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孽子 > 第125章 一文钱一斤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文登码头在夕阳下面,显得有点破败。

    往常这个时候,码头上除了三三两两上岸的渔民,基本上没什么人了。

    不过,今天却是有点不一样。

    “王爷还没回来吗?”

    晴儿在一旁有点焦急的问道。

    “还没看到海面有船只。”

    王玄策举着望眼镜,一丝不苟的看着海面。

    “都出海一天了,不是说今天就能回来吗?”

    “王爷只说出海一两天,没说今天一定回来。”王玄策虽然也有点担心,不过语气还是非常平稳。

    晴儿一跺脚,“王爷也真是的,海上那么凶险,干嘛要自己去呢,捕鱼让那些渔民去不就成了嘛。”

    王玄策也好,褚遂良也好,站在旁边都没有接晴儿的话。

    这些抱怨的话,晴儿这个贴身丫鬟说一说没什么,他们就不适合插嘴了。

    “王管事,你这望远镜也给我看看吧。”

    晴儿见大家都不理会自己了,看了看四周安静等待的人群,想趁着天没有黑,让王玄策把望远镜给自己,看看到底能不能看到船只归来。

    “晴儿姑娘,给!”

    晴儿不客气的从王玄策手中接过望远镜。

    这些从系统中兑换出来的望远镜,数量还是比较有限,也就李宽自己和各船瞭望手及船长周二福有,王玄策这个还是从薛礼身上借过来的,说好了他回来就要还。

    “咦?王管事,你看看那里是不是有船回来了?”

    晴儿刚看没多久,就从视线中发现了情况。

    “给我看看。”王玄策连忙抢过望远镜,踮起脚尖看起来。

    “好!太好了!船队回来了,王爷回来了!”

    原本安静的码头立马就热闹了起来。

    几个在远处盯着的人影,立马就快速奔跑离开了。

    “使君,使君,快醒醒,快醒醒。”

    刺史府上,淳于博着急的在晃动着淳于难。

    “咋啦?发生什么事情了?”淳于难抬起头,半眯着眼。

    “东海渔业的船只回来啦,很快就要靠岸了,你快过去迎接一下吧。”

    虽然不知道东海渔业有没有捕捞到鱼,但是李宽回来的时候自家主子没有迎接的话,双方的矛盾说不准就要提前爆发了。

    淳于家是登州府地头蛇,也只想好好的做一个地头蛇,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家族的这个意思,淳于博自然是清楚的,要不然也不会把淳于难从睡梦中叫醒。

    “嗯?回来了?那个李宽不是说不装满整船的鱼就不回来吗?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

    淳于难跟鲁掌柜从中午喝到了下午,回来就睡下了,“莫非我睡了一天一夜了?”

    “使君,没有,船队就是今天早上出发的,今天傍晚回来的,我们赶紧去看看什么情况吧。”

    “行,那就去看看吧。”

    ……

    “王爷!”

    “王爷回来啦!”

    船只靠岸之后,自然是李宽第一个下来,他不下,也没有人敢先下。

    “赶紧找人帮忙搬运鱼获,然后处理一下这些鱼要不然很快就要坏掉了。”李宽现在有点发愁要怎么办,盐场才刚刚买地,不可能那么快出盐,但是没有盐,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法保存。

    此时此刻,他对渔民的日子为何会那么苦,有了一层新的体会了。

    没打到鱼,会饿肚子,打到了很多鱼,也不见得能换到什么钱财。

    “王爷,真的捕捞到鱼了吗?”

    现在的王玄策对于登州渔民捕鱼的现状,已经了解的非常清楚,听到李宽让自己组织人员搬运鱼获,稍稍吃了一惊。

    “那当然,要是没有装满鱼,王爷会回来吗?”薛礼在一旁插话道。

    “哇!”

    好大的黄鱼!

    说话之间,船上的人员已经开始在搬运鱼获了,码头上识货的人立马就认出来这些都是大黄鱼。

    “恭喜王爷满载而归!”

    此时此刻,淳于难也终于赶到了码头,连忙挤进了人群。

    “淳于使君来的正好,本王这次捕捞的鱼有点多,一时没有做好充足的储藏准备。你让刺史府的吏胥帮忙带队,每家送两条鱼给他们。”

    想着今天的鱼要是不处理,明天就发臭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拿去收买人心,也算是变相的打一个广告。

    从明天开始,应该每天都有人在码头上等待买鱼了。

    “每家送两条?”

    淳于难吃惊的问道,这些黄鱼,淳于难也不是经常有机会吃到,主要是以前的捕捞技术下,很少有人去外海,而黄鱼这种东西,岸边捕捞的话,是很少有机会能够捕捞到的,毕竟那里压根就不是它们的活动场所。

    “是的,在城内的百姓,每家送两条,城外的就看情况了。”

    眼看着很快就要天黑了,李宽觉得来不及把鱼送到其他县了。

    而文登县城内,总共也就不到一万户人家,每家送两天,也就不到两万条。

    大概的算一下今天的收获,送掉两万之后,应该就没有太多了,差不多应该可以处理过来了。

    “免费的吗?”淳于难咽了下口水,艰难的问道。

    “既然说了是送,自然是免费的了。”李宽奇怪的看了一眼淳于难,“不过,只限今天,明天开始,想吃的就只能自己来买了。”

    “卖的话,怎么卖呢?”

    “嗯……一文钱一斤,你觉得怎么样?”

    “一文钱一斤?”淳于难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宽。

    这年头,登州府任何粮食的价格都不止一文钱一斤,甚至就连最差的陈粮也不止这个价格。

    现在,新鲜的大黄鱼,李宽居然只卖一文钱一斤!

    那登州的老百姓,谁还买粮食?

    淳于家及其他几个家族的粮仓里的粮食,怎么高价卖出去?

    “王爷,这大黄鱼,放在平时,哪怕是一百文钱一斤,也是很难买到的,一文钱一斤,会不会太便宜了?”

    虽然淳于难不觉得东海渔业每天都能捕捞到这么多的鱼,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真要是吃肉比吃粟米便宜,还有哪个百姓会去粮店?

    一文钱一斤,登州府的百姓们还是买得起的啊。

    怎么办?

    好着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