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八十九章 你定力如何?(日增五千推荐票就加更)
    (日增五千推荐票就加更,欢迎大家一起监督)

    河图与甲酒真人五年未见,不说想念吧,现在酒桌重逢,还是心里欢喜的。

    两人自九仙门一别,已有五年,如今把酒言欢,人还是那个人,酒……

    也还是那个味道。

    “真人啊,你不是说你新酿的酒吗?我喝着怎么没感觉出来哪里新啊?”

    河图端着酒杯子,坐在灵木桌的后面,方才品了一小口,看了看甲酒真人手上的酒壶路,又说到:

    “酒葫芦倒是换了。”

    甲酒真人本来还想为自己的新酒辩解一下,一听河图提到自己的换了酒壶路,当时就楞了一下,随后有些不可置信的将手中的酒壶路,还有腰间的酒壶路给摘下来,都放在了桌子上,红着鼻子就问了:

    “这你能分得清?”

    河图当然分得清,这两个酒壶路,一个是甲酒真人以前的法宝,另外一个是新炼制的法宝,威力比起之前的法宝强了一半。

    不仅如此,甲酒真人目前的修为水平,也大幅度的提升,之前他是化神期(658/1000),现在却已经到了化神期(800/1000).

    五年的时间,涨了一百多的修为,这可是化神期的一百多,这五年间,他定然是有奇遇的!

    不过境界这种事情,河图就没说了,河图只是将两个法宝的区别,简单这么一说,甲酒真人已经惊奇不已了。

    这新炼制的法宝,可是甲酒真人的独门绝招,没想到竟然被河图一眼识破了!

    不过甲酒真人也没有恼,灌了一口酒葫芦,对着河图吹嘘起来了:

    “我跟你说啊,我这两个法宝,无论是从外形,还是灵气来看,那几乎都是一模一样,你能看得出来,算是独一份的。

    不过没关系,其他人可就看不出来了。”

    两人聊着就聊起了这五年来的境遇,河图变化倒是不大,清明变化就挺大了,不过甲酒真人最关心的不是这个,他最关心的,是河图与清明两人为何和这些仙才们在一起。

    但现在看河图与清明两人的穿着打扮,那分明就是灵山天宫的衣服,跟那些趴在城墙头上的仙才们一模一样。

    说到那些仙才,不少人现在都跑屋子外面偷瞧着呢。

    “我本来先去太琼门找你的,但掌门说你们早在灵山了,一开始我还不信,去了太琼门一趟,那里没人,我才来了灵山,却没想到你真的提前来这里了。”

    甲酒真人又喝一口酒,奇怪的问到: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告诉我,我保证不跟外人说。”

    不跟别人说?河图是不信的,除非他甲酒真人不喝酒了,但河图其实也无所谓,反正要参加仙缘大会,其他仙门总会看到自己的。

    河图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

    “此事,说来话长啊,要从万灵居士那边开始说起……”

    ————————

    当河图与甲酒真人在屋内喝酒聊天的时候,在屋子外面,一众仙才们,现在哪有心思去城墙上看各门各派啊。

    那些门派再壮观,也没见到有人过来的,都聚集在河流的对岸呢。

    倒是一位身份位阶比龙韬真人还高的修士,竟然直接飞到了殿宇之中,还在外面唱了诗号,点名了来找甄河图喝酒来的!

    有脑袋灵光的仙才,听了甲酒真人的诗号,也第一时间猜到了甲酒真人可能的身份——

    五莲剑宗,青莲峰峰主,甲酒真人!

    也就只有这位真人,才有可能唱着诗号这么尴尬的方式登场,而且还给自己取了外号,叫做酒剑仙。

    这五莲剑宗里面,就属甲酒真人最好酒,法宝又是标志性的酒葫芦,不是他,还能是谁?

    大家一听旁人解释,也是恍然大悟,这么一比较起来,方才龙韬真人过来找羋华,还赐了药的事情,那简直就不算什么,根本没有可比性啊!

    龙韬真人找羋华,那是长辈找晚辈,是来赏赐来的。

    这青莲峰峰主甲酒真人找甄河图,却好像是忘年之交,拿着酒葫芦过来请人家品酒的!

    乖乖,这甄河图,什么身份来头啊?背景这么厉害的?

    有一个年纪二十岁左右的修士,就一本正经的猜测了:

    “我原先看这位甄河图,就觉得他气度不凡,绝非凡品,虽然每年比试都不参加,但看清明那样的仙女,都对他唯命是从,简直就像传记小说里,下山体验生活的豪门贵胄一般啊。”

    “这么说,甄河图的真实身份,并不简单?”

    “等等,清明与甄河图不是兄妹关系吗?”

    “我怎么听说是父女关系?”

    那些人在那边胡乱猜测着,倒是没有人真的知道甄河图的底细,就连和甄河图一起生活了五年的天舍仙才们,也是一问三不知。

    话都没说过几句,知道个屁啊。

    而在房间之中,河图将自己留在灵山五年,只为等天人出现,询问师父的事情省去,只说是破了万灵居士的局,被推荐来了灵山天宫,跟那些仙才们一起在这里学习了五年。

    甲酒真人听完了河图修改版的叙述之后,也对于河图的奇遇那是啧啧称奇:

    “连万灵居士的局你都能破,该说真不愧是你啊。

    可惜当时我不在现场,可惜了。”

    “也没什么大场面。”河图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问到:

    “万灵居士渡劫成功了吗?”

    甲酒真人放下手中酒葫芦,点头道:

    “自然是成功了,万灵居士设局被你所破,心愿已了,即便是毫无准备的原地渡劫,但渡劫一刻心念通达,光着一点,便比得过别人精心准备。”

    河图点了点头,他也不过是随口问问,看来自己的经验还是很准确的。

    虽然还想八卦一下律察老人和万灵居士的陈年旧事,但是现在人家两人一个成仙,一个还在神州苦熬,从此已是两界相隔,比异地恋还异地。

    询问这些又干嘛呢,想想也就作罢了。

    倒是甲酒真人又一次问到了:

    “说起来,后日渡天水,你有准备了吗?”

    “渡什么水?”

    河图愣了一下神,甲酒真人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他,随后指了指屋外,远在深渊上空的殿宇楼阁,说到:

    “那边的建筑看到吗?那里才是真正的天宫所在,从我们这,到天宫所在浮岛,还需过一滩天水。”

    河图这才明白,甲酒真人所说,是那条明显违反万有引力定律的河流。

    那河流没有分到悬崖下方,反倒是成了一条水桥,联通了平原与天宫所在浮岛,看来那条水桥,便是天水了。

    河图本来以为那条河流,只是显得牛叉,却没想到竟然是放在那边让人渡水的。

    “那天水有什么特殊之处?需要准备什么?”

    河图是第一次参加仙缘大会,对规矩不懂,赶忙勤学好问,以免到时候出了洋相,能多准备些自然是多准备些。

    甲酒真人又了一口酒,笑着说到:

    “我辈修士,枯坐十几年参悟是常有的事,若没有无上定力,谈何修仙,那天水,便是天宫考验仙才的第一道关,若是定力不佳者,绝对无法通过。”

    甲酒真人停顿一下,问到:

    “你定力如何?”

    (日增五千推荐票就加更,欢迎大家一起监督)

    (内!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