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二十一章 窫窳(求月票推荐票)
    河图仰起头,叹息了一声。

    清明在边上安安静静的看着,河图将信件拿出来,和其他的十二封信件放在一起。

    然后又将木盒包裹好,重新放回砖块下来,又将砖块盖上。

    河图起了身,沉默的带着清明出了太琼门祖师殿。

    殿外,嬴千古和神兽天熊望着走出来的河图与清明,就听河图语气坚定的说到:

    “走,上蜀山。”

    ——————————

    蜀山位于东南越州,傍着一条蜿蜒大河。

    此时已日落西山,余光横照之下,蜀山如同一条直上云端,腾飞而起的巨龙一般。

    蜀山上有仙门,山脚下自然而然的就有一座繁华的城镇。

    平日里,小镇的居民偶尔也能见到蜀山的仙长们飞来飞去,但今天,蜀山的仙长们,飞的次数和人数,明显较之以前,要多得多。

    一个个就好像是,如临大敌一般。

    蜀山逍遥宫的山门前,罕见的看到逍遥宫掌门人奔雷真人,亲自站在山门的地方。

    他正在烦躁的来回踱步,不断的蜀山逍遥宫的弟子,被他派出去打探情报。

    站在边上的紫阳真人,此时走了出来,对着他的师父奔雷真人说到:

    “师父,您勿要急躁,算算时间,甄掌门也差不多该到了。”

    奔雷真人看向紫阳真人,问到:

    “甄掌门真的说了,他从咸阳离开之后,就来我们蜀山?”

    紫阳真人点了点头,说到:

    “上次在秦国咸阳时,甄掌门确实是这么说的,他好像要来我们蜀山找一样东西,至于找什么,甄掌门没有说。”

    奔雷真人点了点头,但要他回去门派里面等,这怎么可能嘛!

    人家是在世仙人,既然在咸阳的时候,都跟紫阳真人和赤霞仙子说了,离开咸阳之后,就来蜀山。

    在世仙人说的这么清楚,自己要是不早早的出门迎接,甄掌门来了,见到没有人迎接,那岂不是怠慢了仙人?

    奔雷真人那个悔啊,之前在五莲剑宗时候,在天宫时候,就因为自己看走了眼,没看到甄掌门的真正实力,差点都要出手去抢夺清明,也幸亏是手下弟子们拦着,不然可就要闯出大祸了。

    现在人家甄掌门说要来蜀山借样东西。

    这样的人情,那是说什么都得做的!

    不管在世仙人要什么,那都借,就算是在世仙人要蜀山掌门,额,这个好像不能借。

    就在奔雷真人想着要好好的款待甄掌门的时候,就见到天边,飞来一束火光,好似一个巨大的火球砸了过来。

    那当然不是什么火球,而是御宝飞行的修士,因为飞行的速度太快,所以才会与空气剧烈摩擦,导致的火焰。

    能做到这一步的,只有化神期以上修为的修士,才有可能。

    而在蜀山周围敢这么飞的,蜀山逍遥宫的弟子肯定不是,那就只有一种可能,甄掌门来了!

    来人也确实是甄掌门,他看了历代掌门写的信件,尤其是师父天重真人写的信件之后,那是浑身上下,热血沸腾。

    若不是没能力上仙界,那是恨不得能够直飞仙界,将师父救出来,然后跟师父一起壮大仙门。

    那就跟灌了好几天的心灵鸡汤差不多。

    当时脑袋瓜里就在想,这蜀山逍遥宫要是不识相,不把夸父的左脚拿出来的话,说不得要把他蜀山从上到下搅个天翻地覆。

    不过路上就冷静下来了,这样蛮狠不讲理的想法,当然也就没了。

    河图从苍山出发,前往蜀山,全力飞行之下,连一天的时间都不到,竟然就已经看到蜀山了。

    要是寻常的御宝飞行速度赶路,那少说也得有个三五天的。

    大老远的就见到有一众的修士们,聚集在蜀山脚下的山门处。

    河图一看就明白了,定然是紫阳真人与赤霞仙子两人,从咸阳离开之后,将自己要来蜀山的事情告诉了奔雷真人。

    说实话,当时河图也没多想,就是跟两人说一声,打一下招呼,免的突然造访,让人无所准备。

    却没想到他们是这样准备的。

    远远瞧见奔雷真人以后,河图放慢了速度,稳稳的将砖头一横,随后从砖头上跳了下去,拱手道:

    “太琼门掌门人甄河图,见过奔雷真人。”

    奔雷真人本想先行行礼的,没想到河图居然这么客气有礼貌。

    河图倒不是做作,自己毕竟是客人,对方是主人家,更何况自己是来借走夸父左脚的,客气点,那是很应该的事情。

    “甄掌门太客气了,来,快快有情。”

    奔雷真人当然不可能让河图走着上去的,他早就为河图准备了代步工具了。

    就见到有人领着一只古怪的动物,那动物长得像马,伸长足有两三米,马头通体白色,鼻子上还有红色的纹路,一对巨大的如同鹿角一样的长角向上伸出。

    初此之外,还长着如同老虎一般的斑纹就,从上到下,最亮眼的地方,就是它的尾巴,通体火红,如同尾巴着了火一样。

    那古怪的动物拉着一辆华丽的马车,显然这就是蜀山逍遥宫为河图一行人准备的代步工具了。

    嬴千古看到这只古怪的动物,脱口而出的问道:

    “这是鹿蜀?”

    问完才觉得不妥,以她的修为身份,在这种场合之下,哪能说上半句话?

    但奔雷真人显然心情不错,更何况嬴千古是河图带来的人,自然不可能会对她耍什么脾气,笑着说道:

    “小道友见多识广,没错,这就是灵兽鹿蜀,乃是杻阳山上的灵兽,为年轻时候在杻阳山上修炼,恰巧碰到此兽,顺手就带回来了。”

    奔雷真人说的轻飘飘的,实际上暗地里把自己吹了一把。

    不管怎么说,鹿蜀也是灵兽,更是瑞兽,传说中,披上这鹿蜀的皮毛,以后就能多子多孙,至于是不是真的,那就不清楚了。

    修士们经常当单身贵族,谁又会去真的关心这等事情啊?

    蜀山逍遥宫拿出鹿蜀拉马车,已经展现出了充分的诚意,河图当然不会浪费奔雷真人的好意,谢过之后,上了马车,清明与嬴千古,紧跟着是天熊。

    河图都快被挤到门框上了。

    奔雷真人有些尴尬,他没想到神兽也会上车。

    这玩意一般不是跟着主人后面跑的吗?

    但此时也不好说什么,前面有人喊了一声:

    “鹿蜀,我们走!”

    那鹿蜀就跟能听懂似的,跑起来了。

    却见那鹿蜀并非是在地上跑,而是抬起蹄子,竟直接腾空而起,周围有灵气聚集,好似腾云驾雾一般。

    身后蜀山逍遥宫的一众修士们,也跟着一起御宝飞行了过来。

    一路欣赏着蜀山美景,河图众人坐在马车上,就去了到了蜀山上的逍遥宫大殿了。

    作为越州正道魁首,蜀山逍遥宫的门派风格,那是别具一格,简单来说,云里雾里,充满仙气。

    大殿建在最高处的云雾之中,和九仙门中禁飞不一样,在蜀山,你随便飞。

    马车停在了正点门口,河图下了马车,抬头就见到那朱红大门上,挂着黑色的牌匾——

    【逍遥殿】

    周围站了一排排的蜀山逍遥宫的弟子,从衣服和服饰来看,很容易就能分辨的出蜀山逍遥宫弟子们的修为身份。

    着排场,就差一人拿个小旗子,喊“仙长好!”“仙长辛苦了!”

    如果能喊一次的话,其实河图也不拒绝的。

    进到装饰奢华的主点,奔雷真人拍了拍手,很快就有好几个女弟子,一人端着一盘丹药,拍成行的走了过来。

    奔雷真人笑着指着第一个女弟子端着的盘子说到:

    “这些都是我蜀山秘制灵药,在别处,可是绝对得不到的,比方说这一瓶,若是长期服用,能让结丹之时的金丹少说上升个下半层,还有这个……”

    河图看着后面排的长队,这要是全都介绍一遍,天都要黑完了!

    “奔雷真人,实际上,我这次来蜀山,是有一事相求的。”河图看着奔雷真人问到:

    “我要去蜀山禁地寻一物,还望奔雷真人允许。”

    奔雷真人听到河图这么说,神情一愣,随后对着那些排队送丹药的女弟子们挥了挥手,河图看着那些女弟子们,端着盘子,离自己远去。

    痛心疾首。

    就听奔雷真人感慨的叹了一口气,说到:

    “甄掌门,禁地之所以为禁地,那就是谁都不能进,别说是甄掌门,就算是我这个蜀山掌门,也是绝对进不得,这是自蜀山逍遥宫祖师以来,传下来的规矩,还望甄掌门理解。”

    奔雷真人说着话,有弟子奉上茶水,但河图哪有心思喝茶,问到:

    “这是何道理?难道那地方一踩,蜀山灵气能消了不成?”

    奔雷真人感慨一句:

    “甄掌门有所不知,我蜀山禁地,乃是上古封神之战时就有,四周有大阵结界,就算是在世仙人,也进入不得。

    我蜀山祖师,当年在此地开宗立派,也是得了仙人指点,要在此处守着那禁地,以防有歹人进入其中。”

    河图眉毛一扬,面色不悦,旁边一个长老赶忙接着说道:

    “当然,掌门的意思,不是说甄掌门是歹人,而是这禁地,我们是真的进不去,甄掌门若能进得去,掌门想来也不会推辞的。”

    他这话说完,奔雷真人就要说话了,看他吹胡子瞪眼样子,都能猜到,他肯定是想说“能进也不能进的!”。

    但边上一众长老弟子们,赶忙拉着奔雷真人,使眼色的使眼色,神识传音的神识传音。

    那河图当然看的清清楚楚,全都在劝奔雷真人要摁住脾气,不要激动。

    别拿在世仙人不当仙人啊!

    倒是边上一个长老,为何缓和气氛,说到:

    “说起来,甄掌门要找什么东西?”

    河图也不隐瞒,坦白到:

    “夸父的左脚,大东海的龙王说,在你们蜀山禁地,我就来这取了。”

    蜀山逍遥宫的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的,从表情就看得出来,他们压根就没听说过夸父的左脚。

    “其实,我是知道这禁地里面,关押着上古凶兽。”

    河图拱手笑道:

    “你们蜀山,每百年就要耗费大量的天材地宝和灵气,去补充那禁地结界,若是我能一劳永逸的帮你们解决禁地里的凶兽,能为你们蜀山省去多少精力。你们带我去禁地,我若能进得去,你们再修补大阵就是。

    我打不过凶兽,死在里面,是我自己没本事,与你们无关。”

    河图说这么多,当然是因为刚才看到了蜀山众人心神传音的话。

    但旁人不知道河图能看到这么多啊,一时之间都有些犹豫。

    倒是奔雷真人一拍桌子,爽快道:

    “好!我早就看那禁地不爽,甄掌门是在世仙人,若是真有本事,解决那凶兽,别说夸父右脚!就是夸父——”

    奔雷真人一顿,又说到:

    “我也给不了,但送甄掌门一些蜀山灵丹还是不成问题的。”

    河图看到奔雷真人这么爽快,站了起来:

    “事不宜迟,我们走!”

    河图与奔雷真人都是雷厉风行的人,既然谈妥了条件,大家一拍即合。

    蜀山禁地,离的大殿也不是很远,就是蜀山中的一处谷地,面积还是很大的。

    等到了地方,河图就见到那布置在禁地的大阵了。

    名叫【禁地大阵】。

    阵眼1080处,维持阵型所设的天材地宝,光是肉眼可见,就有上万之多,更别提,还有埋在地下,防止凶兽掘地逃跑的。

    而这些天材地宝,每百年就要进行更换,也幸亏蜀山逍遥宫门人众多,还有无上心法,硬件软件都能达标,不然真要被这禁地大阵给活活拖死了。

    河图破阵是没问题,随随便便闭着眼睛破,但要想破了以后,再将阵法复原,那就有点问题了。

    河图没学过阵法结界,光会破,不会立啊!

    倒是清明看了一圈,细细思索一整夜,到了第二天一早,河图刚刚睡醒,就听清明说了:

    “掌门师兄,这阵法我已经会了。”

    但靠清明一人,想要维持这阵法,实在是有点难度,还要金丹修士十八名,各站最关键的十八处阵眼。

    这自然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一切准备就绪,河图用灵气分别按顺序,挪了五处阵眼,那禁地大阵,就豁然消失不见了。

    看的蜀山逍遥宫的修士们,也是啧啧称奇,真不愧是在世仙人啊!

    但这大阵才刚刚消失不见,却听谷底之中,传来一身仿佛哨子音一般的风声,又像是有婴儿啼哭一样。

    阵阵阴风从谷底吹来,竟然连那些修士们,都觉得背后发毛。

    河图对着众人拱了拱手,带着清明踏前一步,进入阵中。

    他本是不想带清明进来这种危险地方,但想要恢复禁地大阵,清明需要在阵中,才能准确找到阵眼。

    毕竟修为有限,若是修为能再高一点,恐怕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那阵阵阴风,还有孩童啼哭的声响,已是越来越近,站在大阵外面的蜀山逍遥宫的弟子们,听到这股声音,不少修为低的人,一个个是面如死灰,甚至腿肚子都打摆子。

    修为高的人,也是紧皱眉头,新生不安之感。

    清明站在阵中,紧闭着眼睛,使用着大卜算术,时不时的报一个地点,一个蜀山修士就过去站住阵眼。

    很快十八个阵眼全都被蜀山修士站住,就听一声:

    “起。”

    那十八个修士共同将阵眼稳住,禁地大阵,又在瞬间开启。

    在阵外的修士们,顿时就感觉不到那阵阵阴风了,但孩童啼哭的声响,却依然存在,而且越来越近。

    但此时听来,却也就那样,没有任何让人心神难定的感觉了。

    隔着一道结界,奔雷真人对着河图拱手道:

    “若是凶兽难驯,甄掌门不要勉强。”

    “一定一定。”

    河图敷衍说了两句,随后顶着阴风,朝着谷底深处走去。

    清明紧跟在河图身后,就听河图在前面说到:

    “明明方才能出去,为何不出去?”

    “我感觉不妙,这凶兽非同小可,我又阵法结界之能,关键时候,也能帮的上掌门师兄。”

    “好。”

    河图也不多说什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默契自然是不用说的,清明能有这个感觉,河图自然也有,光是这股阵阵阴风,就让河图觉得头皮发麻,这是只有天雷时候,才有的压迫感。

    杀天人,战共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周围环境漆黑无比,河图走在清明前面,帮着清明挡了不少古怪声音的影响。

    明明还是白天,周围却已经如同黑夜。

    河图走到一片树林中央,停下了脚步来。

    就听见周围沙沙声音四起,那股啼哭声响,仿佛就在耳畔一样的清晰了。

    清明很快在地上布了一个阵法,手捏印诀,那阵法发动起来,向着四面八方发出光球,那光球飞到空中,将周围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就见到前面一处竟然是一片静止不动的湖泊,而且那孩童啼哭的声响,恰巧是从哪湖泊中传来。

    但方才明明是听到声响主动靠近过来的,河图心有疑惑,一手握住板砖,一手握住桃林剑的剑柄,朝着那湖泊靠近了过去。

    心中不安的感觉开始越来越重,河图一直走到了湖边,聚精会神的看着湖面。

    那精致的湖面下方,却见到一团红色的东西逐渐靠近了过来。

    那是一团像是拨了皮的牛身一样,在脖子上面,挂着的却不是牛脸,而是一张惨白的人脸,那人脸没有丝毫的毛发,眼睫毛和眉毛,全都是光秃秃的,等着一双大的不像话的眼睛。

    “草!”

    河图是什么定力?突然被这怪东西,从湖里这么一吓,哪里还忍得住,逮着砖头,就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对这那张脸就砸了过去。

    【砰——!】

    湖水顿时炸开,有电弧随着四溅的湖水飞舞。

    河图一砖头拍进水里,那孩童啼哭的声音消失不见,那怪物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他正打算好好的看一看,这湖里的是个什么玩意,刚才给吓了一跳,也没有见到这玩意的详细说明,就被拍没了。

    他凑过浑浊的水面,下面什么都看不清楚。

    河图正奇怪着,一张惨白的大脸又一次的袭来。

    这一次。

    那吓人的脸,半径五十米。

    ——————————

    在禁地大阵的外面,嬴千古站在一阵蜀山逍遥宫弟子之间,跟着他们一样,在仔细的看着大阵中的动静。

    但有些人会御宝飞行的,直接的飞到天上去从上而下的观察,嬴千古只能站在地上。

    边上的神兽天熊,从刚才开始状态就有点奇怪,显得颇为烦躁不说,甚至还开始咬起了边上的树皮。

    要知道,这天熊可是非熟食不吃的,更别说啃树皮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这天熊在热身准备战斗一样。

    众人等了一炷香的功夫,也没有见到眼前谷地里有何动静。

    却突然听到一声巨响,随后见到有紫色雷光乍现。

    但那雷光只是闪烁一下,随后没了动静。

    嬴千古有些着急,边上一个女修,叫做赤霞仙子的,倒是对她说到:

    “你随我来。”

    那女修召出仙剑,拉着嬴千古站了上去,正要飞走,天熊也很快的爬到了仙剑之上。

    赤霞仙子带着一人一熊御剑飞行而起,才刚刚到了空中,就又听见一声巨响,比之先前的响声要大了数倍都不止。

    大片的树林朝着中间塌陷下去,一阵狂风在树林之中席卷开来。

    那狂风裹着被连根拔起的大树,撞在禁地大阵之上,发出砰砰的声响。

    但禁地大阵不愧是上古大阵,没有丝毫的损伤,连震一下都不带有的。

    随后便是一声,尖利的让人心颤的尖叫之声。

    嬴千古捂住自己的耳朵,随后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从成片倒下的树林之中,站起来的怪物。

    一张巨大的,看上去有百来米长的惨白人脸,白色的须发围了一圈胡乱飞舞,而在人脸的下面,则是一具剥了皮的牛身,光看那慢慢抬起的身体,恐怕当着怪物站立起来之后,能有数百米之巨!

    “这是什么啊?”

    嬴千古的声音都带着颤抖,她的手止不住得颤抖,甚至连腿都有点站不稳,要不是抓住赤霞仙子的衣摆,恐怕都要摔下去了。

    赤霞仙子脸色有点白,额头甚至微微冒汗:

    “这是窫窳。”

    (大家随便给个一元钱,刷个好看的打赏数!本书又名《战神5:渡劫999次》(滑稽)

    麻烦大家帮我找错别字了,我看到了会修改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