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六十三章 捏爆你(十二点第二更求票!)
    沙县西北郊十里外,中军大营里。

    陆过笛将军还在中军大营内喝酒,他调来沙县已经有两月了。

    前任驻防的将领被派去了别处,现在换成了他在这里。

    本来沙县这地方是没什么人口,更没什么油水。

    但后来沙县的父母官得了失心疯,据说天天寻死要活的跳河,叫嚷着要找一个青楼女子。

    在陆过笛眼里,觉得那人就是个撒比,什么女人能比自己命重要?

    这父母官当然得换了,换了一个怂包上来。

    陆过笛接触过两次,给了一些好东西,那怂包倒是不贪,就是谨小慎微,可以说是胆小了。

    这就给陆过笛发挥空间了,他渐渐利用军队职务便利,人员充足的优点,开始捞油水了。

    虽然现在大楚和大吴开战,军费粮饷都有增加,但陆过笛觉得那些不够,沙县人口现在提供多的,适合捞油水。

    这年头来钱快的,无非就是嫖和赌。

    嫖这方面,窑子还真的不算特别来钱,青楼那叫来钱的啊,文人才子一掷千金,可不是说说的。

    但陆过笛没那方面的人才和人脉,就不多想了。

    赌,陆过笛很拿手。

    找地头蛇,收小弟,打点官差衙门,光明正大的赌坊就开起来了。

    光赌还不够,还得放贷,利息要高,最好高的别人还不起,给人家田亩,房产都拿来才好。

    这些也不够,没关系,赌徒是不会收手的,一无所有了,你不还有人吗!

    家里人啊!老婆,孩子啊,只要不是太老的,那都有用啊。

    女人能卖窑子,孩子也能卖钱!

    当然,这些琐碎的事情,陆过笛并没有亲自去处理,有地头蛇代办了,他负责补缺补漏,看看还有哪方面的油水没捞到,然后就是坐着收收钱了。

    来沙县几个月,陆过笛可以说,赚的那是笑口常开啊。

    他却全然不知,自己即将大祸临头。

    他正喝酒,外面传来骚动,有两人直接闯进了中军大帐。

    陆过笛将军一愣神,却见到是一个穿着道家修行服的男人,还有一个穿着白色衣衫,虽然戴着面纱,但光看那夺人心魄的眼睛,还有曼妙身姿,就知道此女绝对仙品啊!

    那男人的左手还和那女人的右手手腕,用一条腰带拴着,牵在一起。

    陆过笛本来对于这两人直接闯进来还有点怒气,但现在却是哈哈大笑:

    “很好!很好啊!没想到这沙县也能找到这等极品美女,赏!重赏!来人呐!”

    那将军喊了两嗓子,结果半天也没见到有人来。

    “人呢?近侍何在?”

    “别喊了,人都被本仙子定身了。”

    仙儿似乎是觉得他嗓门太大,烦得很,出声说道。

    “你们是何人?”

    陆过笛将军一下子走到了自己案前,将放在边上的佩剑抓在了手上,就算是再草包,也知道情况不对劲了。

    “来收你命的。”

    河图将手里拿着的烟花给放到了地上,再看看外面天色,已经不早了,快黑了。

    “本将军问你们,你们是何人!”

    陆过笛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

    “为了让你死的明白点,也好叫你知道,我不是冤枉你。”

    河图将一个账本丢在了陆过笛脚下,随后又看向了案前的另外一本账本,说到:

    “这应该是你经营赌坊所得的账本,还有你桌子上那一本,应该是同样的,方便对账用。”

    陆过笛眉头一皱:

    “你们是禁府的人?禁府查到我头上了?我可跟你们府上的总管,关系好的很!”

    “不好意思,不是禁府的人。”

    河图朝着陆过笛走了过去:

    “只是遇见有人活不下去,某些人太过分,觉得应该顺手给别人一条活路,给某些人一条死路的人。”

    “你……”

    陆过笛还要说话,却见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远,自己变得越来越高,随后落到了地上。

    没有头的身体喷着血,倒在了地上。

    站在身体旁边,剁飞了他头颅的,却正是方才一直没有说话戴着面纱的女人。

    那喷涌的鲜血,竟像是躲着她一样,没有一滴碰到她的身上。

    “你怎么动手了?”

    河图看着仙儿竟然先一步出手杀了陆过笛,皱着眉头问到:

    “这修士杀凡人有天谴,涉及红尘俗世还有因果,你们邪魔外道难道跟别的修士都不一样?”

    “当然是一样的,只是我看到甄掌门你杀了这么多,我一时也是手痒痒,身为邪魔外道,怎么能杀的比你们正道少呢。”

    仙儿笑了笑说到:

    “至于因果,都算在甄掌门头上了。”

    “你倒是看得开,等你天劫都过不去,看你还能否笑得出来。”

    “甄掌门杀了这么多,不也过不去天劫?”

    “我渡了999次天劫。”

    “甄掌门莫当我是三岁孩童。”

    几番对话之后,河图也没有说什么,提着烟花,转身走了,跟在后面的仙儿,就开始一直询问了。

    “甄掌门,你杀了这么多人,那些赌坊就能关了?”

    “能关,明天太琼门仙人砸赌场的消息就会传开,他们不关也得关。”

    那么多求长生的人,或是富贵,或是武林高手,但凡有半点跟仙人有关系的消息,他们都不会错过,仙人不喜赌坊这个消息,他们也不会错过。

    “甄掌门想靠那些求长生的人?那我不是很懂,为何不直接给山下的人送信,让他们去对付这些赌坊的人呢?”

    河图没有说话。

    “甄掌门,你杀了这些人,只能换来沙县一地太平,那其他地方的呢?甄掌门也都要去救吗?”

    河图还是没有说话。

    “这天下这么大,甄掌门你能救的过来吗?况且这因果可是很玄乎的东西,我辈修士,能不碰便不要碰,你还杀了那么多凡人,无关对错,都算是甄掌门头上的天谴,以后渡劫都要难得多。”

    河图还是没有说话。

    “甄掌门,没看出来,你身为一名修士,竟然如此有善心啊,就是有点泛滥,以后每个凡人有难,你都要帮一帮,还要不要修仙了?”

    仙儿在河图后面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河图皱着眉头可算是回了一句:

    “这些都是你师叔问过你的话吧?”

    仙儿愣住了神,犹豫了一下才说到:

    “甄掌门,你会读心?大卜算术?”

    “我会开挂。”

    河图说完,这次轮到仙儿没有回答了。

    不过河图选了一处山头,将自己和仙儿手中绑着的腰带解开来,随后将仙儿放了下去,自己却站在砖头上,说到:

    “你问的那些问题,就算是圣人也回答不了你,至于我会这么做,因为我甄河图……”

    河图长衣飘飘,迎风而立,身后夕阳已落,夜空正顺着天幕而落,仅剩些许的火红。

    仙儿站在山头上,望着眼前微微前倾身子的河图,夜幕下,就听他说了四个字:

    “自在逍遥。”

    砖头慢慢飞高,渐渐远离的河图说了一句:

    “你走吧,哪来回哪去,别在我太琼门地头上待着了。”

    “甄河图!你就这么放我走了啊?!我可是你师父的女儿!”

    仙儿有点不敢相信的望向渐渐飞远的河图,却听天边声音传来,已是越来越弱了:

    “今天我师妹过生日,我要回去给她放烟花,别说你是不是师父的女儿,就算是师父,也得给我走!你这电灯泡有多远走多远,别再来找我们了,下次再看到你,我捏爆你的……”

    再到后面已经听不清楚了。

    仙儿站在山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夜空,张了张嘴,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捏着自己的耳鬓的垂发,回过身子朝着山下走去。

    【有点小帅+50】

    (有请专业人士,分析一下目前股市行情。求推荐票)

    (无!交!推书《第一序列》大神【会说话的肘子】的小说,前一本《大王饶命》常年霸榜,这一本也是一样,好看的不得了,大家快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