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二章 定谔丹(元旦快乐,新书求推荐票)
    太琼门的山门,就坐落在苍山的半山腰上,自山门往上,石阶大多隐没在杂草之中,但依稀能见一条小径蜿蜒曲折,自下而上,引入云端,就像是一条绸缎从云间散落。

    自山腰远眺,朦胧的远山,环绕着的蜿蜒河流,就像是笼罩着山脚的一层层的轻纱,在飘渺云烟中忽远忽近。

    “这苍山比想象中还要雄伟壮观的多啊,没想到太琼门,竟然能够独占如此山水秀丽之地,就是地潮湿了点,过来没有半点好路。”

    一个穿着青蓝色修行衣衫的年轻男人,绕着写有【太琼门】三个字的破败山门,嘴巴里还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在那年轻男人的身后,还站着另外一个稍微年长些的,也是一样青蓝色的修行衣衫,背着手对那年轻些的男人说到:

    “师弟,莫要胡言乱语,此地乃太琼山山门所在,修为高深的修士,光是在山顶,都能听到我们两人谈话,师父让我们是来送信的,可不是来得罪人的。”

    那人说了一句,年轻的男人一下子收敛了不少,但表情却颇为不情不愿。

    他们两人说着话,而在山门之后不远的密林之中,一大一小两个人正蹲在密林之中,密切监视着。

    “掌门师兄,他们看上去不像是来寻仇,也不像是来讨债的啊。”

    清明蹲在河图的边上,方才下山过来查看的路上,掌门师兄就一直在叮嘱她,看到人的时候千万别急着说自己是太琼门的人,凡事要谋定而后动,说不准敲山门的就是来寻仇的,或者来讨债的。

    师父失踪十年,在外面发生了什么还说不定,十年都没有修士来敲过山门,现在却有人来敲山门,来者何意都还不知道呢。

    十年前说有女儿就有女儿,十年后说来仇人就来仇人,也不是不可能。

    “这两人……”

    河图盯着山门前等着的两个人,他们两人的讯息,已经一下子出现在了他们自己的身旁了。

    【刘产

    所属门派:五莲剑宗·外门弟子

    年龄:30

    属性:悟性1,体质2,潜力2,灵力1,定力3,机缘2

    修行功法:一字决

    习得技能:无

    境界:练气期(189/1000)

    心情:70(基础心情值+50;刚下过雨路面太烂-20;一直没有人来-10;有点冷-10;师弟一直不老实-5;和师弟在一起+60)】

    【杨伟

    所属门派:五莲剑宗·外门弟子

    年龄:25

    属性:悟性1,体质1,潜力2,灵力2,定力2,机缘1

    修行功法:一字决

    习得技能:无

    境界:练气期(120/1000)

    心情:20(基础心情值+50;刚下过雨路面太烂-20;一直没有人来-10;师父又让我跑腿-10;有点冷-10;被师兄训斥-5)】

    这世界共分三界,人界,灵界和九离。

    人界就是神州,共分九州,河图只知道苍山所在叫做南洲,但是这五莲剑宗在哪里,河图就不是很清楚了。

    面前那个叫做杨伟的年轻人,已经不耐烦的找了块青草地盘腿坐了下来,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块饼啃了起来。

    “看穿着打扮,应该是五莲剑宗的外门弟子,但到底是不是来寻仇或者讨债……”

    河图正进行着分析的时候,余光撇到了蹲在身边的清明小师妹,愣住了。

    清明小师妹的状态栏,心情那一栏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饿了,想吃-50】

    原本还有八十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晴转多云,只剩下三十了,原本就够冰冷的表情,现在已然下起了暴风雪。

    那个杨伟一边坐着啃面饼,还一边说:

    “师兄,都这么久了也没有人来,这太琼门怕不是早就被灭门了吧?你看这山门破败的,哪像是仙家门派。

    我之前就听宗门内的师兄弟们说,数十年前神州大地有魔窟长老出没,出手灭了几个小门小派,太琼门怕不是几十年前就被灭了吧?”

    刘产也是有些踌躇,按理来说自己已经敲过护山大阵了,就算是让筑基期的弟子来查看护山大阵,这个时候也该跑到了吧,但这太琼门到现在都没半点动静。

    这还不是最古怪的,原本按照常理来说,山上若是有仙家门派,山脚下的村镇必定繁华无比,因为必定有无数凡人前来拜山,无论是平民布衣,还是达官显贵,都想着能有一丝半点的机会,触摸那虚无缥缈的长生之道。

    但这苍山脚下,别说村镇了,连个活人都没见到,就连那条环绕苍山的大河,他们都是往上游跑了好几十里地,才找到能够渡河的渡口。

    河口摆渡的村民,一听询问苍山的事情,那都是连连摆手,脸色苍白唯恐避之不及,嘴巴里连连说“天怒!天怒啊!”,随后就是半个字也不愿说了,就好像这苍山上有什么怪物,说了自己今晚必死一样。

    搞的他们渡河之后,又花了两天两夜才走到这里。

    “难道几十年前,魔窟长老真的来过这里,顺手把太琼门灭了?但这护山大阵还在啊……”

    刘产一脸迷糊,自言自语,再看看破败的山门,心里已经在想着回去怎么跟师父汇报太琼门有可能被灭门这件事情了。

    “师兄,即便护山大阵还在,那魔窟长老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使用神通潜入进去,杀光了太琼门上上下下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来,也不是不可能。”

    杨伟已经将一块面饼几口吃完了,嘴巴里的东西还没吞下来,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里了。

    他打了个哆嗦继续说到:

    “我看我们还是走吧,这苍山邪乎乎的,这大白天的都让人觉得潮湿的很,冷的紧,定是魔窟长老妖力未散,成妖山了,赶紧走吧,赶紧走吧。”

    刘产也点了点头,等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人来,这还是主动敲了护山大阵的情况下,看来没必要继续在这里等了。

    两人转身就打算离开了,不过身后传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声:

    “两位可是五莲剑宗来的道友?来我太琼门,有何贵干?”

    杨伟和刘产被声音吓了一跳,两人互望一眼,随后赶紧转身,就见到穿着日月阴阳袍的甄河图正从台阶上慢慢的朝着山门这里走过来,在那河图的身后,隐约还跟着一个小人影,那当然就是他的小师妹清明了。

    不过杨伟和刘产都并未在意没有露脸的清明,他们此时正一脸恭敬的望着走过来的河图。

    光是看河图那一身衣衫,虽然做工不怎么样,但那样式,图案,不是长老也是堂主,定然在太琼门内有名有姓的。

    再看河图那气魄,那走路姿势,不紧不慢,从上到下突出一个字——稳。

    还有那风轻云淡的表情,虽然没有白胡须,但也是浑身上下仙风道骨,透着仙气。

    那股子仙气,就连他们师父,五莲剑宗青莲峰主的身上,也没有见到过的。

    修真界里,看修士的实力,不能光看长相,有的长的很年轻的,可能已经是活了几百年的元婴期老怪了;有的满脸皱纹,白胡子花花的,可能是练气八十年还没到筑基期,今生基本无缘仙途,筑基到死的失败者。

    河图是什么境界?

    八百多万的练气值,让杨伟和刘产压根就看不透。

    不仅如此,就凭这练气数值,河图那已经是练气中的战斗机,杨伟和刘产这两才一百多的练气小辈,在八百多万的练气大能面前,那是吃灰都不够格的啊。

    光是这一副气派,就已经把杨伟和刘产给唬住了,河图那浑厚的练气值,压的杨伟和刘产那是大气都不敢喘。

    两人赶紧恭恭敬敬行礼,不敢有半点怠慢。

    “回仙长,我两是奉了师父的命令,从五莲剑宗赶到苍山,特意来邀请太琼门,参加我派冬至日举办的异宝大会。这是我派掌门,亲自写给天重真人的信件。”

    年纪小一些的杨伟,已经颤抖着手开始在师兄刘产的包裹里摸索了,看上去是在摸那封信件。

    在他心情那一栏已经激动的爆表:

    【见到太琼门真人+100;真人没有赏赐仙丹灵药-50】

    不过比起杨伟的激动不能自己,年长些的刘产反倒是显得更加的稳重一些,他胳膊肘一夹,把包裹就夹紧了,上前走了一步,顺便把还想掏他包裹的杨伟甩开。

    刘产拱手作揖,面带着笑容就问了:

    “晚辈乃是五莲剑宗青莲峰第十代弟子,刘产。师父千叮咛万嘱咐过,信件务必送到太琼门掌门天重真人手上,敢问仙长……”

    “天重真人是我师父,他老人家出门云游去了,你把信件交给我,是一样的。”

    河图面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随手一抬,说到:

    “两位为了一封信远道而来,我太琼门也不能怠慢两位,我这里正好有一颗刚刚炼制好的灵丹——定谔丹,乃是猫妖内丹所制。

    可以赠送给两位,希望能在两位小友的成仙路上,助你们一臂之力。”

    “定、定什么?”

    杨伟小声的看向刘产,刚才河图虽然说了一遍,但是那丹药名字实在有点拗口,最关键是没听说过。

    “仙长说的是定谔丹!”

    刘产又对着杨伟复述了一遍,这次杨伟听清楚了。

    两人都是一阵激动,之前心里就在想着,这一次拜访太琼门,不知道能不能遇到修仙大能赠送点什么丹药法宝,没想到竟然就真的盼到了。

    至于刘产原本心里还有点怀疑,这位走到山门来的仙长的真实身份,现在那点疑虑是完全打消了,对方都要送自己仙丹灵药了,还怀疑什么啊?

    “谢谢仙长!谢谢仙长!”

    刘产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满脸写的都是高兴,他没有注意到身后杨伟略微的心理变化,已经将包裹里的信封恭恭敬敬的递了上去。

    【被师兄抢先了-20】

    伸手接东西这样的杂活,怎么可能让河图来做呢?一直站在河图身后的清明走了出来,上前几步,伸手穿过护山大阵,将刘产双手奉上的信件接了过来。

    刘产和杨伟初看到走出来的清明,都是楞了一下,清明长相可爱甜美,但却有股冷若寒霜,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虽然是小女孩,却已经有了一股得道女修的感觉。

    这才多大的女娃啊,就已经有了如此底蕴了?!

    这太琼门,看着挺破,原来是深藏不露啊!随便一个下山来查看的女娃,都有这般的实力,那在山上没下来的那些真人仙长们呢?

    难怪师父一定要写亲笔信让我们送过来,现在才算是明白了。

    “把包裹拿来吧。”

    就在刘产将手中的信件递给了清明,河图在后面又命令道。

    刘产慌忙将自己的包裹也递给了清明,随后有些不安的站在原地,看着信件和包裹都被递到了眼前甄锦铭真人的手上。

    河图眯着眼,打开包裹,抬手在里面一阵摸索,甚至连宽大的袖子都塞进去了。

    好一会河图才收回手,然后将包裹重新系起来,朝着刘产一抛,正好落在刘产的手上。

    刘产正要拆开包裹,却听到河图悠悠的声音传来:

    “定谔丹,乃猫妖灵丹炼制七七四十九月方才可成,自有它特殊的地方。遇光而化,遇水而消,遇风则灭。

    我已在你的包裹上施了法,你若是现在打开只会白白浪费一颗灵丹。”

    “仙长,那我们何时才可以拆开包裹?”

    刘产急切的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有缘者自可得。”

    河图说完转过身,带着清明就往回走。

    “仙长!”

    身后的刘产激动的喊道:

    “敢问仙长尊号,我师兄弟二人,日后若能得道,定然感谢仙长今日大恩大德!”

    只见河图和清明的身影已经悄悄隐没在云雾之中,只有声音自云雾外悠悠传来:

    “仙长谈不上,我道号锦铭。”

    声音由近转远,到最后已经犹如云端飘来一般。

    高!实在是高人风范!

    刘产内心已经崇拜的五体投地了,虽然锦铭仙长看上去很年轻,但光是锦铭仙长那一身掩盖不住的灵气,就不是一般修士能有的。

    估计都已经到了化神,不,合体期了吧?

    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包裹里,那颗神乎其技的灵丹,楞了一下。

    我干粮呢?那么大一包,刚才还在那的!

    ————————————

    按理来说,河图是不应该走出去冒险,拿空气换那两个五莲剑宗外门弟子的干粮的,但看到身边清明小师妹的心情变化,河图也就觉得值了。

    不得不说,肚子饿了,吃什么都好吃。

    刘产包裹里的干粮也不算多,三张大饼,河图吃了一张,清明小师妹吃了一张,剩下一张,两人都没舍得吃,放到包裹里,商量着明日弹尽粮绝,下山乞讨,不是,下山接受供奉的时候再吃。

    至于那封五莲剑宗掌门人写给师父天重真人的亲笔书信……

    河图双手合十,对头顶拜了拜,随后拆开了信件。

    凑在河图边上,正张着小嘴一口一口吃饼的清明,也在看着信件,当看到信件开头写着【天重师兄】四个字的时候,她开口问到。

    “五莲剑宗掌门人,和我爹爹是师兄弟关系?那五莲剑宗的掌门人,岂不是我们师叔吗?”

    “听师父说过,我们太琼门以前也有不少弟子,只是夺天决太挑人,很多弟子在门外的时候就被刷下去了,后来就只剩下他一个了,我估摸着这五莲剑宗掌门人,是不是当年被刷下去的。”

    河图继续看着信,内容也很简单,就是寒暄一番之后,希望天重师兄能够带着太琼门的天材地宝,出席冬至日在五莲山举办的异宝大会。

    “掌门师兄,什么是异宝大会?为何要邀请我们?”

    清明小师妹虽然一副冰山的样子,但她还是有这个年纪该有的好奇心的。

    “哦,就是五莲剑宗喊大家一起去他们那边赶集,叫我们也去,最好能带点好东西去那边跟别人以物易物什么的,顺便拿他们宗门的宝贝,在大家面前炫耀炫耀。”

    河图尽量用通俗易懂的解释对着清明小师妹这样说到。

    清明小师妹点了点头,将手里最后一块饼也都吃掉:

    “那掌门师兄想去参加吗?”

    “你想去吗?”

    河图笑着问到。

    他本来以为清明小师妹会说出“掌门师兄去,我就去。”这样可爱又满分的回答,哪想到清明只是一脸冷冰冰的模样,说到:

    “我是在问掌门师兄,掌门师兄又问我做什么?”

    河图一时之间有些错愕,正要说话,外面的天色,却忽然的暗了下来。

    屋外,一片片黑压压的云团由四面八方聚集而来,天空更加阴沉,像是铁块一般的黑云,连接到了一起,像是铁笼一样,将整个苍山笼罩其中。

    有紫色的光芒,隐隐闪烁其中,发出沉闷的响声。

    河图和清明一同看向屋外,河图一脸凝重,清明倒是稀松平常,只说了一句:

    “又要下雨了。”

    (大家元旦快乐!每日固定更新时间,凌晨十二点,中午十二点。如果有加更,晚上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