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六十八章 心境圆满,渡劫飞升(零点第一更求推荐票)
    万灵居士的话,到也不让人觉得意外,应该也没有说谎。

    因为万灵居士确实是无门派。

    听完万灵居士的话,事件的脉络大概有了一个清晰的框架了。

    师父很可能在抱回清明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一年之后,离开太琼门,来寻找万灵居士。

    随后便去寻求天宫的帮助。

    转折点很可能就在去了天宫之后,师父发现了什么隐秘的事情,被困在天宫,或者其他的地方,而在被困之前,师父找到了九仙门渡仙真人,拜托了不要让自己和清明参加仙缘大会的事情。

    随后留下了一些讯息在散仙洞府里。

    但若真是这样,师父被困在天宫之中,又是如何联系到九仙门渡仙真人,又是如何在散仙洞府留下讯息的?既然回到了散仙洞府,为何不干脆去太琼门找自己和清明呢?

    除非……这些事情,是另有其人帮助师父做得。

    但这些只是河图的猜测,事情的真相如何,现在依然是一团迷雾,但有一点确实越来越确定了。

    师父失踪一事,与天宫确实密切相关,甚至于,也关系到自己和清明。

    佛前案上的香炉,不断燃着梵香。

    缕缕白烟萦绕在佛台上,万灵居士留了些时间,让河图与清明两人思考一下方才所听到的讯息,过了一会,河图才神情认真的说到:

    “既如此,晚辈也想向居士借一样东西,还请居士,将去灵山的引路函,借给晚辈。”

    “你想去灵山?引路函没了。”

    万灵居士稍稍停顿,笑着说道:

    “但若你们愿意帮我做一件事情,我有另外一种方法,送你们上灵山。”

    河图说到:

    “还请居士直说。”

    “你们帮我送一封信去灵山,交给一个人。”

    万灵居士也不打哑谜,直接开口。

    只是跑个腿的话,河图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当即点头答应下来。

    万灵居士也不多说什么了,就让两人去大殿外面稍后。

    只是河图拉着清明才到门口,想起了什么,扭过头又问到:

    “还望万灵居士告知,万灵居士先前所说,打不过晚辈,是不是开玩笑?”

    万灵居士沉默了一会,从怀里掏出了一只仓鼠,就见到那仓鼠浑身上下毛茸茸的橘色的毛发,此时缩成一团,看到河图却瑟瑟发抖。

    河图看了一眼仓鼠,那是一只活了三百年的神兽。

    万灵居士将仓鼠重新放回到怀里,这才说到:

    “你既然问到,那我也把话说开,你虽称呼天重真人为师父,称你身边小姑娘为师妹,但说句老实话,我是不信的。

    你看上去不过练气修为,但我神兽惧怕你至此,想来我是打不过你的,你的真实身份我也不愿多猜,对我也没什么好处。

    至于为何愿意帮你,其实,是了了我一桩心愿,结了我一个赌局。

    我在此地设局百年,如今终于遇到你这样能破局的人,我在神州,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事情了。”

    河图拱了拱手,也不多解释什么,自己师父神通广大是很确定的事情了,万灵居士猜测自己的身份,就让他猜去吧。

    却见到万灵居士坐在原地,闭上眼睛,修为那一栏,竟突然暴涨,变成了:

    【合体期(1000/1000)】

    怕是很快就要渡劫了。

    河图带着清明离开了大殿,门口一直候着的和尚倒是走了进去,河图和清明两人,在寺庙院落里等了一阵,没多久那和尚就出来了。

    手里却拿着三封信。

    那和尚将三封信,分别交给了河图,一封封的说到:

    “施主,这一封是居士给你的;这一封,是您所托之事;这一封,是居士托你所送之信。信上有秘法,打开即焚,还望施主送达之前,莫要拆开。”

    河图谢过那和尚,将三封信都接了过来,随后就站在院落里拆开了第一封信。

    这是万灵居士写给自己的,特意嘱托了,若去了灵山,第三封信交给掌管丹房的老婆婆,连个名字都没有写。

    又说了第二封信,是一封推荐信,推荐河图与清明两人上灵山的,倒不是让他们去当优秀学员学习的,是送他们去干活的。

    灵山在神州既然有地方容纳那些仙才,自然也需要人去干活,这些人都是由别人推荐过去的。

    万灵居士想的很周到,连清明仙才卓越,过去没准就穿帮的事情都想到了,还给了一片银杏叶子放在信封里,河图一看,这银杏叶子也是了不起的东西。

    【一叶蔽目(五年)

    乃是巨银杏叶子所炼成的法宝,可稍稍遮蔽气息,佩戴在身上,方才有效,一般而言都有时间上的限制。

    修为要求:无

    品质:神物】

    看来这个【一叶蔽目】是万灵居士,送给清明的。

    第二封信写了地址,乃是送到中州京都城内,某一处当铺之中,交给掌柜即可。

    河图看完了之后,将三封信都给收了起来,原本还想谢过万灵居士,但那和尚宣了一声佛号,说道:

    “施主请回吧,您已经破了万灵居士的局,万灵居士便不再会客了,还请回吧。”

    河图听到和尚这么说,也不强求,带着清明就离开了。

    外面那些修士们还聚集在一起,等着看情况呢,毕竟河图和清明都进去老半天了,要是以前来见万灵居士的人,进去不到两分钟就会灰头土脸的出来。

    若真是自己心中最挚爱的东西,又怎么会拿出来做交换呢?

    这万灵居士,本身就出的一道无解的题啊。

    那这位破了三仙三局的甄掌门,能破得了这近乎无解的题吗?

    河图与清明此时从寺庙中走了出来,那些修士们都围了上来,想要了解情况。

    众人还欲多询问呢,却听见里面和尚高声道:

    “诸位施主还请回吧,万灵居士设局已破,卧佛寺从此,便不再接待外客了。”

    那些修士们,一听和尚这么说,便一下子知道是河图破的局了,当时情绪就有点激动了起来,纷纷喊道:

    “甄掌门果然破了局啊!”

    “实在是太厉害了,不知道甄掌门是如何破局的?”

    “这肯定是不会对外人道的。”

    “就是不知道甄掌门从万灵居士那边,求了些什么呢?”

    河图被人七嘴八舌的包围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先询问谁。

    天地之间却突然昏暗起来,卧佛山上,不知何时,开始有灵力聚集,那黑色的乌云层层叠叠,如同一块块的黑铁,压在头顶一样。

    “天劫!万灵居士要准备渡天劫了!”

    “诸位道友,我等快四散周围,为万灵居士护法!”

    “说的正是!”

    “笑话,你们这些正道仙门是要护法吗?分明就是心怀不轨吧?”

    “邪魔外道你们说什么!有胆子出去过两招!”

    那些修士们吵作一团,但现在也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万灵居士不按照套路出牌,说渡劫就渡劫,天劫灵气已经越聚越多。

    虽然看样子不会立马就打雷,但大家也不敢耽误,纷纷开始御宝飞行下山去了。

    至于那些凡人们,也开始慌慌张张的朝着山下跑。

    这天劫雷云才刚刚开始酝酿,而且规模也不大,以河图渡了999次天劫的经验来看,足够这些凡人们跑出危险范围了。

    河图才刚刚这么想,心里却觉得有些好笑,莫名奇妙多了一些好像没太大用处的经验来了。

    河图也没有多耽搁,召出了法宝,带着清明快速的离开天劫雷云的范围。

    再看一眼寺庙之中,那和尚却原地坐了下来,没有走的意思,河图也没有多管闲事了。

    这万灵居士显然是有故事的人,也只能希望他这次渡劫,能够一切顺利了。

    而现在,河图要带着清明,去中州京都——

    寻灵山天宫!

    (跪求推荐票啊!!大家票票投起来,接下来又是一波大剧情!)

    (有内鬼!取消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