难道你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吗?

    “打耳光”在转播画面中清晰可见,根本不是一句意外能够掩盖的。

    哪怕这只是一次危机应对,哪怕德国足协内部还没有给出处理方案,可叶枫已经在这里感受到了不公正的味道。

    果然,在叶枫没有参加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针对“掌掴”事件,勒夫对所有记者的回应就是——这仅仅只是一次意外,由沟通不畅导致,而且现在两人已经和解,根本不存在所谓内讧。

    记者们都不是白痴,如此敷衍的说辞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不过,他们其实不在意勒夫说什么,早已经有了腹稿,从各种角度来阐述分析评价这一次的“掌掴”事件,就等着第一时间见报,引导舆论了。

    而回到酒店里之后,德国队国家队领队和几名官员都已经马不停蹄的赶来,连同所有球员,召开了一次会议。

    会议的过程叶枫不想会议,他只知道结果。

    德国足协还是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都不会去处罚波多尔斯基,他们希望巴拉克大度一些,淡化这件事情带来的不利影响。

    不知道为什么,叶枫感到很悲哀,看向勒夫和比埃尔霍夫的目光中带着陌生。

    而依然一副无所谓样子的波多尔斯基甚至让叶枫感到恶心和厌恶。

    这就是号称团队精神世界第一的德国队?

    抱歉,我只看到了一盘散沙,和一地鸡毛!

    看出了叶枫的异样,坐在叶枫身边的拉姆拍了拍叶枫的肩膀,有关心的意思,也有安慰的意思。

    叶枫看了看拉姆,又轻轻摇了摇头。

    “你觉得这个处理方式合理吗?”叶枫轻声问拉姆,语气不带意思感情色彩。

    拉姆愣了一下,叹息一声,“这个时候,合理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可以解决问题!”

    “可问题真的解决了吗?”叶枫的问句里面充满了嘲讽意味。

    拉姆沉默了,因为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安慰眼前这个热血而又单纯的年轻人。

    而就在这时,叶枫突然站了起来,在所有队员们惊讶的目光中,朗声道:“先生们,请允许我打断一下。”

    “如果仅仅只是把这件事儿轻描淡写定义为意外和误会,我想这并不合适,至少我看不到任何公平可言!”

    会场鸦雀无声,队员们惊骇的看着叶枫,完全不知道叶枫这个时候发什么疯。

    拉姆很想把叶枫拉坐下来,但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眼神中都透着焦急。

    勒夫和比埃尔霍夫则瞪着叶枫,被当面质疑,让他们都有点恼怒了。

    “这是德国足协的决定,你不需要判断对错,你只需要遵守就好了!”比埃尔霍夫用低沉的声音道,语气中带着警告意味。

    “那么先生,我想请问一下,如果队长的权威都不能保证,那么,要队长这个职务是干什么用的呢?还有,如果在场上攻击队友都不会受到惩罚,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也可以随时在场上攻击队友?反正也不需要担心惩罚!”

    勒夫皱着眉头,怒喝道:“你想干什么?不可以攻击队友!”

    “你们让我觉得可以!”叶枫梗着脖子,一点也没有因为勒夫的态度而害怕。

    事实上,从叶枫站起来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了。

    勒夫继续瞪着叶枫,心中却无比失望,他以为自己将叶枫征召进入国家队,叶枫就会是他的嫡系,会是他推进德国战车技术化年轻化改革的关键人物,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现在叶枫居然第一个站起来质疑自己和德国足协的决定。

    “为了德国队整体考虑,这时最好的选择!”比埃尔霍夫沉声道,语气中带着不容质疑的威严,“你并不清楚,我们现在的压力很大。

    叶枫笑了,笑声带着谁都听得出来的讽刺意味。

    “你们不觉得,这一耳光打的不仅仅只是巴拉克,更是德国足球?”

    “一直以来,德国足球凭借一个优点就能称霸世界足坛,那就是我们的团队精神!”

    “如果连团队精神都没有了,那么我们还有什么骄傲可言?”

    “2000年欧锦赛的时候,德国队内部同样有矛盾,但那也仅限于内部,在场上,德国队依然是一个整体,可以被对手击败,甚至羞辱,但即便输球,他们依然作为一个整体在面对。”

    “而现在,比赛赢了,但我觉得我们输了,在全世界面前输了!”

    “先生们,如果你们认为鄙夷队长权威不算什么,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效仿一下,鄙夷主教练的权威,鄙夷领队的权威呢?在我看来,那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

    说完之后,叶枫没有理会任何人的反应,径直坐了下来,不再说话。

    会议室里再次鸦雀无声,变得沉寂,队友们依然为叶枫的大胆而惊讶,可这个时候,他们完全没有办法开口。

    勒夫和比埃尔霍夫脸色有些难看,但叶枫的话却好像直接掀开了他们的伪装,让他们没有办法不直面这一次的问题。

    突然,波多尔斯基站了出来,手指叶枫,面目狰狞的骂道:“该死的混蛋!你以为你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权利吗?给我闭上你的嘴,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叶枫义正辞严站在巴拉克的立场,这不仅是对主教练决定的抗议,更是对他的批判,哪一句话都把他放在了“罪犯”的位置上,波多尔斯基怎么可能不恼羞成怒?

    坐在波多尔斯基身边的戈麦斯想要拉下波多尔斯基,却失败了。

    局面仿佛已经控制不住!

    叶枫毫不客气的站起身来,与波多尔斯基针锋相对。

    “你特么还有脸面站起来说话?”

    “你忘了在你犯错的时候,是谁为你说话,为你做后盾的?”

    “忘恩负义的家伙!”

    “你以为自己打了队长很骄傲?”

    “你特么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两年前,在德国队面对格鲁吉亚的友谊赛中,波多尔斯基故意用脚踹倒对手,直接吃到了红牌,当时他的鲁莽无脑行为,让他的形象一落千丈,被无数球迷指责。

    而那个时候,是队长巴拉克站了出来,维护自己的小兄弟,表示年轻人需要更多的耐心,也需要更多的成长时间。

    正是因为巴拉克的维护,波多尔斯基才度过了那一次的危机。

    至今,叶枫都觉得巴拉克做得很好,这才是一个队长真正的责任。

    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波多尔斯基会是这样一个白眼狼,还是没有脑子的白眼狼。

    波多尔斯基猛的一滞,表情有点尴尬,随即又对着叶枫怒斥起来。

    “现在我们说的不是这件事,你提以前的事情干嘛?”

    “你这种没有纪律的行为才应该受到惩罚!”

    队员们已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永远想象不到,一向以团结著称的德国队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来。

    “够了!”比埃尔霍夫大喝一声,“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

    比埃尔霍夫现在头疼不已,德国队目前青黄不接和内忧外患的局面让他头疼不已,现在居然又出现了内讧,他简直有种自杀的冲动。

    “这件事情不需要再讨论,按照足协的方案执行,散会!”勒夫站起身,面色十分难看的宣布道。

    说完之后,勒夫和比埃尔霍夫就首先离开了会议室,他们需要继续去和德国足协的管理层沟通。

    而会议室里,短暂的沉寂之后,开始有球员陆续起身离场。

    波多尔斯基是第一个,忿忿不平的他摔门而出,显然心情很糟糕。

    来自拜仁的几名球员这时候都有点矛盾。

    按照道理,波多尔斯基目前还在拜仁效力,他们应该支持波多尔斯基。

    可问题是,叶枫虽然现在没在拜仁踢球,可叶枫却也是拜仁真正的一员。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也觉得,这一次波多尔斯基做错了。

    无论有没有个人矛盾,都不是你在球场上公然掌掴队长的理由。

    这一巴掌,不仅抽向了巴拉克,实际上也是抽向了整个德国足球,也抽在了他们脸上,让所有人颜面无光。

    拜仁球员离开的时候,都拍了拍叶枫的后背,表示一下安慰。

    最后,只剩下叶枫和巴拉克坐在那里,一时间,两人有些沉默。

    “谢谢你为我说话!”巴拉克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道:“不过你这么做犯了忌讳,勒夫可能会惩罚你的!”

    叶枫无所谓的笑笑,“惩罚什么的我不管,但如果让我对这么不公平的事情视而不见,那我会憋死的!”

    巴拉克忍不住笑了,这一刻,他在叶枫身上看到了年轻人单纯的冲劲儿,和嫉恶如仇的正义感。

    可世界上又哪里有那么多的公平可言呢?

    “你还有可能被踢出国家队!”

    叶枫笑笑,心里却一片轻松。

    “无所谓啊,如果是这样一支国家队,连最起码的团结都做不到,那么我真不想来!”

    两人又一次陷入了沉默,而这个时候,叶枫却联想到了很多。

    得益于媒体的挖掘和炒作,叶枫也知道很多内幕,虽然未必准确,但未必空穴来风。

    作为德国足球黑暗时期唯一一个领军人物,巴拉克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德国足球的形象,意义重大。

    而勒夫无论是球员生涯还是执教生涯,其实都没有特别能拿得出手的成绩来,这就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将强帅弱。

    按照阴谋论的说法,勒夫肯定要拿下巴拉克,才能让自己的意志在更衣室里得到贯彻。

    如此一来,勒夫针对巴拉克的事情似乎就说得过去了!

    叶枫知道事情不可能那么浮于表面,究竟勒夫心里怎么想,谁也不清楚。

    但这一次的事情,的确是让叶枫失望了!

    不论巴拉克究竟是不是球霸,他都是德国队队长。

    哪怕有矛盾,可以私下里解决,但绝不能在球场上撒野。

    如果一个在球场上掌掴队长的混蛋都不会被惩罚,那就太可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