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七章 五莲剑宗(0:00第一更求推荐票)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五莲山位于北州,作为五莲剑宗道统所在,也曾有仙人,在此地飞升,灵气充裕,自不必言喻。

    相比较起苍山的山明水秀,五莲山看上去要更加的虚无缥缈。

    其中峰峦叠嶂,崇山峻岭之间,高山深涧,悬崖峭壁随处可见。

    绕山而建的实木栈道,就像飘带缠绕在山体之间;峡谷之中,升腾着神鬼莫测的氤氲山气,犹如薄纱飘带。

    山下不远,则是一座名为云梦的县城。

    比起苍山的千里无人,五莲山脚下的云梦城,那是四衢八街,往来商旅川流不息。

    此时已是深夜,云梦城中华灯璀璨,火树银花,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一个穿着阴阳日月袍的年轻男人,正缩着脖子,拢着袖子,坐在车儿板子上,斜靠着后面的车厢。

    怀里还塞了一把缰绳,控着一匹毛色混杂的矮马,矮马拉着略显破旧的马车,看上去有些年月了。

    河图哈着白色的气,五莲山的天气比起苍山来,那就冷的多了。

    他们一路骑马坐车,乘船过峡,花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才从苍山走到了五莲山。

    时节已近冬至,天气本就渐冷,北方尤为寒冷。

    一路上的衣服那是添了一件又一件。

    人说北方的冷是物理攻击,南方的冷是魔法攻击。

    河图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以前都未去过北方。

    魔抗是点的满满的,物抗就有点低了。

    这一次可算是见识到了凛冽寒风的物理攻击了。

    那小风吹着哗哗的,脸上就好像被刀子割过一样的疼。

    戴着帽子,围着兽皮,也都没有多少用。

    每一次呼吸,仿佛都是一首歌·《会呼吸的痛》。

    “掌门师兄,这就是五莲剑宗吗?”

    一张小脸从车窗后探了出来,寒风吹的清明有点快睁不开眼睛。

    在远处,五莲山的山脚下,一个华丽巨大的山门矗立于此。

    围绕着山门外最少三四里之外,便见到一片片的营地。

    这里随处可见或站,或坐,或躺,或卧的人。

    他们有的仪表堂堂,锦衣华服;有的穿着破烂,蓬头垢面。

    有的乳臭未干,有的正值壮年,更有年过半百,满头白发年逾古稀。

    这些聚集在五莲剑宗山门之外的人,自然都是来求仙问道的凡人。

    管你是达官显贵,王族公侯,或是平头老百姓,想要求仙问道,那都得过山门这一关才行。

    没有仙资的人,那是绝对进不去的。

    唯一的区别是,达官显贵,王族公侯,可以努力收集天下至宝,看看能不能硬生生吃出个仙资来,或者干脆自己起炉子炼丹。

    吃死人的也大有人在啊。

    “这便是五莲剑宗,不过我也是第一次来,稍后师妹你跟紧我,别乱跑。”

    河图说了一句,驾着马车,在人群的异样的眼神之中,哒哒哒哐哐哐的跑了过去。

    整个营地的人几乎都在围观他们。

    那些围观的人群,面上都露出了惊讶,憧憬,还有羡慕的表情。

    他们显然看出来了,马车上的两人,可不是普通人啊。

    马车一路前行,来到了五莲剑宗的山门外才停了下来。

    在山门的地方站着两个穿着青色修行衣衫的五莲剑宗弟子,他们远远的看到了马车行驶过来,停在了山门外。

    其中一个五莲剑宗的弟子,朗声问到:

    “两位道友来自何门何派,来我五莲剑宗所谓何事?”

    河图下了马车,从怀里拿出了五莲剑宗掌门人的亲笔邀请函,笑着说到:

    “太琼门掌门,特携弟子前来参加,五莲剑宗异宝大会!”

    ————————————

    淡红色的香炉摆放在檀木做成的置物架上,镂空的雕花窗桕上,印着烛台里的灯火。

    整个房间家具不多,一方梨花大理石大案,一张置着铜镜的木梳妆台,一个精致雕花的屏风。

    还有一张摆放在房屋一角的木床,铺着厚厚的被褥,

    赤霞仙子此时就盘坐在木床上,正在默默运行着五仙决。

    成仙得道,非缘非运。

    心无所住始修真。

    但凡修仙之人,一要有不世仙才,二要天人合一,心境无碍。

    成仙之人,无不是有大毅力,大智慧,大勇气之人。

    最主要的是,心无旁骛,耐得住寂寞。

    虽然不至于“修真无岁月,世上已千年!”这么夸张,但一闭关,一出关,十几二十年就没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赤霞仙子只是短短运功两天,心境便有些紊乱。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灵气收拢回金丹所在,周身所散发的灵气便消散无踪了。

    紫色的天雷,又出现在了她的脑海,还有那个年纪幼小,却天赋异禀的小姑娘。

    她又吐纳了一口气,闭目养神了起来。

    在屋外的过道之中,传来了那些刚刚进入内门的弟子们,细微的说话声响。

    “方才山门处,有两个参加异宝大会的修士,竟然是坐着马车来的。”

    “坐着马车?难道是过来的路上顺便历练红尘?”

    “就是一个练气期的修士,还有一个刚刚到筑基的修士,我听守山门的道友说,他们是不会驾驭法宝,所以只能坐马车来。”

    “他们仙门的其他长辈呢,总有会驾驭法宝的吧?此次异宝大会,仙门云集,这样来五莲山,会不会太异类了一些啊。”

    “没有其他人了,就他们两人,听说一个是掌门,一个是弟子。”

    “仙门就来两个人?掌门只有筑基境界?”

    “掌门是练气修士,那筑基修士是弟子。”

    “这样的仙门也能参加异宝大会吗?”

    “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来参加异宝大会的仙门,都是有头有脸的仙门,为何会邀请这等小门小派?这不是仙门,是哪家的外门吧?”

    “会不会是弄错了?”

    赤霞仙子本不想再听这些晚辈们说话,但却无意间听到了那些晚辈们提到了一个名字。

    “太琼门?这门派没听说过啊。”

    赤霞仙子眼前一亮,太琼门?

    可不就是自己在苍山,目睹紫雷天劫所在的那个门派吗!

    这来的两人,莫非是收了师兄五行聚灵丹的两位小道友?

    估计是没错了,那个小姑娘应该也来了。

    赤霞仙子想到这里,站了起来,她心中这两月,就一直挂念着两件事。

    第一,是希望能够当面请教下渡了紫雷天劫的在世仙人,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仙缘。

    第二,便是那个天资卓越,叫做清明的年幼的练气女修。

    倒不是因为清明的父亲很有可能就是渡劫仙人,而是那样资质的修士,赤霞仙子还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若是有机会能够和她结善缘,对于日后修炼,绝对是大有裨益的。

    赤霞仙子甚至还幻想着,要是能够收她当弟子,那该有多好。

    赤霞仙子推开门,就见到屋外站着五个蜀山逍遥宫的弟子。

    五个人正说着话,看到走出来的赤霞仙子,全都神情肃穆了起来,躬身行礼:

    “大师姐。”

    赤霞仙子点了点头,并未说什么,转身朝着外面离开了。

    她打算去找找太琼门来的那两位小道友。

    正出门呢,就见到门口还站着一个人,正是自己的师兄紫阳真人。

    两人相识一笑,紫阳真人拱了拱手,笑道:

    “师妹,一起吧。”

    (零点第一更,求推荐票,最近要准备开始PY交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