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十章 甲酒真人(0:00第一更)
    五莲剑宗的峰主们虽然奇怪,为何一个炼气期的修士,能够成为一方仙门掌门。

    但这毕竟是太琼门的事情,他们也不便多问。

    河图被请进了大殿之后,先是对着白松掌门行礼,随后对着其余各峰峰主一一行礼,名字也都没喊错。

    满脸通红的甲酒真人就奇怪的问道:

    “我们好像未曾蒙面过,你是如何知道我姓名和身份的?”

    其他的各峰峰主也是一样的疑惑,他们很肯定自己是没有见过河图和清明的,这是他们第一次相见。

    河图也不慌,不急不躁的说道:

    “家师云游之前,曾经与晚辈说过,五莲剑宗乃是正道翘楚,仙门大派,以后若是与五莲剑宗有来往,定然不能失了礼数。

    来之前,晚辈做了一些功课的,若多有冒犯,还望诸位长辈见谅。”

    五莲剑宗也算是有头有脸的门派,掌门和峰主也是经常出入大场合的,又是化神期大佬,也算是名人了。

    河图这个理由倒也能够解释的通,大家其实也并不在意。

    他们更加在意的是,那个叫做清明的女孩,到底是不是过了炼魂桥的修士。

    至于河图?

    不可能的,这种资质,别说走过炼魂桥,人家背着他,都不可能把他背过去。

    “我与你们师父师兄弟相称,已有四百年交情,便不用这么生疏。

    便喊我一声——白松师叔好了。”

    白松真人慢吞吞的把话说完,他到没有因为河图资质平庸,境界低微就蔑视他。

    天重真人好歹也是人家的师父,而河图现在还是太琼门掌门。

    更何况,到了白松真人这样的境界,喜怒哀乐这样的情绪,已经很少再会出现了。

    心无所住始修真啊。

    河图很快就喊了一声“白松师叔”,白送的合体期师叔,不喊吃亏啊!

    清明见到河图喊了,也跟在后面喊了一声“白松师叔”。

    认亲的全过程,到这里也就算结束了。

    接下来,自然是要说正事。

    河图到这里来,可不光光是来认亲而已的。

    河图酝酿了一下感情,一下子就红了眼眶。

    “师叔啊!侄儿到这里来,除了是来参加异宝大会之外,还有一件事情相求啊!”

    白松真人点了点头,掐指算了算,皱了皱眉头,摆了摆手。

    “锦铭师侄且说。”

    河图赶紧把自己一路上想好的求庇护的理由说出来了。

    师父找批发商算账,十年未归这种丢人事情,肯定不能说的,只说师父是云游去了,何时回来他也不知道。

    自己引来天劫十年,渡了999次紫雷天劫的事情,也不能说的,这事情说出来,怕不是要被人当傻子。

    河图只说太琼门自从师父离开之后,没事就打雷,还打紫雷,经常劈坏这个,劈坏那个,人不死已经是万幸。

    总这样也不是办法,门派里房屋都劈坏完了,借着异宝大会的机会,特来求助!

    天劫的事情,河图没打算瞒,也瞒不住。

    要知道杨伟,刘产两师兄弟,就是五莲剑宗的,他们可是目的了紫雷天劫。

    杨伟刘产一说,那不就兜不住了吗?

    河图也没说的太明白,心里是想着一直白吃白住下去,等到自己修行有突破了,再做打算。

    毕竟自己和小师妹这点修为,没有大仙们的庇佑,实在是太危险了。

    最主要的是,怕天劫啊!

    那紫雷天劫太吓人,如果没有护山大阵,河图简直不敢想。

    太琼门的护山大阵不行了,五莲剑宗的可以勉强用一下的吗!

    河图说完之后,就等着白松真人说话了。

    哪想到白松真人突然微眯起了眼睛,一言不语,就好像入定了一样。

    旁边的峰主们倒是见多不怪的样子,其中甲酒真人还一直捏着手诀,面容高深莫测。

    巳斋真人的传音就进到了甲酒真人的脑海之中。

    【巳斋真人:甲酒,他说的是实话?真有紫雷莫名其妙劈了太琼门十年之久?】

    【甲酒真人:嗯,是实话。】

    【凌霄真人:你假酒喝多了?】

    【甲酒真人:说的什么混账话,我大卜算术何曾失过手,何况还是对练气修士!】

    【太南真人:甲酒师兄说的是啊。】

    【巳斋真人:上次对蜀山逍遥宫的那个小辈不就失手了?叫紫阳真人的那个。】

    【甲酒真人:一品金丹,偶有失手,也是合乎常理的事情。】

    【凌霄真人:呵呵。】

    四个峰主用神识聚在一起聊天,聊得正开心呢,却没发现河图已经瞪大了眼睛,

    这四个人在脑海里的聊天完完全全的显露在河图的眼前。

    名字是蓝色的,说话内容的字体是白色的,还带对话框的那种。

    就跟聊天群一样!

    最扯的是还有一个输入栏,河图感觉自己只要在输入栏里说出想要说的话,然后发送出去。

    对面这四个正在聊天群里疯狂聊天的峰主们,估计都能第一时间发现!

    这种冒险的事情,河图可不敢做啊!

    而这种现象,之前可从来都没有过啊!

    河图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啊自己的被动技能:

    【瞒天过海】

    难道是这个刚刚才获得的,瞒天过海的被动技能的缘故?

    也确实写了,大部分时候都能洞察心言。

    估计修士们神识聊天,就是心言了!

    河图正在暗暗震惊,却见到眼前的对话聊天群,弹出了一个框框。

    【甲酒真人强制关闭心神,心言平台已解散。】

    看来甲酒真人被冷嘲热讽了一通,懒得搭理他们了。

    河图等了一阵,白松真人却依然在闭目养神。

    河图估摸着自己得寄出杀手锏了。

    虽然多两个人对于五莲剑宗不算什么,但人家也没有必须要收留自己的理由。

    就因为人家和师父天重真人认识?

    河图打算展现一下自己的特殊才华——鉴宝!

    不过他正要说话,白松真人却已经睁开了眼睛,笑着说道:

    “师侄的难处我明白了,那么在天重师兄回来之前,两位师侄可以暂住我五莲剑宗。”

    “多谢师叔!”

    河图没想到白松真人这么快就点头同意了,可真是一个好人啊!

    “四百年前,天重师兄对我多有照顾,现在由我照顾他的徒儿,也是理所当然。这也是增进我五莲剑宗和太琼门两派之间往来联系的机会。”

    白松真人露出了回忆的神情来:

    “啊,说起四百年前……”

    “掌门!”

    白松真人正要开始回忆,酒曹鼻子的甲酒真人站出来,打断了他即将开始的回忆:

    “时间已经不早,我们还是让他们两人早点回去休息,不如我来送他们吧。”

    甲酒真人说完,边上其他峰主“嗯?”了一声,都看向了甲酒真人。

    不过河图和清明在这里,也不好说什么。

    白松真人掐指算了算,点了点头:

    “也好,便有劳师弟。”

    白松真人说完之后,给了河图和清明一人一张符咒。

    【符咒(锁仙界)

    能够跨过锁仙界的符咒。只能使用一次。】

    看到符咒,河图又一次感慨,五莲剑宗真是有排场,出去都要凭证的。

    而白松真人让峰主亲自送自己和清明回去,这待遇已经没谁了。

    河图只能在内心里再感谢一下生死不明的师父,然后就带着清明小师妹,跟着青莲峰峰主,甲酒真人一同离去了。

    甲酒真人带着河图和清明,走到了大殿门口,随后将挂在腰间的酒葫芦,朝着天上一扔,单手掐印,口中喃喃自语。

    便见那酒葫芦一下子变大,从周围凝聚起了白色的灵气云团。

    “坐上来吧,我的法宝飞得快。”

    甲酒真人对着河图和清明说道。

    河图谢过甲酒真人,也不客气,率先爬了上去,回头伸手,将清明小师妹也拉了上来。

    “坐稳了。”

    甲酒真人提醒一句,操纵着葫芦法宝飞了出去。

    原本河图走了将近半个时辰的路,坐着葫芦只飞了五分钟就到了悬崖边上。

    不过这五分钟也没浪费,甲酒真人那是从头到尾问了一个遍。

    两位小道友,修行如何啊,现在什么境界啊,喜欢吃什么啊,有什么习惯爱好啊?

    当然主要问的是清明小师妹。

    不过清明小师妹爱答不理的,很少说话,大部分都由河图代答了。

    等到了悬崖边上,甲酒真人“啊!”了一声,然后停了下来。

    “哎呀,你看我这个记性,少了件事情跟掌门说,我得赶紧回去,就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你们自行回去,应该没问题吧?”

    甲酒真人说完之后,河图欲言又止。

    就见到甲酒真人快速说完,等到河图和清明两人下去之后,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不过甲酒真人并未飞远,他只是飞出了一阵,便又偷偷摸摸的回来了,看着远处黑夜里的河图和清明。

    他是存了点小心思的。

    你得过悬崖吧?

    那就必须要御宝飞行!只要清明现在御宝飞行,甲酒真人就有办法算出她到底有没有过炼魂桥!

    甲酒真人很快双手掐起了印决,然后开始在那边等着清明御宝飞行。

    河图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甲酒真人的动向,说来也奇怪,自从十年前开始天劫之后,不管你什么修为,只要在自己身边周围,河图都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

    甚至苍山周围偶有修士飞过,河图都能感觉得到。

    那种感觉就跟游戏里开了外挂,全图还带定位的那种。

    河图心里有点慌,难道对方已经怀疑这个炼魂桥是被自己弄没的了?

    河图也不明白甲酒真人为何这么做,但现在应该烦心怎么过悬崖。

    “师兄,我带你飞。”

    清明说了一声,河图楞了一下,问道:

    “行吗?”

    清明点了点头,很快祭出了乾坤石来。

    那乾坤石一下子变大,清明第一个跳了上去,稳稳当当的。

    河图还有点担心,这可是万丈深渊啊,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可就完蛋了。

    不过清明自信的表情,还是让河图定了定神,也跟着站了上去。

    乾坤石稳稳当当的飞了起来,朝着悬崖的对面离开了。

    甲酒真人几乎在清明使用法宝之后,就已经掐着印决,还翻了好几次的白眼。

    等到清明离开之后,甲酒真人才一脸兴奋的表情,还略带一丝疑惑。

    他祭出了法宝,开始返回,还自言自语着:

    “难道真的喝到假酒了?怎么算都只有六成……算了,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十成了!”

    (无内鬼,开始交易!《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这是一本有仙气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