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七十七章 和掌门师兄在一起(日增五千推荐票加更)
    (日增五千推荐票,就加更!昨日新增4000)

    河图听完律察老人所说的话,沉默了半响,身旁万籁俱寂,弯月依旧。

    原先那些赶来的修士们,全都被律察老人挡在了浮空岛的外面,河图能感觉得到他们聚浮空岛的外面。

    河图又抬头望了望天,良久才问道:

    “那眼上绑着黑带的人是谁?就是我师父被接引上仙界之时,站在他身边的那人。”

    “那是天宫在神州的掌舵人,老身上灵山之前,从未见过他,他自称——天人。”

    律察老人说完,河图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人逼格倒是挺高,既然是天宫在神州的掌舵人,那肯定是在世仙人,年纪岁数肯定不小,人倒是很中二。

    好好的名字道号不报,叫什么“天人”。

    这人河图已经见过两次,一次在那元神分身的背后,不过河图还没有见到天人的详细属性列表,就被拉了回来。

    第二次就是方才,在律察老人的记忆之中,师父被带去仙界的时候,天人就在师父的身边。

    若律察老人真的不知详情的话,这个天人肯定知道些什么!

    河图正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却听到律察老人抢先道:

    “你若是想寻天人,老身劝你还是不用白费力气,仙缘大会之前,他都不会出现在灵山的,老身也不知道他在神州何处。

    你若要出灵山去寻他,仙缘大会之前,断无再上灵山的机会。”

    河图一听律察老人这么说,那可真的是有点为难了,虽然内心很想去找这天人问个明白,但对方是在世仙人,连律察老人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自己下了灵山,也是两眼抓瞎,去哪里找?

    既然知道对方会在五年后,出现在仙缘大会,那不如就在灵山守株待兔好了。

    这五年时间,还能多学学灵山的神通,对方毕竟是在世仙人,找他问问题,不用点强的话,恐怕对方不会开口的。

    学点神通,也能多些胜算和保障。

    再者说,在灵山修行五年,这也是师父的意思。

    师父先前,让渡仙真人阻挠自己和清明上灵山和参加仙缘大会。

    现在自己和清明上来了,却又让律察老人,留自己和清明在灵山学习五年。

    这样自相矛盾的安排,实在是让河图有点在意,师父或许有他的考量和打算。

    至于说律察老人是否有撒谎骗人,给自己下套设局的可能,河图不是没想过。

    不过师父天重真人信任她,河图也信她——五分。

    清明的意思也很显而易见,只要是河图做的决定,她都会紧紧追随。

    无论从师父的嘱托来看,还是为了调查真相的目的来看,留在灵山五年,都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但五年,对于河图来说,可不算是一个短的时间啊,对于生死不知的师父,也同样如此。

    河图心念繁多,仍然有些迟疑,但也还是对这律察老人说道:

    “方才晚辈莽撞,还请前辈见谅勿怪。

    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前辈为何如此帮我们?”

    确实,如果只是看在师父天重真人的面子上,律察老人其实完全没必要帮到这种份上,按理说,尽早送河图与清明两人下灵山,省去麻烦才是。

    律察老人只是转过身去,身形往前一飘,复有站在仙剑之上,说到:

    “你破了万灵老贼的局,祝他解了心结,渡劫成仙,这情算老身帮他还了。

    你们若想下灵山,老身可帮你们下去,但如果想遵从你们师父的旨意,老身也会帮你们,想清楚了,来丹房找老身。”

    律察老人身形飘忽远去,消失不见。

    黑夜中,就见律察老人向周围的修士们神识传音,让他们各自回去,这里的事情已经被她解决了,稍后她会重新布置结界,等等一大堆的琐碎杂事,就按下不说了。

    河图也没心情去管这些事情了,待到律察老人神识传音,将事情全部安排妥当,那些修士们离开之后。

    通天塔顶,只剩下河图与清明两人,夜风吹过,呼呼直响。

    清明也不说话,静静站在河图身旁,青衫扯动,猎猎随风。

    清明耳畔青丝,随微风过处,柳拂轻慢。

    河图所想良多,后来干脆就盘腿坐在塔顶。

    这一坐,竟是生生坐了大半夜。

    待到天边开了一丝红线,河图才舒出胸中郁气,拍了大腿站起来:

    “五年就五年,我们走。”

    清明跟在河图的身后,两人朝着律察老人的丹房去了。

    律察老人,见到河图与清明做出决定,遵照师父的嘱托,留在灵山五年。

    她点了点头,立了一些规矩。

    第一,今日之事,对谁也不要提起,他们回去天舍之后,依然是被万灵居士引荐上来的仙才,不是今天大闹灵山的人。

    至于其他灵山修士那边,自有律察老人来安排。

    第二,今后在灵山修行五年期间,不再提天重真人一事。

    至于第三,律察老人尤其强调了。

    虽然实力上,河图比她强,但在年纪,阅历和辈分上,河图还差得远了。

    更不要说律察老人曾经教导过天重真人,光是这一个辈分,就足够压得河图死死地,按理说,喊一声师祖都不为过。

    律察老人要求也不搞,第三点就是:

    要听话,别捣乱,无非必要,大部分时候,请装的像个练气期修士。

    河图一一应下,并非难事。

    昨夜一声巨响,那紫雷如同天雷一般,声威浩荡。

    就连那些天宫修士们,都觉得灵气翻腾。

    那些从神州各地带回来的仙才孩童们来说,那震撼自然是不用多提了,甚至有几个人都生病了,当然多半是被吓的。

    他们离得通天塔可就远得多了,河图的一发掌心雷,倒不至于波及到他们。

    河图与清明一早回去天舍所在浮空岛时,那些在孩童仙才们,还在不断的讨论着有关昨天晚上所见到的事情。

    几乎所有人都一夜未睡,有兴奋,有忧愁,有害怕,还有的一脸无谓的模样。

    他们都在讨论着紫雷的事情,还有夜空中御宝飞行的修士们。

    大部分人都是初次接触这等仙人般的世界,何曾见过这种阵仗。

    听到的,也都是在那些茶馆酒肆,村口巷尾里的说书人口中,所说的刀光剑影的江湖故事。

    如今倒是套用进来,一时之间,人均变成说书人,道尽了仙侠江湖的血雨腥风。

    不过河图与清明倒是未放在心上,河图一夜没睡,现在困得不行,让清明先自己去修炼堂修行,他要小睡一觉,一会再去修炼堂。

    清明嘴巴上答应下来,人出去了。

    却没去修炼堂,而是去她自己的屋子里,搬了一个凳子,就坐在河图的房间门口。

    坐着还有点靠边,好让河图见不到她的位置。

    此时天已还未完全亮,那些等着修行的孩子们,早早的用过早饭,都聚在修炼堂前,有些人就议论起来,坐在房间门口的清明。

    女孩子还好说,少年郎何曾见过清明这等模样的女修?

    虽然年纪才十二,却已经是一副倾国倾城的美人样貌,昨日见到,大家还很生分,再加上第一次上灵山,大家还是很紧张的。

    现在倒是有几个少年郎,壮着胆子想过去搭讪说两句话了。

    但他们才走到一半,就见到远处清明冷冷的看过来一眼。

    那一眼看得,他们竟然从头到脚都有些发亮,战战兢兢的不敢上前一步。

    筑基期女修的气势,那些凡人自然是抵挡不住的。

    聚在修炼堂前,等日出的那些仙才当然不知道,那些人是被清明一个眼神吓住了。

    正议论着那些走过去的人走到一半怎么就停住的时候,却见到那十二岁的少女脸上冷冰冰的表情温暖了不少。

    站起身来,提着凳子,反身开门,进了河图的屋里去了。

    其中就有孩子说道:

    “那女孩果然是和那个大哥哥认识的吧,他们两昨天是一起来的。”

    “是兄妹两人吗?”

    “不可能吧,我看着长得不像啊。”

    他们正议论着,太阳已经完全升起,就见修炼堂的大门已经可以推开了,众人纷纷挤了进去,坐到蒲团上入定,开始他们在灵山第二天的修行了。

    只有屋子里的河图,躺在床上,看着清明将小凳子放好,随后坐在小凳子上,盘腿开始运功起来。

    只有清明等了一阵,复又睁开眼睛,看着睡熟的河图,还有床榻上留出的空位置。

    便自顾自的起身,走到床榻,又盘腿坐了下来,坐在河图身边又开始运功了。

    待又过了一阵,清明复又睁开了眼,却见到床榻上的空位多了不少,掌门师兄翻了个身子,贴着墙去了。

    清明想了想,和着衣服,躺在边上,身体一动也不动。

    【和掌门师兄在一起+50】

    清明倒是一点点的睡意也没有。

    她看了看边上的掌门师兄,又缩了缩身体,朝着师兄靠了靠。

    窗外,碧空万里,云淡风轻。

    ————————

    时光荏苒,若白驹之过隙。

    眨眼,五年之后……

    (这次没断章!叉腰)

    (日增5000推荐票就加更,上架前有效。)

    (有内鬼!终止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