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六十二章 社会我甄哥,人狠话不多(零点第一更求票)
    站出来的人,是曾经带着当地军队,在散仙洞府时候,包围正道仙门们的李琰世子。

    说起来,这个李琰世子河图本来以为,已经被邪魔外道们给干掉了,毕竟他不过是邪魔外道的棋子,用完即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现在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

    “你们这是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民女?我大楚难道半点王法都没了?”

    那个李琰世子看上去倒是一身正派作风,这些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旁人围观都是站的远远的,他倒是直接上来质询。

    红尘俗世里,他这个身份,确实够格“多管闲事”了。

    就在河图以为那些人会回一句“哪里来的家伙,敢管我们的闲事?”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喊了一声:

    “打!”

    随后那李琰世子被人一把拽出了人群,随后被人一脚揣在了地上,酸水都吐出来了。

    “世子!世子!”

    李琰世子的随从很快跑出来,慌张的拦在李琰世子的面前,很快有几个江湖人也跑出来,双发发生了一些摩擦。

    这些江湖人显然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交了两手之后就被打退,但他们也拉着躺在地上的李琰世子,风紧扯呼了。

    这一切也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老百姓们才刚刚开始拍手称快看热闹,结果就结束了,大家也都一下子安静下来。

    期间,那躺在地上的妇女爬了起来,想要趁乱去抢回她的儿子,不过被人发现了,又被推开,有人呼喊着,让装东西的板车快些拉走。

    那小男孩不过三四岁模样,看到母亲被人推开,哇哇的直哭。

    周围围观百姓们,虽然看着于心不忍,但也没有人敢上来阻拦的,唯一敢插手的李琰世子,被直接打跑了。

    眼见着那板车要被推走,却见一个人挡在板车前面。

    河图单手扶着板车,另外一只手拎着烟花,在一片纷乱中问到:

    “怎么回事?”

    “这女人丈夫烂赌,输了大笔的钱,这是赌坊的人过来讨债来了。”

    回到河图的倒不是那些人,而是仙儿。

    “你怎知道?”

    河图看着仙儿有些纳闷。

    “我当然是之前见到过啊,还给了这女人一笔钱,治好了她的病,还以为她会带着孩子逃跑呢,却没想到竟然没跑,落的今天下场,真是可悲。”

    仙儿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惋惜。

    推板车的汉子见到河图跟仙儿两人在那边说了好些话,本来想用板车把河图强行推开的,但推了几下,对方都纹丝不动。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干脆把板车把手扔到地上,朝着河图走了过去:

    “哪里来的小道士多管闲事?”

    “把你儿子先抱走。”

    河图对着边上女人说了一声,那妇女慌张的赶紧抱起了自己的儿子。

    那人一看河图如此嚣张,捏着拳头,二话不说朝着河图捶了过去。

    “砰——!”

    一声巨大的声响,让原本嘈杂的人群略微安静了一下。

    随后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小了起来。

    所有人都望向了巨大声响发出的地方。

    河图单手把板车掀翻了,板车上的东西,都砸在了那人的身上。

    刚才的声响,也就是这么来的。

    所有正在搬着家具的人都愣住了,看着河图单手将板车举了起来,然后砸到了地上,砸了一个彻底的散架。

    “那个赌场在哪?带我去。”

    河图语气平和的,对着那些壮汉们,这么说到。

    二十分钟后,平安赌坊。

    “砰!”

    “轰!”

    “哐!”

    在平安赌坊的外面,一群里三层外三层正在围观的群众百姓,还有那些被赶出来的赌鬼们,正在神情紧张的,听着从赌坊门内传出来的各种各样的声响。

    至于这平安赌坊里发生了什么,有人就说了:

    “来了一个太琼门的仙人,把平安赌坊掀了!”

    是不是来了一个仙人,大家其实也不太清楚,但平安赌坊,确确实实被人掀了。

    就连这家赌坊的老板,以前在沙县当地有名的地痞头头,朱麻子,都被他手下,从家里小妾床上,给急急忙忙的喊道赌场里来了。

    朱麻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以为是有人来砸场子,带着手下人,拿着刀棍就赶到赌场。

    门口就见到一群人围着,以前常在赌坊里面赌博的几个赌鬼,也都在外面畏畏缩缩的。

    之所以不走,因为赌资还在里面呢。

    朱麻子吐了一口吐沫,嘴巴里自言自语着:

    “狗批的,敢到老子场子撒——啊!”

    他才刚刚进入赌坊,“野”字还未说完,就被人抓住一只手,往后一转,胳膊就被拧到了背上,剧烈的疼痛让他大喊出声。

    至于赌场里被砸得稀巴烂的状况,现在哪里还有功夫管这些啊?

    那他手下人,哪里能容忍老大被人抓住,如此虐待啊!

    纷纷叫喊着,抄家伙朝着那穿着道士修行服的男人,还有男人身边站着的一个女人冲过去了。

    那女人当然是仙儿,因为手腕被河图绑着,想跑都跑不了。

    之后就是乒乒乓乓轰轰砰砰的,然后就没声音了。

    没声音了,也没人敢进去啊。

    赌坊之中,河图将那些冲过来的人,挨个推倒在地上,至于能不能活命,全看个人机缘造化。

    “啊——!我的胳膊——!啊!”

    至于唯一还在鬼哭狼嚎的,就是那个叫做朱麻子的一脸麻子的家伙了。

    河图已经将那朱麻子的胳膊拧断了,此时看着那朱麻子缩在地上,问到:

    “问你,谁让你开赌坊的?你这样的赌场,沙县还有几家?”

    那朱麻子缩在地上,眼神里露出怨毒的神情,整张脸都憋的通红,青筋直跳。

    说句俗一点的话,如果眼神能杀人,河图已经死了。

    “你,你惹不起我的!你死定了!”

    那朱麻子红着眼,一字一句的说着。

    “行。”

    “你全家都要死!你这个狗道士!”

    “嗯。”

    “你知道我是谁嘛!你知道我朱大爷是谁吗!”

    “好。”

    河图点了点头,伸出一只手,将趴在自己面前的朱麻子拖了过来,对方拼命的挣扎,想要逃脱,嘴巴里还谩骂着一些难听的话,河图抬起脚,对着朱麻子的小腿骨踩了下去。

    “啊——!”

    伴随着朱麻子一声惨叫,有白森森的骨头透皮而出,至于朱麻子的小腿,那几乎是被一脚踩成了两半,也就连着皮和肉,扭曲成诡异的姿态来。

    很快,那被踩断的小腿,肿了起来。

    “我说!我说!啊——!”

    那朱麻子一边惨叫着,一边扭曲着痛苦叫喊着,但河图没有说话,又对准了他另外一条小腿。

    “啊——!”

    随后是两条胳膊。

    其实踩完第二条小腿的时候,朱麻子就已经疼晕过去了。

    等到把朱麻子四肢都踩碎了,河图才慢悠悠的掏出了一瓶药,随后拿出了一粒七品灵丹,塞进了朱麻子的嘴巴里。

    就见到已经昏迷的朱麻子,竟然一下子就苏醒过来,还神采奕奕,颇为精神的样子,只是下一秒立马就痛的又扭曲起来,像毛毛虫一样拱来拱去,嘴巴里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河图将朱麻子提起来,伸出了手,想了想,拿起了边上一块木板,递给了仙儿:

    “帮我抽她两嘴巴子,让他安静下,我怕一不小心把他抽死了。”

    “啊?啊!”

    仙儿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接过木板,照着朱麻子抽了两嘴巴子。

    效果还是不错的,朱麻子很快安静下来,嘴巴里一直念叨着:

    “救命啊……救命啊……啊……”

    “谁让你开赌坊的?谁让你放爪子的?你这样的赌坊,沙县还有几家?”

    河图看着朱麻子,又问到。

    (蓝白的天小贴士提醒您,不要出门哦~~记得投推荐票!推荐票最近有点少啊,大家多给点票!)

    (内!开!《我为天帝召唤群雄》东天不冷大佬写的书,字数很多,而且很爽,不小白,大家可以去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