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037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揍他
    “后天阿枫生日,怎么庆祝?”训练间歇,阿拉巴拉住穆勒和巴德,嘀嘀咕咕的问道:“要不要给他准备一个惊喜派对?”

    阿拉巴眨眨眼,“这货总坑我们,你确定要给他办派对?”

    穆勒想了想,觉得阿拉巴说得有道理,平时叶枫总拿他们三个开涮,给他来个惊吓派对倒是挺合适的。

    “呃,不管怎样,生日蛋糕总是要一个的!”还是巴德心地更善良一点,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还指望着叶枫帮他去吵架呢。

    三人迅速达成一致,派对免了,一个蛋糕足以表明他们对叶枫最深沉的爱。

    事实上,一直到29号早上起床的时候,要不是叶成拿着鸡蛋走进叶枫房间,递给他一个鸡蛋让他在自己身上滚一滚,叶枫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今天过生日。

    华夏有这样的习俗,就是过生日那天用鸡蛋在身上滚一滚,这样可以给人带来福气,然后再把鸡蛋在头上磕开,这叫开窍,如果能够磕开,就说明这个人聪明。

    叶成可是纯种华夏人,所以这些年也一直坚持这些习俗,叶枫对此并不陌生。

    从床上蹦起来,连衣服都没穿,叶枫就拿着鸡蛋在自己身上滚来滚去,思维却已经开始发散——系统不会也跟着滚蛋吧?

    滚完鸡蛋,习惯性拿鸡蛋大头朝着自己额头猛的一撞,为了把鸡蛋磕开证明自己是个聪明孩子,叶枫可没少用力。

    鸡蛋“啪”的一下碎开了。

    然而,下一个瞬间,鸡蛋清和鸡蛋黄飞流直下,从叶枫头顶流了他一脸。

    叶枫懵逼了!

    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这特么居然是一个生鸡蛋!

    下意识慢动作抹了一把脸,叶枫怔怔的看着叶成,等待叶成给他一个解释。

    虽然有那么一句话,“如果生孩子不是为了玩,那将毫无意义”,你恶搞整蛊一下穿开裆裤蹒跚学步的鼻涕娃没问题,可我都18啦,你觉得你这么干合适吗?

    这时候,叶成已经笑得直肠开始抽筋,只不过,他的脸上居然还带着一丝尴尬。

    “我早上起晚了,来不及煮鸡蛋,就给了你拿了一个生鸡蛋!”笑够了,叶成才开口道:“本来就是让你滚一滚,谁知道你非要往自己头上怼,这能怪谁?”

    说完之后,叶成又忍不住了,抱着门框继续开始笑。

    叶枫此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一脸的鸡蛋清鸡蛋黄,腥味儿扑鼻,简直让他有一种回到了原始社会茹毛饮血的赶脚。

    很庆幸自己没有发烧,也很庆幸厨子叶成没有丧心病狂到往自己脸上加紫菜,要不然这一脸的紫菜蛋花汤,就足够叶枫早上喝饱了。

    跑到卫生间仔细洗去了脸上的蛋清蛋黄,就好像洗去了一身的泥泞,这感觉,重获新生。

    “诅咒你今天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

    叶枫一边嘴里碎碎念诅咒着自己的无良老父亲,一边换好了衣服,前往训练基地。

    到了训练基地的餐厅,叶枫拿了点东西就坐到了二娃和刘星旁边,大口大口吃起来。

    “阿枫,要不要来个鸡蛋?”刘星看叶枫居然没有拿鸡蛋,忍不住问道。

    “你走开!”听见“鸡蛋”这个词,叶枫整个人都不好了。

    刘星有点发懵,怎么叶枫今天这么暴躁,难道他的痔疮又犯了?

    训练里,叶枫很认真,绝没有因为有了系统就忘乎所以,要知道,系统可以帮助他提高,但却不会对他做出保持状态的承诺,所以,平时的训练,就是用来保持状态的。

    训练结束,二娃神神秘秘拉住叶枫,嘴里说着一些没营养的话,他并不是想说什么,只是想拖延叶枫一会,让更衣室里的蛋糕准备好。

    叶枫不疑有他,埋汰了二娃几句之后,就和二娃一起进入了更衣室。

    推门有惊喜!

    生日蛋糕摆在中间的椅子上,上面插着燃烧的蜡烛,队友们围成半圈,一边拍手一边齐唱生日歌。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

    叶枫瞬间被感动包裹,眼眶发红,眼泪和鼻涕都有点要控制不住了。

    不过感动的同时,心中却哭笑不得。

    尼玛,生日快乐歌居然都能唱跑调,你们能走点心不?

    这帮坑货!

    短短几句歌词唱完了,叶枫本以为到了许愿吹蜡烛环节,可万万没想到,队里的替补前锋伊尔马兹突然蹦了出来。

    “就让这首歌还给你快乐”

    “无所谓别人怎么说”

    “不要再胡思乱想那么多”

    “生日就该快快乐乐过”

    “上场一脚暴躁的远射”

    “所有胜利带给我”

    “哇哦!”

    ......

    叶枫目瞪口呆,尼玛,这饶舌说唱我特么一句都没听懂。

    这都是什么奇葩队友?

    拜仁二队早晚得黄!

    伊尔马兹唱完了饶舌,队友们一起疯狂鼓掌叫好起哄,气氛一下子热闹到了顶峰。

    “我真是谢谢你们全家!”

    虽然叶枫感觉很滑稽,但也真心感动,这个时候要是不流出一滴眼泪,就显得好像自己很无情似的。

    “来吧,许愿吧!”刘星把叶枫拉到了蛋糕前。

    叶枫也没有客气,双手在胸前合十,准备许愿。

    巴德脸凑过来,一脸希冀表情的看着叶枫道:“虽然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但我们都很好奇你会许什么愿望,所以,你大声说出来呗!”

    叶枫想了想,反正这本来就是美好的祝愿,不会当真的,所以说出来也无所谓。

    “希望拜仁一线队这个赛季德甲夺冠。”

    “希望拜仁二队这个赛季能从德丙升级。”

    “希望我能变成超级巨星。”

    “希望我的父母身体健康。”

    “希望我明年能找到女朋友。”

    “希望我的女朋友特别漂亮,身材一级棒。”

    “希望我比赛不要受伤。”

    “希望我父母努力给我要一个妹妹。”

    “希望我家的中餐馆生意越来越好。”

    “希望我的沙雕队友都变成正常人。”

    ......

    队友们傻眼的看着如同诗朗诵一样的叶枫,感觉三观都塌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揍他。”

    “我也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