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厂恩仇记 > 第四十八回:暗夜杀机
    众贼将白展鹏围在垓心,白木生和刘子青一声令下,众贼手中的镰月刀,齐向白展鹏身上挥去。面对汹汹群贼,展鹏全无惧色,他身体向后一翻,躲过抓来的镰月刀。然后就势一个地滚翻,用千斤坠压住刀绳,挥剑将它们齐齐砍断。

    这些小贼们失了兵刃,犹如毒蛇被拨了毒牙,立刻乱作一团。刘子青和白木生,亮出兵刃,加入到战团之中。

    贼众又有了气势,苍蝇扑食般,向将展鹏拥来。展鹏一跃而起,施展连环腿,将贼众踢得人仰马翻,哭声连天。白木生翻着白眼,纵身一窜,向快速的梭子,判官笔带着斑斑寒光,直戳展鹏面门。

    展鹏手中青龙剑劲舞翻飞,犹如蛟龙出海,两件兵刃不时磕碰一起,迸射出电光火石般的星点。白木生一味猛攻,展鹏眼疾手快,向后一退之前,顺势下蹲,以“横扫千军”向白木生双腿扫去。白木生被扫了个趔趄,重心不稳仰倒在地。

    刘子青见白木生失势,双银钩交错齐挥,两道弧光似日月交辉,在这耀眼寒光之下,银钩吐着嗜血的刃,向展鹏双肩砍去。

    展鹏并不硬接双钩,他知道双钩是剑的克星,他将青龙剑收回剑鞘,摆了个“灵蛇出洞”的守势,全神贯注地盯着刘子青。

    刘子青见白展鹏赤手空拳来接自己的双钩,他冲着地上吐了口唾沫,圆鼓的双眼瞪得像两只铜铃,他大声骂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敢如此藐视于我。”

    白展鹏冷笑一声,摆手向他挑衅。刘子青胀鼓着手,双手银钩秋风扫叶一般,上下挥舞。展鹏以游龙功,闪转腾挪,左右避让。他灵如猿猴,敏如雨燕,双银时时在他的面前晃动,然面咫尺之间却不能伤及他分毫。

    刘子青一阵乱舞,没有讨得半点便宜,渐渐力道减弱,已成强弩之末。白展鹏岂能错过这个机会,让他得以喘息?八步赶蝉,浮光掠影一般的身法,眨眼之间已到刘子青的身边,接着白展鹏以霹雳掌向他的胸口拍去。

    刘子青“哇”的一声过后,连吐几口鲜血,气绝身亡倒在了地上。

    白木堂和一干贼众吓得魂飞魄散,兵刃也顾不得拿,趁着夜色逃得无影无踪。

    老丈和秀兰见院内死了人,战战兢兢地站在原地,脸上惧现惊恐的神态。展鹏收拾散落在地上的兵刃,对老丈说道:“老人家,今番是在下连累了您。”

    听了展鹏的话,老丈这才从惊魂中醒转过来,他步履蹒跚地走到白展鹏身边,握着他的手说道:“少侠,今天若不是你仗义援手,我的孙女就要遭到那班恶贼的毒手了。”

    展鹏告诉老丈,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他要赶快将尸首和兵器处理掉。

    老丈帮着展鹏将兵刃埋在了田埂处,刘子青的尸体,展鹏将他装缚在袋里。准备趁着这凄星冷月的夜晚,将它弃之荒郊。临行时,他再三向老丈表示歉意,老丈和秀兰均是泪流双颊。

    展鹏见秀兰神情凄苦,对他似有不舍之意,他深知自己闯下大祸,

    怎能连累一个姑娘与自己亡命天涯。

    老丈欲将秀兰托付给展鹏,展鹏连连摇头,告诉他们,那些贼人不会善罢甘休,小王村已经不能呆了。

    接着展鹏从怀里拿着十两银子,将它交给老丈,让他带着秀兰逃到别处,置办薄田,过个清平日子。

    老丈一声叹息,携着秀兰,跌跌撞撞地往外跑,黑夜茫茫,谁知前路的坎坷。白展鹏将刘子青弃之荒郊,然后躲在城门不远的一个茶肆的后面,只待天明开城出门。

    白木生狼狈地逃了回去,曹钦程问明情由之后,白纸一般的脸上,凝现一股阴沉的杀气,他恶狠狠地说道:“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坏魏公公的事?”

    逍遥书生捋着长须,对白木生说道:“你可记住那个人的长相,或者他的武功是何路数?”

    白木生将与白展鹏比试的招数,向曹钦程等人展示了一番,逍遥书生看了后,对曹钦程说道:“曹大人,那个少年使得是点苍派的武功。”

    曹钦程说道:“点苍派一向是神神秘秘的门派,很少听闻他们在江湖上走动,怎么现在他们也管起闲事来了?”

    张剑枫见曹钦程发问,他趁机向曹钦程进言,说点苍派多次干预他们的行动,湖州和潭州的事情,他们都插手了。

    曹钦程一听,对指着白木生说道:“你这个办事不利的狗东西,本想取了你的狗命,不过姑且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现在你带着帮众,我再点派锦衣卫协助与你。你务必将那个点苍派的小子给我擒获。

    白木生唯唯诺诺地退出去之后,张剑枫告诉曹钦程,一定要斩草除根,那个老丈和他的孙女,也不能放过。

    曹钦程点了点头,他命人将陈二牛唤来。这个恶贼在苏杭一带为非作歹,赌坊赖账、告密害人、欺男霸女,什么坏事都干,就是不做好事。

    他因为向锦衣卫揭发刘侨,获得田尔耕的赏识,现在田尔耕将他派到了曹钦程的手下。他像一条凶残的狗,时时窥视着猎物,在血腥与残暴之间,发挥着他应有的作用。

    曹钦程对他说道:“陈二牛,苏州一带的村落,你最是熟悉,现在你到小王村展开搜捕,发现一个老汉带着一个少女,就地将他们格杀。

    陈二牛退出县衙府之后,大疤脸对他说道:“牛爷,这黑灯瞎火的,咱们上哪里去找他们,我看他们一老一小,惊慌失措,一定跑不了。现在城门紧闭,他们逃进山林只能是等死,所以只能等待天明出城。”

    陈二牛点了点头,他说道:“新收的那个饭桶,自己被人打得屁滚尿流,曹大人反让咱们去为他收拾残局,我才不当这傻子呢。”

    大疤脸和陈二牛带了两个亲随,诓骗锦衣卫,说自己要去暗查,人多了反而引起怀疑。是以锦衣卫们潜伏于暗处,静待他的消息。

    陈二牛被大疤脸引到春香楼,适逢存义和玉凤等人来到对面的仙客楼投店。陈二牛见玉凤一身紫罗轻烟纱衣,头插翠玉钗,蛾脸泛红艳如春桃,明眸如水带着柔情。走路翩跹袅娜,好似凌波仙子下凡。

    大疤脸用手指了指玉凤,陈二牛说道:“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秀美绝伦的女子。”

    大疤脸嘿嘿一笑,对陈二牛说道:“牛爷看上她,是她的福气。待小的去请她。”

    陈二牛嘻嘻笑着,大疤脸带着恶仆走到玉凤的脸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存义见是三个泼皮,他抢身站在玉凤的面前,俊若朗星的眼睛,带着一股怒气,他呵斥道:“你们想干什么?”

    大疤脸对两个仆从说道:“嘿嘿,这小妞还带了个小白脸。”

    两个恶仆一听,脸上现出讥讽的笑容。玉凤蹙着秀眉,将存义推到一旁,快如凌波的步法,来到三个恶贼的面前,她用剑柄一点,将三个恶仆打翻在地,三人捂着胸口,在地上痛得直打滚。

    玉凤瞥了他们一眼,对他们说道:“再敢为非作歹,定要你们的狗命。”

    三人忍痛离开,跟着陈二牛,踉踉跄跄地跑到春香楼,喝花酒去了。

    众锦衣卫左等右等,不见陈二牛回来,他们将这一讯息告诉了曹钦程,曹钦程知道陈二牛不是在赌坊,就一定在青楼,他将令牌交给宋长风,让他持令牌让陈二牛出城捉拿秀兰,再有迟误,定斩不饶恕。

    宋长风带着锦衣卫,凶神恶煞一般闯进春香楼,陈二牛正待酒杯畅饮,被他抢上前来,将酒杯掷得粉碎。

    陈二牛见是宋千户来了,连连辩解,说是受了大疤脸的挑唆。宋长风大怒,抽出绣春刀将大疤脸斩为两段。众人吓得四散奔逃,哭喊、惊惧之声,打破了沉夜的宁静。

    杨帮主对赵青云说道:“外面乱作一团,不知是怎么回事?”

    他们推开窗户向下窥望,只见锦衣卫们从对面冲了出来。赵青云说道:“这班恶贼,不知又在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一片熊熊的火把,壮如一条火龙,锦衣卫们冲出了城。展鹏虽见城门被打开,却不敢轻举妄动,想悄无声息地走锦衣卫的身边溜走,简直难如登天。他只好披星戴月的等着天明。

    事实并不像展鹏所想,老丈带着秀兰,慌不择路,径往郊外密林而来。老丈年迈,加之恐惧和难行的夜路,他们并未逃远,便被陈二牛给截住了。

    陈二牛拦在老丈面前,为他们急急忙忙地赶夜路要去哪?老丈惊慌失措地告诉他,是远房亲戚病了,他和孙女要去探视。

    陈二牛怪眼乱翻,口中连骂“放屁”。老丈正欲辩解,陈二牛飞起一脚,将老丈踹倒在地。老人头触石头,流血而死。

    秀兰扬手朝着陈二牛打来,陈二牛就势将她抓住,见她长得俏丽,便动起了邪念。

    宋长风对他说道:“你想找死是不是?”

    陈二牛吓得住了手,宋长风将秀兰五花大绑,带着锦衣卫回去复命去了。

    及到天现鱼肚白,展鹏在城门口等待,城门官正在检视出城百姓。

    他忽听旁边的开始议论,昨晚在郊外的林子,死了一个老者,还有女孩被人给捉去了。

    展鹏一听此消息,不由得心中一惊,他忙向身边之人,问个清楚。

    众人告诉他,是一个叫做陈二牛的恶霸,带着锦衣卫干的。

    展鹏怒中心起,心想不杀了此贼,何以告慰老丈的厚恩。他抽出青龙剑,满怀着杀意走向了县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