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一章 太琼门掌门(元旦快乐,新书大吉)
    嵯峨黛绿的群山,蜿蜒的长河如同盘蛇环绕山脚,两岸万木峥嵘,湛蓝辽阔的天空中,缥缈的几缕云恰好构成了一幅雅趣盎然的淡墨山水画,又像是画着一个睡意未醒的仙女,披着蝉翼般的薄纱,恰似腾云而起,一副鸾姿凤态。

    在这巧夺天工的壮丽景象之中,却落着一座破败的山门,山门虽破,字迹却依然清晰可见——太琼门。

    话说这太琼门就坐落于神州大地所含九州之中,南洲偏远的苍山之巅。

    虽名不经传,山门也破,却也是货真价实的修仙门派,沿着台阶一路向上,三两房舍落在山头,虽外观简陋,但云雾缭绕之间,倒也有十足的仙家气派。

    其中一座建在最高处的房舍里,一个束发的青年,穿着一身浆洗的有些发白的修行衣衫,盘腿坐在黑色的蒲团上。

    此人虽然看着年轻,却正是太琼门现任掌门人,名叫甄河图,师父给他道号——锦铭。

    寓意修行路上锦绣华美,拥有美好功德,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在河图的身前,摆着一方缺了一脚的案台,缺了脚的地方用石头垫着,也算是稳当,案上放着一个小香炉,小香炉中的燃香早已燃尽,只留下一炉子的灰。

    此时,河图正闭着双眼,低垂着头,发出深远而悠长的呼吸声。

    “掌门师兄,快醒醒。”

    清脆的喊声,让正闭目养神的河图微微的睁开了双眼,河图的面前,站着一位素衣缟裤的小女孩,约莫十岁的模样,螓首蛾眉,明眸齿白,眉目间却又冷若寒霜,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一点也没有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烂漫,倒像是历经人间沧桑疾苦,早已看破红尘。

    河图倒没有因为这个小女孩的神色,而觉得有何不妥,他清了清嗓子,悠悠问道:

    “清明师妹啊,是师父回来了吗?”

    清明恭敬的站在青年的身边,虽然脸上冰山模样,却还是说到:

    “我爹没回来,我是来跟掌门师兄说一声,米缸没米了,今日午饭做不了了。”

    河图一听,慌张神色一闪而过,但他很快镇定下来,吸了口气,坐在蒲团上挺直了腰杆,勒紧了裤腰带:

    “师父云游未归十周年纪念日时,我就早已料到,我门必有此劫。幸亏我一直喂养着师父留下的护山神兽,十年间不离不弃,今日我太琼门逢此大难,正是用它的时候,养它千日用在一时啊。师妹,去烧锅开水,师兄我亲自去给神兽刮毛。”

    “掌门师兄。”清明停顿了一下,还是说到:

    “护山神兽它……它跑了。”

    “什么?跑了?!”

    这下子河图没办法坐住了,他赶紧从蒲团上爬了起来,连声问道:

    “怎么跑的?何时跑的?师父云游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照顾好护山神兽,我好吃好喝供着,半根毛都不敢让它掉,昨天我才给它做了全套马杀鸡,今天怎么就跑了?”

    清明倒是没有掌门师兄那么的着急,开口道:

    “应该是昨夜咬断锁链,连夜逃走的。”

    “追,天涯海角也要追回来,它那么肥,跑不远!”河图站起身,就要出去,清明抢先一步说了:

    “前几日雷雨,足迹到现在还未消,不过掌门师兄不用追了……”清明说到此处,犹豫了一下,随后抬起小手,指了指屋子外面:

    “掌门师兄,你还是自己看吧。”

    河图看到清明犹豫的样子,顺着她白嫩嫩的手指,走出了屋子外面。

    河图带着清明,走过打扫干净,用砖块铺就的院落,很快就来到了原先锁着护山神兽的后院。

    后院里,一块巨大的石头放在中间,石头上绑了一圈的铁链,铁链有些生锈,但看那铁链有清明小师妹小胳膊那样的粗,还是能够看出来是非常结实的。

    不过结实的铁链,现在已经从中间断开,河图走过去,蹲下身子,从断开的切口来看,确实是如同清明小师妹说的那样,被神兽自己咬断的。

    而在石头的边上,有一连串清晰可见的大脚印,一路朝着前方前进,河图看了看那个方向,心下一凝,有点不好的预感。

    他站起身,顺着大脚印一直走,直到来到了一处悬崖峭壁,才停了下来。

    而那个脚印也在这里停了下来,不过只是短暂停留。那脚印似乎在悬崖的边上踌躇良久,在悬崖边上绕了一圈又一圈,脚印叠加在一起,把泥土踩的稀烂,随后就是两个重重踩下去的脚印,按照一般的推理逻辑来看,这两个脚印应该就是神兽最后起跳的时候留下来的了。

    光是从脚印来看,就足以看得出来,护山神兽起跳之前,内心的彷徨与犹豫,以及最后那一刻的决绝。

    河图探头从悬崖边望了出去,一眼望去云雾缭绕,根本看不到底,不会腾云驾雾或者御剑飞行的,从这掉下去,绝对就一个“死”字。

    河图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神兽啊神兽,你究竟是种了什么因,才得了这样的果啊。”

    清明小师妹在河图的身后,斜眼望了望他。

    “十年了,畜生也该有感情了。哎,这畜生,自己活够了,说跳就跳,连个尸骨都不留,压根不管活着的人,是何感受,处境有多么的艰难……”

    河图带着伤感的语气说完,心下一横,不再理睬眼前的悬崖峭壁,头也不回的就往回走。

    “掌门师兄,我们去哪?”

    清明小师妹没想到掌门师兄如此快就从悲伤中恢复过来,她看到掌门师兄转身离去,赶忙迈开脚步,紧跟了上去,还尽量让自己的脚印和掌门师兄的脚印重合在一起。

    后院太泥泞,掌门师兄脚踩过的地方,烂泥比较结实,鞋子不容易脏。

    “没办法了,下山找户人家接受供奉吧,虽然师父常说,我辈修仙之人,理应一心修行,不应与凡人有过多接触,以免徒增因果,亦对修行无益,但是师妹啊,完全宅在家里,对我们身心也不好,再说了,饿着肚子,心情就不好,心情不好就影响心境,心境一乱,就容易生心魔,到时候可就不是小事情了啊。”

    河图一边走着,一边对着清明这样说着,人已经到了一处草庐前了,他身后的清明小师妹似懂非懂的点着头,但还是有些担忧的说到:

    “但爹爹嘱托我们,不要拿山下村民的一针一线……”

    “这话说得,我们下山是去接受供奉,怎么叫拿呢?我们是受,受你明白吗?”

    河图一番解释之后,清明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河图已经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摆放着几个大箱子,大多是打开着的空箱子,只有一个箱子是上着锁的。

    河图拿出了钥匙,小心翼翼的开了锁,推开了空箱子,箱子里就放了一本书,一件袍子,一块金灿灿的石头,还有一把短剑。

    河图只看了一眼那几件东西,那些东西的边上就显出了详细的讯息:

    【太琼门秘籍·夺天决

    太琼门镇派秘法,非机缘深厚之人不可修炼。通晓此法之人,可夺天运为己用,正因如此,入门极为艰难,机缘深厚之人筑基个百八十年亦是稀松平常之事。天劫之时,尤为凶烈。

    修行要求:机缘10

    品阶:神物】

    【太琼门掌门服·日月阴阳袍

    原材料:麻布

    品阶:普通】

    【太琼门密宝·寒织云上天

    原材料:玄铁

    法宝威力:88

    法宝属性:水

    最低使用境界:结丹期

    品阶:精品】

    至于那块金灿灿的石头,师父说,那是某块颇有灵气的石头炼制而成的。

    那是师父的宝贝,他没事还哈口气擦一擦,但河图很少碰它。

    【太琼门秘宝·乾坤石

    原材料:古猿的粪便化石

    法宝威力:30

    法宝属性:土

    最低使用境界:筑基期

    品阶:精品】

    河图看着眼前的东西,思绪不禁飞回了二十年前,自己在公司加班后一觉醒来,光着屁股来到这个充满灵气的世界,当时就穿着尿布躺在太琼门祖师牌位跟前、

    师父不仅没有一招掌心雷结果自己,反而收自己为徒,成为太琼门唯一的弟子,一把虫子一把虫子把自己喂养长大,嘴巴里说着:

    “锦铭啊,修行我门夺天决,就算是机缘如你这般,少说也要练气四五十年。

    来,先把这些虫吃了,这都是为师积攒了多年的宝贝,专为练气而准备,这些宝贝可让你大大缩短入门练气的时间,最多五年,便能突破境界,开始筑基,再难吃你也得吃。”

    说实话,如果不是河图一来到这个世界,眼里就能看到这些东西的详细解释说明,就跟玩游戏一样,连效用都能看的明明白白,河图是绝对不会吃的,就算它们都是鸡肉味。

    吃的都是什么?

    【五行虫:生长在灵气充裕之地,修真界不可多得的灵虫,普通人吃了,可延年益寿,寿命加0.1,吃多了甚至可以一窥天道,练气值加50点。】

    那种黑不溜秋,还带倒刺甲壳,几个爪子张牙舞爪的,裹点面粉,放油锅里炸一下……真香!

    这种能看清物品属性和效用的超能力,河图是从来没跟师父说过的,谁知道自己说出来之后,师父会不会大喊一声“妖怪!”,然后一个掌心雷把自己劈死?

    不仅仅是看清物品属性和效用,就连看人,河图也能将这个人看得清清楚楚,就跟看属性面板一样,比如身边的清明小师妹。

    【清明

    门派:太琼门·内门弟子

    年龄:11

    属性:悟性12,体质8,潜力10,灵力10,定力10,机缘10

    修行功法:夺天决

    习得技能:无

    境界:练气期(722/1000)

    心情:80(基础心情值+50;雨后的一天+10;没米揭不开锅了-5;练气练功一小时+5;掌门师兄又偷懒睡觉-10;肚子饿-10;神兽逃走了+20;爹爹没有回来的第十年-10,不想理任何人除了掌门师兄+0,和掌门师兄在一起+30)】

    先不管这傻孩子一天到晚在想什么,就光这个属性来说,跟师父的一对比,河图觉得是师妹很厉害,除了体质那一项略微薄弱之外,从属性表的形状来看,清明小师妹绝对是标准的六边形战士,尤其是悟性,已经破出表格了。

    顺带一提,河图还能看自己的属性表,不过比起小师妹的近乎完美的六边形,大部分属性就有点寒碜了。

    悟性4,体质3,潜力3,灵力2,定力1——

    机缘99!

    一开始河图是很高兴的,虽然自己的属性表不是漂亮的六边形,甚至有点瘪,但也算是斜出来的一把利剑,伸出来的还不少,直接破格到99的……

    河图觉得自己定然是天命之子,地上捡个桃子都是天上掉下来的蟠桃!不用修炼,吃米饭十几年也能吃成个大罗金仙,人间老怪什么的。

    但是二十年了,别说蟠桃了,喝水有时候都塞牙缝,筑基进度更是奇慢无比,没有尽头。

    师妹马上都可以突破练气,进入筑基,能感悟天地灵气,正式成为修仙一族,而河图自己的境界呢?

    练气期(8585520/????)。

    八百多万是吃五行虫吃的,剩下520是河图勤修苦练二十年练气来的。

    不过后面这个问号什么意思,跟我开玩笑呢?

    吃五行虫吃了整整十年,都没突破练气期,按照师父的说法:

    “就算是头猪,吃个十年也能成精了!”

    最后连师父都丧失理智了,丢了个不知道哪里带回来穿尿布的小师妹给河图,硬说是自己女儿让河图好好照顾,教她练气修行,还正式任命自己当太琼门掌门,负责管教门下唯一一个弟子,狠心丢下十岁男童和一岁女童,人就出去了。

    说是要去找五行虫批发商讨还公道,花了大价钱买的五行虫全是假货,这忍不了。

    这一走,十年未归,没有半点音讯,多半是被批发商砍死了。

    毕竟修真界,表面和和气气,一口一个道友,仙友的,今天我到你家办个大会,明天你来我家吃个便饭。

    但是背地里拉帮结派,他这个门,我那个派的,你还有个洞,从掌门到堂主,组织严密,分工明确,马仔众多,为了抢占山头,争个灵土灵水什么的,经常性的聚众斗殴,杀人夺宝。

    放河图前世那个年代,扫黑除恶一个都跑不了,起步十年。

    区别是别人用刀棍,这些人用法术,用法宝,没事还放灵兽咬人,更加穷凶极恶。

    听师父说,经常性的几十上百个修士聚在一起打群架,数不清的法宝漫天飞舞,法术就跟不要钱一样当弹幕直甩,还嫌左侧弹幕太薄。

    唉。

    说实话,河图别无他求,做梦都想着突破练气,进入筑基期,到时感悟天地灵气,光喝西北风,晒晒太阳进行下光合作用就能活,连饭都不用吃了,彻底解决温饱难题。

    正式踏入修真一族,也不求成仙了,起码别这么熬人了,都八百多万多练气值,还在练气,太熬人了。

    然后照着秘籍学会使用那块乾坤石,御粪飞行,出去找师父,丢人是丢人了点,但师父毕竟对自己有恩,当徒弟的,还是要让他老人家入土为安。

    河图倒是想御剑飞行,踩那个【寒织云上天】,不光是名字拉风,连外形也很拉风,奈何最低使用境界是结丹期,筑基都没到就别想结丹的事情了。

    河图这边正想着自己拉风的踩着【寒织云上天】,腾云九天之上,衣袂翻飞,身后一群女修不知羞耻的追逐着自己,自己还一脸嫌弃的直摆手,表示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怎能被她们随便玷污,让她们速速离去莫要纠缠的时候,身边的小师妹略显急切的喊道:

    “掌门师兄,掌门师兄!”

    河图回过神来,正要解释自己是在思念师父,没有发呆,却听到耳边风铃声大作。

    那些挂在房梁上的风铃,无风自起,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

    是谁在敲山门大阵?

    (元旦快乐,祝万事如意,阖家欢乐,心想事成!每日固定更新时间,凌晨十二点,中午十二点。如果有加更,晚上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