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十二章 议论(庆祝大封推加更第三更)
    五莲剑宗来了一个练气期掌门人,是太琼门的掌门。

    对于这个太琼门,年轻一辈并不是很熟悉,只有一些老辈分的,才有那么一点印象。

    原本这足够成为一项谈资,内容都现成的:

    一个仙门的陨落,从练气期掌门开始。

    但是当天晚上,就出来了一个更加劲爆的谈资。

    有人过了五莲剑宗的炼魂桥!

    这消息是怎么爆出来的?

    听说是青莲峰峰主甲酒真人,酒喝多了以后,在青莲剑宗里面到处闲晃的时候,不小心说出来的事情。

    有知情人士表示,当时原话是这样的:

    “蜀山逍遥宫出了一个紫阳真人不算什么,我们五莲剑宗马上也要出一个比他强百倍,强千倍的!

    走过炼魂桥的,就问你资质佳不佳?”

    这已经不是佳不佳的问题了。

    五莲剑宗的炼魂桥,那可是五莲剑宗的宝贝,说是镇派之宝都毫不为过。

    专门用来挑选资质上乘的弟子,不仅如此,若是能够走上炼魂桥,走的距离越远,所获得的好处就越多。

    以往资质最佳的弟子,也不过才走过了一半,听说下桥之后,坐地突破到了筑基期,着实神奇的很。

    现在出了一个走过炼魂桥的弟子,那还得了?

    大家议论纷纷,有说这个走过炼魂桥的是五莲剑宗的,也有说不是,说是其他门派的。

    至于到底是谁走过了炼魂桥,大家就真的不知道了。

    不过甲酒真人看上去是知道的,但是就算是他醉酒状态,也是如何问也没说,更不用说第二天他清醒之后了。

    那是直拍脑门子后悔。

    按照青莲峰弟子的话来说,峰主回去之后,直恨得把空酒葫芦都砸了,还扬言这辈子不喝酒了。

    各门各派也都开始自查自己这次带来的弟子,有没有走过炼魂桥的。

    他们也希望自己门派里能出个这样的,不听话,晚上到处乱跑的“孽徒”。

    这样的事情,当然是大家门派内部私下交流,大家都有途径知道,但是大家都不说。

    揣着明白装糊涂,心照不宣。

    不过没门路的太琼门,掌门河图和唯一的弟子清明,两人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当有人私下里讨论着这件事情的时候,河图正躺在打着的地铺上酣睡,原本睡在床上的清明,也安安静静的在河图的身边打了一个地铺。

    ——————————

    五莲剑宗,通天峰。

    通天峰的大殿之中,峰主凌霄真人正一脸怒气冲冲的表情从外面走进来。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面容白净,身穿白色修行服的年轻男人。

    面容虽然年轻,但他的修为可一点也不低,而且实际年龄,也不小。

    “龙韬,你说这个甲酒真人,是不是太过分了!”

    凌霄真人气愤不已,手指头指着青莲峰的方向:

    “都说了要保密,昨夜喝了酒就到处说,掌门还不责罚他,你说气人不气人?”

    “父亲,事已至此,我们应该想想该如何补救才是。”

    被称呼为龙韬的年轻人皱着眉头说道:

    “若真是走过了炼魂桥的仙才,那必不能轻易错失,有没有查出是哪个峰的弟子?”

    凌霄真人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

    “昨夜已经查了一夜,我五莲剑宗之中,并未有擅离职守的弟子,就算是那些刚刚上山的内外门弟子,也都没有独自外出的。”

    “这么说……不是我们剑宗弟子吗?”

    龙韬犹豫了一下,说道:

    “那可如何是好?”

    “莫急,虽说不是我剑宗弟子,但我们昨夜便已经知道,大致会是谁了。”

    凌霄真人摸了把小胡子,说道:

    “是太琼门。一个叫做清明的小姑娘,真乃无上仙才,十有八九,便是她过的炼魂桥。”

    “太琼门?”

    龙韬稍微一愣,随后说道:

    “就是昨日来的,掌门是练气期,只有掌门和弟子两个人的小派?

    那样的门派,竟有能走过炼魂桥的弟子?”

    “是否有仙才,可跟拜的什么门派没多大关系。”

    凌霄真人笑了一下,不过很快对着龙韬说道:

    “龙韬,以后若有机会,你可与那太琼门的弟子多多接触,那样的仙才,若能结识,对你日后的修行也是大有好处。”

    “父亲,我知道了。”

    龙韬拱手应了下来。

    凌霄真人点了点头,说道:

    “来,让我看看,你最近的修行如何。”

    “是,父亲。”

    ————————————

    河图一觉醒来,看了眼边上睡觉的清明。

    【在掌门师兄身边装睡+10】

    行吧,还能说什么呢?

    外面已是天色大亮,河图全然没有一般练气修士那般,起早贪黑练功的兴头,毕竟八百多万的练气值,也不缺自己练得那几十点了。

    早在太琼门的时候,河图就是天天睡到自然醒,昨晚上睡得太晚,早上起得迟,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不过在五莲剑宗的时候,河图就有点紧张了。

    毕竟在河图看来,自己师父和门派的面子很大,大到蜀山逍遥宫的首徒都恭恭敬敬的跟自己打招呼。

    去见剑宗掌门,剑宗掌门甚至喊来了其余四峰的峰主一同会面。

    这么大面子,会不会一大早一开门,就一大堆人过来拜访啊?

    河图有点担心,照了照镜子,又梳梳头,确认自己形象没问题之后,这才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冬日的暖阳照在河图的脸上,不那么刺眼,暖洋洋的。

    院落里冷冷清清,只有挂在房门的【太琼门】的牌子,被一阵风吹的稍稍有些晃动。

    别说来拜访的人,就连打扫卫生的人都没有一个。

    河图回到屋子里,搬了一个凳子,坐到了房间的门口,看着外面发起了呆。

    内心不禁怀念起了悲壮跳崖的护山神兽。

    可惜啊,一口都没吃上,白养了……

    以前没事的时候,还能玩一玩护山神兽。

    后来护山神兽跳崖了,自己和清明小师妹第二天就离开苍山来五莲剑宗,一路上走走看看也不算无聊。

    到了五莲剑宗,反倒是一觉睡醒无事可做了。

    原本还想着会有很多人,会闻讯过来拜访,自己还能左边一个真人,右边一个叔伯,嘴巴甜一点,多搞点好东西。

    但现在看看,情况似乎并不是这样。

    身后传来了细微的声响,没多久,清明小师妹也搬了一个凳子坐到了河图的边上。

    河图看了看冬日的暖阳,又看了看身边的清明小师妹,说了一句:

    “还是出去走走吧。”

    “是,掌门师兄。”

    ——————————

    龙韬从通天峰出来,没花多少时间,便已经询问到了太琼门客房的所在地了。

    身为通天峰峰主凌霄真人的儿子,又是通天峰的首徒,龙韬可以说是五莲剑宗,最有前途的年轻修士之一。

    但在人才辈出的五莲剑宗,如果没有他父亲的支持,他是无法达成现在的成就的。

    他是靠着通天峰一颗一颗丹药喂养起来的天才。

    不过龙韬自己并不是这么想的,身为通天峰的首徒,他有着自己的高傲。

    通天峰弟子们对他的恭敬自然是不用说的,就连那些其他门派的弟子,在路上看到他的时候,也都会私下里窃窃私语一阵。

    “那就是五莲剑宗的龙韬真人?”

    “听说几十年前就结丹了,金丹二品,差一点点就一品了!”

    “二品也很厉害了,这可是上品金丹,有望一窥仙道啊!”

    龙韬一路上享受着那些外人们的夸赞,自从许多年前的仙缘大会上,自己大放异彩,便已经盛名在外,现在各大仙门,或多或少都听过自己的名字。

    不过一想到那个走过了炼魂桥的人。

    龙韬就是一阵的不舒服,心里还有些抵触。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当年才刚刚练气,走炼魂桥的经历。

    那是信心满满的走上桥,哭着走下来的。

    在桥上所忍受的那种痛苦,龙韬是这辈子都不想体验第二次了。

    即便是忍受了这样的痛苦,龙韬也没有走过太远,也不过是比其他的同门稍远一些。

    甚至还比不过一些资质上乘之人。

    这一直都是龙韬内心隐隐的伤痕,但凡谁提起炼魂桥,他心里都要不舒服一阵。

    他一直觉得,我命由我不由天,这炼魂桥挑选弟子,本就是荒诞的事情。

    没有走过炼魂桥,我不是照样成了通天峰首徒?

    正因如此,对于那个可能是走过了炼魂桥的人,龙韬心里其实是略有不屑的,尤其是听说很多仙门都在讨论那个人的时候。

    但既然是父亲的意思,龙韬还是放在心上的。

    他现在就带着昨日见过太琼门两人的剑宗弟子,一同前往太琼门暂住的地方。

    打算先去打声招呼,露个脸,互相认识一下,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只不过他还没有走到地方,便被身边的剑宗弟子给拉住了。

    那剑宗弟子指着前面庭院里的两个人,一个年轻的男人,一个看上去不过十来岁的小女孩,说道:

    “师兄!那两人,便是太琼门的两位弟子了。”

    龙韬正要上前去,却看到了有另外几个人,已经朝着太琼门两人走过去了。

    (这是庆祝今天APP大封推的加更。)

    (今天PY一位大神!霞飞双颊的《一卡在手》,200W字大神的书,质量有保证的,大家去看看吧。顺便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