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十六章 佛道大会(1/5求订阅月票)
    酒楼之中装饰简朴,但这客人穿着就很离谱。

    若是平常人来这酒楼一站,光是看一眼就得匆匆离去了。

    门口小二报了蜀山逍遥宫的名号,酒楼中的众多人士都望向了门口。

    紫阳真人头戴斗笠,身穿蓑衣,脚穿草鞋,腰间还斜挎着一把长剑,红色的剑穗垂直拖下。

    他单手扶着帽檐,微微抬起头,露出半张脸,那帅的嘛,不谈了。

    紫阳真人和赤霞仙子迈开步子,径直朝着二楼走去,一楼坐着的人,也都露出羡慕神色,纷纷看着紫阳真人与赤霞仙子两人。

    楼上的众人早就已经听到蜀山逍遥宫的弟子前来,竟然也都纷纷看向了楼梯口。

    其中赫然就有五莲剑宗的弟子,龙韬真人。

    当然,除了五莲剑宗之外,还有九仙门,云麓仙居等等仙门也都在场,至于净莲宫,这次倒是没人来,因为宗门试练的缘故,现在忙的很呢。

    紫阳真人与赤霞仙子,到了二楼之后,对着左右拱手,说道:

    “诸位道友见谅,路上有些事情,耽搁了一下。”

    他这话才刚说完,便听到拐角处,有人问了一句:

    “是否是因为东海异象的事情?”

    紫阳真人一听,沉默片刻,随后点了点头。

    在场众人也是议论纷纷。

    水神共工被河图放了出来,大打了一场之后,飞出龙宫,水神出场,那逼格自然是不能低的,大东海异象频频,什么海啸都是小意思,那叫海崩。

    好在净莲宫就在东海海滨,再加上有龙宫龙族相助,倒也没有引起什么太大的混乱,凡人们只当是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雨,倒是没有将此等异象,归类到神仙身上去。

    水神共工现世的消息,也已经开始传播开来,传说中,撞不周山而死的水神共工竟然没死,这就足以让各大仙门都震撼一把了。

    这可真的是封神大战之前的洪荒修士啊!都能被冠以水神名号,可想而知能有多厉害。

    紫阳真人带着赤霞仙子,寻了一个地方坐下,紫阳真人问道:

    “且不说这些,大乘寺的情况如何?还是不能进去吗?”

    旁边就有一人摇了摇头说道:

    “还是不让进,别说进了,现在连外面的僧人都没有了。”

    倒是在二楼上,有一个穿着僧袍的僧人,捏着佛号,问道:

    “诸位施主皆是修道之人,为何我佛门盛会,诸位施主要来参与呢?”

    这僧人刚说完,就听一个年轻些的修士回答道:

    “戒痴大师,这大乘寺写的请帖,可是有邀请我们,而且这次摆出的名头,乃是佛道大会,我们这些修道的若是不来,这佛道大会,岂不是徒有其名了吗?”

    “是啊,是啊。正是此理。”

    “我们也是受了大乘寺的邀请,戒痴大师也想要舍利子的话,那就凭本事取嘛。”

    其他的修士们也是纷纷出言支持。

    大部分的僧人都面无表情,只是默默宣着佛号。

    就在此时,却听到楼下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

    众人皆奇,这种场合之下,谁这么放肆无礼啊?

    就见到一个穿着商贩衣服打扮的人跑上来,那人乃是某个仙门的外门弟子,他大喊道:

    “不、不得了!大乘寺前,有、有人想进去!”

    那人说话上气不接下气,显然是跑的,大家虽然急,但也还是耐着性子,等他把话说完。

    “是太、太琼门的人!”

    他这话说,就听哐当一声,坐在窗户边上的龙韬真人,直接撞破墙壁,从二楼掉下去,砰的一声掉在地上之后,拔腿就朝大乘寺跑。

    那边有人暗骂一声:

    “草!”

    然后也跟着从二楼跳下去。

    越来越多的人从二楼跳下去,也有人从楼梯走的,能保持淡定的修士,数量着实不是很多。

    能到场咸阳,参加大乘寺佛道仙会的,那基本都去过灵山天宫。

    这太琼门有多猛,那就不用说了。

    太琼门总共就两个人,一个掌门甄河图,一个弟子清明。

    掌门不说,剑斩天门的人物。

    清明也是千年难遇的奇才,更何况两人形影不离,几乎可以肯定,大乘寺前出现的太琼门人,就有甄掌门。

    那还聚个啥子啊,赶紧去拍在世仙人啊!

    能得在世仙人提携,那真的是鸡犬升天啊!

    在大乘寺门口的当然就是河图与清明还有赢千古,至于食铁兽,这家伙太引人注意了,给稍微伪装了一下。

    天熊此时双腿站立,带着斗笠,穿着所以,脚穿草鞋,腰间还斜挎把长剑。

    除了个子有点矮,打扮的跟武林人士一模一样。

    一般武林人士都是这么打扮的,河图觉得。

    他们来到大乘寺门口,先是赢千古表露身份:

    “我是大秦公主赢千古,让我们进去,我们有话要问你们方丈。”

    但是出来的那个小僧人却是摇了摇头:

    “施主还请回吧,我们大乘寺,正在准备佛道仙会,不方便接见外客。”

    河图见到此情此景,只能干咳两声,负手走上前去:

    “小和尚,我是太琼门掌门,甄河图。”

    那小僧人眼前一亮,选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甄掌门好,甄掌门再见。”

    小僧人关上了门。

    河图眼前一愣,赢千古表情也很古怪,只有清明走到边上,看上去面无表情,但心态已经发生改变:

    【不尊重掌门师兄-50;正在准备火烧大乘寺+10】

    河图赶忙把清明的危险行为给喊停,这夸父的左手在何处还没找到呢,大乘寺暂时还不能烧,先留它几日。

    既然大门不给进,那说不得要使用仙家手段了!

    河图走到围墙边上,就想看看,从那边翻进去能神不知鬼不觉。

    反正有没有方丈领路都是一样的,每个地方都愁一愁,啥玩意都能给他看个明明白白。

    但河图还想着怎么翻墙呢,却见到接到一头传来嘈杂声响。

    这大乘寺并不是建在大道上,而是在咸阳大道之外,一处高坡之上,离得市集还有些距离,在这外面空旷的跑马都不成问题了。

    一路过来也没见到什么人,没想到现在这会,倒是浩浩荡荡的来了一大波人。

    河图一瞧,基本都是熟面孔啊,全是各大仙门的人,在灵山天宫也都见过,至于名字,那不都在他们身边了吗。

    那些人跑的极快,那里像是普通人啊,老远的看到河图后就纷纷开始喊起来了:

    “仙人!甄仙人!”

    河图听了有点古怪别扭的感觉,我其实是假仙人。

    “诸位修士好雅兴啊,没想到你们在咸阳玩角色扮演呢。”

    河图得了桃林剑,又收获了能去仙界的方法,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跟眼前仙门修士们开了一个小玩笑。

    那些修士们先是一愣,从字面意思,还有大家的穿着打扮,也都能明白河图指的是什么了,大家随后纷纷毕恭毕敬的行礼道:

    “甄掌门说笑了,我们这是避免凡尘因果,做的伪装呢。”

    “正是如此,若穿的仙门衣服,被人认出,可就不好办了。”

    “甄掌门也是参加佛道仙会的,啊?”

    河图等他们一一说完之后,这才笑着回答道:

    “我来大乘寺,并非是来参加佛道仙会,对这舍利子也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想进大乘寺取一样东西,诸位有能进去的方法吗?”

    想了一下河图还是加了一句:

    “最好光明正大点。”

    大家也是呵呵笑了起来,纷纷道:

    “仙人进去,自然是要光明正大的。”

    “这大乘寺委实不识抬举!”

    “仙人勿扰,我现在就把他大门拆了,仙人自大门正大光明进。”

    “这些秃驴!竟敢跟老道面前为难仙人!”

    “本道姑,今日也是看不下去了。”

    河图刚说完“正大光明”四个字,那些修士们纷纷喝到,训斥着大乘寺的有眼无珠,竟然敢把一位在世仙人拦在寺外。

    河图也是有点无语,他就怕出现这种情况。

    事态也很好解释,大家来这里,是为了舍利子来的,但是为了舍利子,就能得罪在世仙人?

    去他奶奶个舍利子吧,在世仙人不香吗?

    大家都是热场子,河图很是感动,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僧人们也是姗姗来迟,先前说话的那个戒痴大师,此时站了出来,宣着佛号说道:

    “阿弥陀佛,诸位施主,佛门乃清净之地,大乘寺既然不让进,定然是有理由的,此时舍利子未出,还望诸位施主担待一二,我们再多多等候一些时日吧。”

    戒痴大师先前虽然询问道家仙门为何要来争舍利子,现在又听到大家要对付大乘寺,依然没有恼怒的样子,只是如此劝解。

    河图也不想把事情闹僵,毕竟这里是秦国,大乘寺也并没有什么罪过,何必让其他仙门为难人家呢?

    拱手对着眼前仙门修士们说道:

    “还请诸位不要太过气恼。”

    大家听到甄掌门这么说,先前说着要教训大乘寺的人,也都纷纷改了口风。

    可能有些不明就里的人奇怪了,这仙门修士,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云里来雾里去,一个个高人模样才对,何必跟一个寺庙和尚一般见识呢?

    这就要说道佛与道的不同。仙门多为道家,修的是个人修为,佛门修的是不仅仅是个人修为,更注重的,是普世众生。

    修士找个山窝起来修炼就完事了,但是僧人,那是要出尘入世,多多宣扬佛法,发展信徒。

    两者是完全不同的修行方法,但终究是殊途同归,一个是为了飞升成仙,一个是为了立地成佛。

    你不打扰我,我不打扰你的,很少会有交集。

    此时大乘寺门口,聚集了这么多人,不说吵闹,但说话声音还是有的,好不容易见到了在世仙人,除了拍马屁,请教一下修行上的事情还是要的。

    “甄掌门,还请您帮我看看我这金丹修为,是否能结二品金丹?”

    “甄掌门,我已到突破瓶颈,但这心法,无论如何我也悟不透,还望甄掌门指点。”

    “甄掌门,你看我这掌心雷,可有您百分之一的气势?”

    至于河图,大眼瞪小眼,我吃虫子,渡天劫来的修为,我懂个屁啊!

    虽然不懂,但还是要摆出一脸的高深莫测模样。

    却听身后大门突然吱呀一声响,就见一个披着袈裟的老和尚走了出来,那老和尚对着众人宣了一声佛号,随后说道:

    “阿弥陀佛,甄掌门,还请您入寺详谈。”

    (先写个小章热热身,大章上午就来!)

    (蓝白已经化身万更神兽,大家随便打赏点一元钱就行,给蓝白恰个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