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十七章 太琼门的木盒(2、3/5求订阅月票)
    河图没想到这大乘寺这么上路,这出来的迎接的,乃是大乘寺的主持方丈。

    “有劳方丈了。”

    河图对着眼前的方丈拱手行礼,随后跟着方丈一起进去了。

    至于其他的修士们,虽然也挺想进去的,但人家大乘寺没有邀请,总不能硬闯吧,虽然真闯的话,这大乘寺还真的不一定打得过他们,但甄掌门在这里呢。

    河图跟着那方丈进入其中,也没有人跳出来指着清明和赢千古说什么“佛门清净之地,女施主还请留步”,或者指着天熊腰间的武器,说什么“佛门清净之地,禁止携带凶器。”之类的。

    就和其他的寺庙一样,进入大乘寺的大门,便是一条笔直的通道。

    中央放着一座燃香的小佛塔。

    佛塔中,立着一尊佛像,佛像前还燃着香。

    庙廓绿树环抱,花草簇拥,环境绿化园林景观,做的还是没话说的。

    一路穿过庭院,沿着庙廓路过摆放佛像的大殿,随后继续深入其中,便到了大乘寺的后院了。

    后院佛塔林立,有一片翠绿树林,此时正是下午时分,有翠鸟名叫之声,一片祥和安宁景象。

    不得不说,这大乘寺景色还是挺优美的,适合养老。

    河图一直跟在那方丈后面走到了现在,待又穿过了一道院落宫门,进入新的庙廓里,眼见着那方丈还打算继续走,河图才问道:

    “方丈,其实我来此地,是有一件事情想问一下。”

    那方丈听到河图问问题,稍稍停顿一下,但很快又继续前行,还说道:

    “甄掌门若有事情想说,等到了地方,自然会有人听甄掌门说的。还请甄掌门随我来。”

    那方丈眯着眼睛,如此说完,又继续往前走到。

    好在前面的路也不是很长了,没多久就走到了地方。

    一间单独建在庭院里的小屋子,从外观上来看,就好像杂物间一样。

    但从边上方丈,还有其他僧人的表情来看,这间小屋子里面住的人不简单。

    河图走到了小屋子门口,就听见方丈说道:

    “还请诸位施主,稍稍等候。”

    方丈说完,走上前去,将那小屋的大门打开。

    就见到屋子里,正做着一个披着袈裟的老和尚,那老和尚看上去年纪非常的大。

    河图看了一眼,两百来岁。

    “阿弥陀佛。”

    那个老和尚宣了一声佛号,眼睛仅仅能眯着一条缝了,笑呵呵的看着河图说道:

    “老衲法号渡难,久仰甄掌门大名,今日总算是见到了。”

    河图也对那渡难老僧拱了拱手,随后说道:

    “渡难法师,我们此次前来,是为了寻找夸父的左手。

    晚辈知道就在这大乘寺中,此夸父的左手,对晚辈来说意义重大,还望渡难法师成全。”

    河图说完,那渡难老僧点了点头,说道:

    “你来迟了,那夸父的左手,老衲送人了。”

    河图一愣,急切问道:

    “敢问渡难法师,送谁了?”

    渡难老僧毫不慌张的说道:

    “一个多月前,送给了两位极天魔宫的女施主,魔心老人和仙儿。”

    河图一听,愣住了,倒是边上清明微微蹙眉,火气上来了。

    【又是邪魔妖女-50】

    赢千古那是全身绷紧,被清明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骇到了,虽然这杀气并不是针对她的。

    河图算了算时间,两个月前自己拆了天宫,宰了上任的天人,这仙儿那是马不停蹄就来拿了夸父的左手。

    河图有点迷,这家伙要夸父的左手干嘛啊?总不能是极天魔宫要拿吧?要来何用啊?学着天宫,用夸父的左手来拉灵山啊?

    赢千古见到河图在皱眉思索,还以为他心里觉得难办,她倒是牢牢记得龙王所说的话,带上她,能对甄河图有所帮助。

    但到现在,赢千古也没发现自己能有何用处,心里倒是有点着急,对着渡难法师问道:

    “请问法师,那极天魔宫乃是邪魔外道,你们为何要将这等重要物品交给邪魔外道呢?”

    “邪魔外道?”

    渡难老僧倒是微微张开了眼睛,露出一脸疑惑神情,随后想了想,笑着说道:

    “还问女施主,你亲眼见到极天魔宫的人滥杀无辜了?”

    赢千古一愣,摇了摇头:

    “这倒没有。”

    “那你见着他们打家劫舍了?”

    “他们虽然是邪魔外道,但也算仙门,自然不会做这些下三滥的事情。”

    “那就是,非自己亲眼所见,莫要只是听信人言,要知道,三人成虎。”

    那老僧说完,双手合十,又宣了一声佛号:

    “我也听说过极天魔宫之名,但那叫仙儿的女施主,拿走夸父左手,并非是要为祸人间,而是为了救人所用。

    若是那左手能救人,留在大乘寺,便是罪过。”

    赢千古被那老僧说的有些哑口无言。

    河图没什么心思在这里跟这老和尚一起讨论佛法或是做人的道理,极天魔宫到底是不是邪魔外道,说老实话跟河图没半毛钱的关系,他现在就关系那夸父的左手在哪里。

    看来有必要去一趟极天魔宫了。

    “既然左手不在这里,那晚辈就告辞了。”

    河图说完,转身就要走,但身后传来渡难僧人的声音:

    “甄掌门且慢,老衲这有一物,请你带走。”

    那渡难真人说完,伸手到袈裟的衣袖里,随后拿出了一个木盒子,递了过来。

    河图看到那木盒子,非常的惊讶。

    【太琼门的木盒

    承载着太琼门秘辛的木盒,需要使用特殊的钥匙才是能打开,打开木盒的钥匙,一般只有掌门能够持有。若外力强行打开,木盒中所保存的秘辛,将会即可损毁。】

    河图没想到这太琼门的木盒竟然会在这个渡难老僧的手里,心下有点疑惑,从老僧的手里接过木盒后,问道:

    “还请问渡难法师,我太琼门的木盒,为何会在您的手里?”

    渡难法师露出一脸回忆的神情,随后说道:

    “大约在老衲还很小的时候,这木盒就被人送来大乘寺,送来的人说,他日遇到太琼门人,就将此木盒送还给太琼门人。

    甄掌门既然是太琼门掌门,这木盒自然是该归甄掌门所有。”

    河图皱了皱眉头,这渡难法师都已经两百多岁了,也就是说,这木盒放在大乘寺的时间差不多两百来年。

    按照师父天重真人的年纪来算,这木盒还没送到这里的时候,天重真人已经有两百来岁了,按理说这木盒如果当就在太琼门,后来遗失的话,没道理天重真人不知道啊。

    若是师父知道,为何不说这起这木盒呢?

    要知道,师父天重真人可是连那个乾坤石,都每天要哈气擦一遍的人,其他的门派事物,更是当作宝贝一样。

    这木盒看介绍,是承载着太琼门秘辛的玩意,这么重要的东西,师父能不想着找回来?!

    本来谜团就够多了的,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简直就跟浆糊一样,好不容易抽丝剥茧,找到了上仙界救师父的方法。

    结果夸父左手被极天魔宫拿走,现在又多了一个需要钥匙的木盒出来。

    河图拿着木盒,问了一句:

    “请问渡难法师,您还记得当年是谁送木盒来的吗?”

    渡难法师摇了摇头:

    “老衲只见到是一位女施主,却并不知她姓名。”

    河图又问道:

    “当时那位女施主,丢下钥匙了没?就是打开这木盒的钥匙。”

    渡难法师摇了摇头。

    “那女施主,除了送木盒子,还说了什么吗?”

    渡难法师又摇了摇头。

    行吧,一问三不知。

    河图也不做挣扎了,拱手道谢,渡难法师却又说道:

    “甄掌门,是否打算去极天魔宫讨要夸父的左手?”

    河图点了点头,说道:

    “正有此意,渡难法师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建议谈不上,但那两位拿走了夸父左手的女施主,并未离开咸阳。”

    “法师如何知道的?”

    “因为她们两人也想要舍利,等我圆寂之时,她们定然会来争舍利子的。”

    河图一听这渡难法师的意思,就明白了,当下也不多说什么,但却突然想起来什么,问道:

    “渡难法师方才不是说,那两施主拿走夸父的左手是为了救人,如今却又告诉我,她们两人可能的行踪。

    你就不怕我去抢她们的夸父的左手?让她们救不到人?”

    河图说完这句话后,渡难法师倒是笑了笑,道:

    “甄掌门,真当我看不出来你们认识那两位极天魔宫的女施主吗?

    而且若我没猜错,你们想救的,应该是同一个人。

    甄掌门是在世仙人,比她们厉害,那夸父左手若是给了甄掌门,救到人的概率会更高一些。

    至于说甄掌门会不会为难她们,我觉得不会,因为……”

    渡难法师看着河图,很认真的说道:

    “甄掌门是个好人。”

    “告辞。”

    ————————

    渡难法师的两百多年,毕竟不是白活的,光是这一手察言观色,品味众生的能力,河图就甘拜下风了。

    修士们虽然一活也经常活个两三百年的,但论起阅历,经验等等,那是绝对不可能有渡难法师丰富的。

    修士们每天都在打坐修炼,真正和人打交道的时间,恐怕也就那么点点。

    而渡难法师,身为一个得道高僧,甚至还没圆寂,就知道自己能够圆寂后化为舍利。

    那肯定不会是枯坐禅房坐出来的。

    就算是那些写经书,流传于世的僧人,也不可能一直坐在禅房里,就能写出能渡世人的经文。

    真正的僧人,若不能入世渡众生,那佛经,还是别念了吧。

    真要有一天见了佛祖,恐怕也会被嫌弃的。

    河图还是决定,暂留咸阳一段时间。

    虽然有点不太礼貌,但他在等渡难法师圆寂,然后等仙儿出现之后,怒斥一声:邪魔妖女,还我左手!

    咸阳的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寻了一间客栈,定了三间客房,天熊跟河图睡一间。

    河图将房门一关,随后将太琼门木盒给放到了桌子上,研究了起来。

    现在猜测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没用,只有将这木盒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才是正经事清。

    河图仔细回想起来,在太琼门中,那为数不多的几把钥匙。

    杂物间的,客房的,食堂的,祖师殿的……

    前前后后也有几把,但唯独没有这个开木盒的钥匙。

    河图将木盒拿了起来,仔细看了起来。

    木盒不大,也就巴掌大小,看上去很有些年头,连带着木头的纹路,都被磨的有些看不清楚。

    除此之外,这木头跟其他的木盒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就是……这钥匙孔是不是太大了一些啊?

    河图又将木盒拿近,看了看稍显的有些古怪的钥匙孔。

    看上去,就好像是抓娃娃机的投币口一样的小方形钥匙孔。

    太琼门也没有这样的钥匙啊。

    河图将所有从太琼门带出来的东西,都从虚境里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然后他看着这些东西,绞尽脑汁的想了块半个时辰,实在是……

    河图眉头一皱,越发望着那钥匙孔出神了起来。

    随后,他舒了一口气,将木盒子推开。

    我实在是——想不到!

    饿了,先下去吃饭吧。

    “掌门师兄。”

    只是河图刚打算打开房门,却听到外面传来了师妹清明的声音。

    河图望了一眼床上,翻着肚皮正在憨憨大睡的天熊。

    师妹这么晚了来干嘛?一起睡觉?这天熊把床都占满了,关键是,赢千古也在呢,这不太好吧……

    要不然让天熊去清明房间去,等到第二天再悄悄换回来?身旁还能睡着温香软玉的清明师妹?

    哎呀,这、这实在是不合适吧?我定力这么高的正人君子……

    “掌门师兄。”

    外面清明又小声敲了敲门。

    河图本着无上定力,终于在脑海里,正义战胜了邪恶!

    他打开了门,对着门外清明说道:

    “进来说。”

    随后他打算绕过放着木盒子的桌子,去喊天熊起床,让它静悄悄的去清明房间去。

    只是他才刚刚转身,就听到清明说道:

    “掌门师兄也发现了吗?”

    河图那句“发现什么?”几乎就快脱出口了,就听清明指着桌子上放着的两块阴阳勾玉,说道:

    “那两块阴阳勾玉,就是钥匙!”

    河图的背影僵硬了一秒,随后转过身,面容严肃的说道:

    “没错,我刚刚才发现的,正打算喊师妹呢。”

    河图说完,坐在椅子上,拿起了两块勾玉。

    清明已经带着【真不愧是掌门师兄+50】的心情,然后走到了另外一把椅子旁边坐了下来。

    河图将木盒子拿起,然后将拼好的勾玉从钥匙孔中,投入到木盒之中。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河图看着一点动静都没有的木盒,额头微微出汗。

    清明也是稍显错愕,那勾玉明明就跟这钥匙孔完美的契合,为何塞进去之后没有任何的反应呢?

    “难道是因为这勾玉碎成两块的原因?”

    清明蹙眉道。

    河图不清楚,但感觉就是这样。

    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自己高大伟岸的掌门师兄的形象怎么办?

    甚至有那么一刻,河图都想着暴力开盒,抓住那一瞬间的机会,将里面东西取出看看。

    没准自己动作够快,里面东西就来不及销毁呢?

    一瞬间……够快……

    河图张了张嘴,拍手道:

    “我们去虚境里面开盒子!”

    清明听到河图这句话,也跟着立马眼前一亮,心态发生了变化。

    【崇拜+100】

    先前说了,虚境这玩意,是另外开辟出来的小天地,这片小天地之间,除了不能凭空创造生命,物品之外,其他的所有法则,包括重力,时间在内,都是可以自己确定的。

    比如创建一条:时间静止。

    河图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来保存下来夸父之灵的。

    既然夸父之灵这种跟时间挂钩的东西,能够在时间静止的虚境之中,永久保存。

    那么这个太琼门木盒,没道理无法走这个捷径。

    先打开,后销毁,总的有个顺序吧?

    就算是零点零一秒,那也是有时间的。

    剩下的,大家应该都懂了。

    河图拿着木盒,带着清明,进入到虚境之中。

    空白的虚境里,现在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架子,这些架子都是天宫搬进来的。

    架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法宝秘籍,心法丹药什么的,都是其他各大仙门赠送的。

    至于那些什么琉璃砖瓦,翡翠玉器什么的。

    那怎么能叫偷,我堂堂太琼门掌门,难道会去偷东西的吗!

    你看我像是【这辈子·窃格拉瓦·不可能打工】的信徒吗?

    我对那个南宁教父,从2001年就开始只偷1000元以上小车,两撇小胡子,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的家伙,根本一点都不了解。(偷是犯法的,大家不要学)

    我这叫借,天宫意外没了,就不用还了。

    闲话不说,河图选了一处空旷的地方,随后看了一眼清明,打算暴力强开了。

    这盒子本身也不难开,双手用力一掰,就打开成了两半。

    然后河图就见到了盒子里面的东西,一颗圆球。

    河图见过几次了,这是储存记忆的圆球。

    河图将手,碰到了圆球上。

    他就觉得身体一沉,视野陡然被拉进了圆球之中。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一座山峰之上了,山峰周围有一条大喝蜿蜒环绕,如同长蛇。

    这是……苍山?

    山峰上跪着一个少年郎,面前是一座,被挖开的坟墓,从少年郎的双手来看,这坟墓,似乎是他自己挖开的。

    那少年郎,对着坟墓磕了三个头,随后伸手,从坟墓里拿出了一本书。

    上面没有字,但河图光看封面,都认得出来,那是太琼门秘籍——

    《夺天决》

    (求月票,推荐票!蓝白已经化身万更神兽,大家随便打赏点一元钱就行,给蓝白恰个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