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十九章 兴趣使然的练气期(零点第一更,求推荐票)
    山顶之上。

    数十米长的土坑沟壑的尽头,庐仁真人被河图抓着衣领提了起来,随后仍到了平坦的地面上。

    “咳!”

    河图的动作并不温柔,庐仁真人砸在地上,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

    “大仙!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庐仁真人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出声求饶。

    河图听到庐仁真人求饶,懵了一下: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上来就求饶……”

    河图本以为修仙之人,心性坚定,开口第一句话应该是:

    【你到底是何人,不是练气期吗!?】。

    河图连应对的台词都准备好了——

    【我是兴趣使然的练气期。】

    但现在显然没机会了。

    庐仁真人自从进入五莲剑宗,被人各种瞧不起之后,便在秘密修炼邪功,那种功法精进甚快,对心性却有极大的影响。

    “算了……”

    河图从地上抓了一把土,捏成了球,然后送到了庐仁真人的嘴巴边上:

    “这堆土已经混入我无上灵气,现在是仙丹,叫九转还魂丹,能救你性命,你如果老实回答我五十个问题,我就给你,不管你信不信。”

    庐仁真人内心惊疑不定,他现在已是濒死,后背肯定是被开了一个大洞,五脏六腑全碎,手脚也全都无法动弹,肯定也已经废掉。

    最惨的是,金丹也碎了,等到灵气散光,也就死期将至了。

    “第一个问题,这里有别人吗?珍奇玲珑局里,有你的同党吗?”

    河图问完,庐仁真人却嘶哑着嗓子,甚至眼框内都饱含了泪水:

    “我是五莲剑宗的,我师父是巳斋真人……”

    河图抽出了腰间的寒织云上天,一剑便斩去了庐仁真人的一条胳膊。

    “啊——!”

    庐仁真人惨叫着,刚一张口,又有一大口鲜血喷吐而出,那鲜血差点都呛到他的气管。

    他的金丹已碎,肉身脆弱不堪,没了金丹,他就像是凡人一般,真切的感受着身体上的每一处痛苦。

    断肢之痛,让他痛不欲生。

    河图从他身上撕了一块布片,搭在还在喷血的肩膀处,然后抓起了他另外一只手,搭在布片上,已经废掉的手,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气:

    “按紧了,血流干了你死了不能怨我。

    我们再来一次,这里有别人吗?珍奇玲珑局里,有你的同党吗?”

    庐仁真人紧闭着眼睛,微微的摇了摇头:

    “没、没有。”

    “你练邪功的?会双修鼎炉?”

    “是一个瞎眼的老头几十年前教我的。”

    庐仁真人断断续续的说完。

    “这个珍奇玲珑局,也是那个瞎眼老头动的手脚?”

    庐仁真人痛苦的点了点头。

    “什么计划?什么目的?”

    “局中有阵法,让他们互相残杀,让正道大乱。”

    庐仁真人说完这句话,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珍奇玲珑局十日便能打开,到时候局中金丹修士已经自相残杀的差不多了,各门派互相攻伐,确实会让正道大乱。

    “是你把我弄进来的?”

    听到河图这话,庐仁真人哭了,他点了点头。

    河图懂了,他把自己弄进来,想杀了自己泄愤。

    “钥匙呢?能出去的那把。”

    “洞、洞里。”

    河图将土球递给了庐仁真人,帮他塞进了嘴巴里。

    然后看着庐仁真人,一脸鼻涕和泪水,就这样活活的被土堆噎死了。

    河图抬起了手,手上聚集起了紫色的电弧。

    “掌心雷。”

    紫色的雷光,在山头闪耀。

    ————————————

    珍奇玲珑局出了差错,莫名奇妙放进去一个练气期的太琼门掌门。

    这还不算,连那个筑基期的小姑娘,也跟着进去了。

    要知道珍奇玲珑局上,之前可没有出现那个小姑娘的名字,这岂不是说明,谁都能随便进出珍奇玲珑局了?

    尤其是当太琼门的两人进去之后,这珍奇玲珑局的灵气越来越稀薄,而且开始变得相当的不稳定。

    就连白松真人放进去的【神目符】,也全都失了效。

    若是珍奇玲珑局损坏,局中之人会如何?谁也不知道,谁也不敢试。

    大家群情激奋,各大仙门都要求五莲剑宗给出个合理的解释。

    甚至有些仙门,还出现了过激行为。

    实在没办法,白松真人只能给出了一个可能性很高的解释:

    清明是走过了炼魂桥的修士。炼魂桥与珍奇玲珑局,都是祖师留下来的,或许有共通之处。

    那些怒气冲冲,不依不饶的仙门掌门,听到白松真人的解释,这才微微打消了怒气。

    但清明是走过了炼魂桥修士的消息,还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像清明这样的仙才,拜在太琼门下,而太琼门现任掌门,只是练气期而已。

    有些仙门,不禁动起了歪脑筋。

    但这些都还只是上不了日程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赶紧打开珍奇玲珑局,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就在大家绞尽脑汁想着,有没有一点点的办法,能够让珍奇玲珑局早点打开的时候。

    珍奇玲珑局开了。

    第九天开的。

    没到第十天,那便说明是有人在里面拿到钥匙,所以才打开来的。

    但其中缘由,还得询问局中之人才可以。

    当珍奇玲珑局打开的时候,近百道的灵气光芒从珍奇玲珑局的石盘上激荡而出。

    每一道灵气光芒下,都是一个金丹修士。

    河图和清明,自然也被送了出来。

    就连那些死掉的金丹修士们,他们的尸体,也都被送了出来。

    不过没有庐仁真人。

    因为他连灰都没剩下了。

    整个五莲剑宗,一下子就热闹成了大型认亲现场。

    “师父!”

    “徒儿!”

    “师兄!”

    “师弟!”

    感动的就不提了。

    河图看着手里的钥匙,想仍。

    ————————————

    五莲剑宗的异宝大会,开到现在这样,那基本上是没可能再继续了。

    死了几个金丹期修士,虽然不多,但这也足以让那些死了徒儿的仙门,抓住把柄,借着势头,质问五莲剑宗以及那些杀了人的仙门。

    怎么赔,拿什么法宝还是灵丹妙药,拿多少,那都是要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的。

    能不能拿到赔偿,一方面看吆喝,一方面也看本门派的实力。

    修真界吗,大家把实力摆在台面上,谁的拳头大,谁有话语权。

    大多是如此。

    但要说发展到门派火拼,到还不至于。

    除此之外,大家的注意力大部分还都放在珍奇玲珑局被人动了手脚,这件事情之上。

    庐仁真人用个替身跟在大家身边,等到庐仁真人身死,替身自然也就没有作用了。

    那么大一个人,突然缩成了符纸,傻子都知道那是庐仁真人的替身。

    庐仁真人身上肯定有线索,但一直没见到庐仁真人本人从珍奇玲珑局里出来。

    五莲剑宗上上下下,都掐着手指头,翻着白眼算了半天。

    什么也算不出来,最后还是去彻底搜查了一下庐仁真人的房间,才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一个空盒子,曾经装过一个药丸,甲酒真人翻了翻白眼算了一下,那药丸叫做——

    邪灵幽魄丹。

    众人哗然,这可是邪魔外道才会炼制的凶恶丹药啊!这庐仁真人竟然和邪魔外道有所勾结?

    这珍奇玲珑局里所发生的事情,难道也是庐仁真人搞的鬼?

    但他不过区区金丹期修士,如何能够瞒的过五莲剑宗上上下下的大能?

    这背后,还有其他邪魔外道的大能吗?

    问题太多,时间太久,光是在外面用大卜算术,已经算不出来丝毫半点的东西了。

    白松真人便决定,带着大卜算术最好的甲酒真人,两人一同进入珍奇玲珑局。

    好好算一算,这前因还有后果。

    两人进入珍奇玲珑局之中,很快便发现了紫阳真人口中的阵法,还有五个阵眼上,都放着的护法妖兽。

    没想到,那幕后之人,竟然连妖兽都弄进了珍奇玲珑局里。

    他们两人是化神境界的大能,不是紫阳真人他们那样的金丹小辈,他们只一眼,便看出来这阵法的玄妙所在。

    若是紫阳真人他们真的杀了妖兽,打破阵法,阵法之中的玄妙术法,便能让他们心性大乱,自相残杀,光是想一想,便觉得不寒而栗。

    若不是珍奇玲珑局提前一天被人打开,后果已是不堪设想,整个正道仙门,怕是要陷入一片血海之中。

    至于他们五莲剑宗,身处事件中心,恐怕会成为众矢之的,万劫不复啊!

    至于打开这珍奇玲珑局的人……

    “我没特意去找钥匙,我捡到的。”

    拿到钥匙,打开珍奇玲珑局的甄锦铭掌门是这样说的。

    五莲剑宗上上下下翻白眼又算了一遍,所有人都算不准,就连大卜算术最厉害的甲酒真人,也不过算了六成而已。

    紫阳真人和白松真人看完了阵法,很快又对着庐仁真人的替身符咒,算到了庐仁真人恐怕已经身死,而身死的地方就在珍奇玲珑局中。

    两人御宝飞行,很快便到了地方,只是看着眼前的场景,两人都不禁皱起了眉头。

    紫阳真人惊疑不定,对着白松真人问到:

    “掌门,这里……本来有一处山头吧?”

    原本的高山,此时已经被削去了山头,周围大片的树林也被吹的东倒西歪。

    削去的切口处,焦土遍地。

    (第一更,求推荐票!)

    (无内鬼,开始交易!历史类大佬【榴弹怕水】的新作《绍宋》:朕要抗金!可朕的心腹都在何处?!这是一个来自于九百年后灵魂的真诚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