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三十二章 问题太多(第二更求推荐票)
    甲酒真人闭帐三天三夜,河图当然不可能在边上护法三天三夜的。

    其实在第一天,吃了饭以后,河图就去看清明练功去了,看到半道上睡着,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太南真人后来来了一趟,看到甲酒真人还在闭帐了账,随后说了几句道谢的话,便也走了。

    但是太琼门周围,就多了几个金丹期或是元婴期的修士,都是五莲剑宗的,离得也有些距离,都自己在苍山找洞穴住的。

    河图也就没管他们了,人家也是好意。

    甲酒真人出帐的那一天,灵气大作,天地无风,他随后花了半天的时间——

    把太琼门米缸吃空了。

    ——————

    甲酒真人靠在树桩上,一口一口的喝着自己葫芦里的小酒。

    河图搬了个凳子坐在他的对面,黑着脸,思索着“恩断义绝,今晚就走”的委婉说法。

    “你也别哭着一张脸,我知道你们门派不容易,又没外门,米缸又小。”

    甲酒真人又喝了一口酒,似乎是觉得自己说的有些不太妥当,他又说道:

    “当然,我不是说你们穷的意思。我吃你米也不是白吃的,我受了伤,闭关三天,真的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啊,我现在吃饱了,万一邪魔外道来了,我不是一个可靠的保障吗。”

    “甲酒真人啊,你都化神期了啊。”

    河图叹了一口气,甲酒真人梗着脖子说了: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修炼方法,谁说的化神期就不能吃东西了啊!”

    河图也不跟他争执这些,径直了当的问道:

    “真人何时离开?”

    甲酒真人一愣,叹了一口气:

    “唉,你也发现了啊,我们五莲剑宗,在这里也不能久留太长的时间。

    那些邪魔外道虽然已经离开,但那不过是表面,你们太琼门就在苍山,若是他们折返回来,到你们太琼门搜刮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宝贝,你和你小师妹,可就危险了啊。”

    河图张了张嘴巴: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懂,我都懂得。”甲酒真人又叹了一口气,打断了河图的话,他随后站了起来,说道:

    “但我们离开五莲剑宗多日,时间太长了,前几日不走,其实都在等我疗伤,如今也好的七七八八了,今晚就得走,拖不了。”

    河图一下子放心了,舒了一口气,面上强做悲伤,拱了拱手,说道:

    “那我去帮真人去收拾东西吧。”

    “等一下,小道友你先回来!”

    甲酒真人将河图喊住,拉着河图到了树桩上坐了下来,然后才说道:

    “你小师妹的那个法宝乾坤石虽然不错,但毕竟不是她自己炼制的,灵性上稍微差一点。

    虽然我不是很信,但你们说天重真人十年未归,行踪不明,我也就当真的听吧。

    离开之前,教你们一套炼制法宝的方法。以后你若是能寻得不错的天材地宝,或是神兵利器,可以让你师妹试着炼制自己的法宝,用起来更顺手。”

    河图一听甲酒真人要传授一套炼制法宝的功法,眼神一下子就有光了,紧跟着问道:

    “能不能炼练气期用的法宝?”

    河图其实早就想要法宝了,但是门派内的法宝,一个乾坤石,筑基期用的。

    一个仙剑·寒织云上天,却是结丹期才能用的。

    河图都用不了,没有法宝,他就没办法御宝飞行啊,去哪里都要小师妹带着飞,实在是不方便。

    “按道理来说,是没问题的,你原材料挑选最普通的东西,运气好的能炼出来。

    但练气期的法宝要来何用啊?又不能感悟天地灵气,就练气期修士自身的灵气,根本无法催动,练出来了也只能当结实点的兵器用。

    你的修为无法精进,主要还是资质太差,我今日也没有准备,下次你来我们五莲剑宗,我赠你几瓶丹药,祝你突破练气。”

    甲酒真人说的也还算委婉,没有对河图指名道姓,而且还要送灵丹妙药,算是对河图很有好感了。

    河图确实因为境界的原因,无法感悟天地灵气,但他本身八百万练气值不是用来看的,若是有练气期法宝在手,就算没有天地灵气,他自信也能御宝飞行。

    至于灵丹妙药……那当然要啊!自己用不了,清明小师妹能用啊。

    清明小师妹要是还用不了,还可以卖钱啊。

    不过这理由,河图不会跟甲酒真人说的,他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受教了。

    河图将清明也一并喊来,甲酒真人便开始传授炼制法宝的口诀功法。

    清明悟性本来就高,甲酒真人说了一遍,又示范了一遍,清明也就学会了。

    河图悟性不算高,学得比清明慢,但炼制法宝也不是什么高深的法术,不然甲酒真人也不会这么轻易就交给他们的。

    学了几遍,也就学会了。

    说来也巧,河图才刚刚学会了炼制法宝的法术,太琼门外面就来了一位特意来拜访的修士。

    是九仙门来的金丹期修士,送信的。

    金丹期修士充当信使,甲酒真人见到也都啧啧称奇。

    那金丹期修士送完了信件,便告辞离开了。

    河图拆开信件,带着清明看了起来,他们虽然没有避讳甲酒真人,但甲酒真人自己倒是自觉的跑到一边去。

    信件是九仙门掌门人,渡仙真人写的。

    信件内容并不复杂,首先就表达了一下九仙门和太琼门世代友好的期望,随后夸赞了一下甄掌门年轻有为,年纪轻轻担起了门派重担,是修真界不可多得的奇才。

    这些夸赞河图的内容占据篇幅最多。

    渡仙真人写的要是真的话,那这修真界年轻一代偶像的光环,就该从紫阳真人头顶上摘下来送给河图了。

    大致扫过三张纸的夸赞之词以后,河图看到了最后一点内容。

    按河图的理解就是:

    九仙门渡仙真人,正式邀请清明到九仙门做交换生,并且表示绝对把清明放重点班。

    九仙门当然也出了一个金丹期修士,到太琼门来学习,叫略郭真人。

    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一句话略过的事情了。

    甲酒真人心里痒痒,凑过来就问了:

    “九仙门是要干嘛?跟你要清明小道友过去吗?”

    河图一抬头,疑惑的看向了甲酒真人,刚才没给他看到信件吧?

    甲酒真人鼻子一喷气,说了:

    “果然被我猜中了啊,嗨呀,完全不给我五莲剑宗面子,在我眼皮弟子邀请清明去九仙门!”

    甲酒真人自己在那边捶足顿胸,河图奇怪的就问了:

    “那真人的意思呢?我是让小师妹过去,还是不让呢?”

    甲酒真人想也没想就说了:

    “当然让啊!九仙门乃正道魁首,千年就能出一个在世仙人,门派内法术奇多,众多福地洞天,珍奇异宝数不胜数,渡仙真人更是德高望重,正道之楷模。

    各大门派那是变着法子想派人去学习,以求能结仙缘。

    你让清明小道友去别的门派,我可能还担心他们居心不良,但是去九仙门,我放心的很。

    况且,我们五莲剑宗也有修士受邀去九仙门,到时候我跟着也凑过去做客。”

    “没受邀请的也能去?”

    河图一喜,若真要像甲酒真人说的那样,那他还真的想带着清明去看看,学习九仙门的仙法是一方面,另外一方,就是去调查自己师父的事情。

    以前心里调侃师父被批发商砍死了,也不过是跟自己开开玩笑,他知道师父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只是没想到师父还在散仙洞府里留了讯号给自己。

    而散仙洞府,也是迷雾重重。

    师父为何在那里留讯号?他确定自己和清明能看得到?叫仙儿的邪魔妖女说那散仙洞府数百年未开,师父怎么进去的?

    仙儿在骗人?仙儿曾经见过师父,在哪里见到的?师父和九仙门到底什么关系?为何只留下九仙门三个字?

    问题太多,让河图脑袋都有点大。

    而目前最急迫的线索,就是九仙门了。

    让清明去九仙门,如果自己也能跟着,那真的是很放心了。

    甲酒真人哈哈一笑,喝了一口酒:

    “没受邀的当然不能去,我在他们山脚下搭帐篷!”

    (卖萌求推荐票,求书评求章节说,有想打赏的道友,直击角色里面的甄河图!)

    (无内鬼,开始交易!有本书上试水推,推荐一下,大家可以去看看。《诸天无间行走》嗯,封面就很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