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六十一章 偶见(八点加更第三更!)
    清明还在修炼,河图不打算打扰她。

    仙儿自然不可能留在太琼门内的,这邪魔妖女实在狡猾,万一要是又有阴谋诡计,河图担心清明应对不来。

    毕竟清明年龄还太小,路子没邪魔妖女这么多啊。

    平时的时候还有清明看着,仙儿的话并不多,但出了太琼门,就只剩下河图与仙儿两人了,仙儿的话就开始多起来。

    在御宝飞行的时候,仙儿就坐在砖头上,一路上说个不停:

    “甄掌门,带小女子下山去哪里?是要偷偷放了小女子吗?”

    “我送你去山下屠宰场换点钱。”

    河图头也不回的说到。

    “甄掌门,竟然真的如此狠心吗?屠宰场也不会收小女子的。”

    “那就卖窑子,总能卖点钱。”

    “甄掌门就知道欺负我这个弱女子。”

    “那你还找我讲话?”

    “那小女子跟谁说呢?”

    “你可以自言自语。”

    一路上大概都是类似的对话,仙儿到最后也似乎觉得无趣,干脆就不说话了。

    河图并没有直接御宝飞行进入沙县,这么直接飞进去,绝对引起骚乱,到时候别说去龙虎门了,走大街上都要被围得水泄不通。

    河图带着仙儿,先落在了城郊的一处小树林里。

    看着四下无人的小树林,仙儿的表情就开始变得有点怪了。

    【紧张-10】

    “你紧张个什么啊,我还能吃了你?”

    河图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跟紧了,我进城办事,你一句话也别说,也别乱看,敢乱跑没你好果子吃!”

    “看也不能看?”

    “哦。”

    虽然仙儿看上去很乖巧的样子,但心态上写着:

    【游戏红尘+20】

    行吧,这邪魔妖女又起了玩心了。

    河图也没管她,只要别给自己找麻烦就行。

    仙儿这副仙女模样,最好还是别上街四处走动了,谁知道会不会有邪魔外道的人认出她来,而且长的这么漂亮,不做伪装肯定回头率百分百。

    河图早有准备,拿了一块抹布让仙儿当面罩。

    “哪有用抹布的!?”

    看到河图拿出来的抹布,仙儿终于憋不住,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声,随后从自己的衣袖里,抽出了一块面纱,然后给自己戴了起来。

    河图悻悻然把抹布收起来,这不是条件有限吗。

    闲话不多说,河图领着仙儿直奔沙县龙虎门去了。

    龙虎门内今日从掌门,到堂主,全都整整齐齐,穿着新衣裳,挂着红灯笼,门口都铺着红地毯。

    就连看门的石狮子,都擦得锃亮,还给挂了一个大红花球。

    不知道的还以为龙虎门今日有喜事呢。

    顺带一提,现在龙虎门,连牌匾都摘下来了,换成了——【龙虎堂】。

    这龙虎门当然不是有喜事,或者说,也算是喜事。

    那是因为太琼门的仙长,送了仙药,还给他们“下达”了任务!

    那就是做一些叫做烟花的东西。

    利用龙虎门的霹雳术,这当然不是什么大问题,更何况,仙长还留了详细的描述,连图都给画出来了!

    那要这点事情都办不妥当,还想当太琼仙门的外门?

    掌门钱烈仙,还有姚建潘等一众堂主弟子们,早早的就已经在门口列好队了,周围两条街道都清了场,就是为了迎接今天会到来的仙长。

    但他们从早上等到了傍晚,连中午饭都不敢吃,生怕吃个饭的功夫,仙长来了,看到他们队形不整,有损在仙长心目中的印象。

    好不容易等到了快傍晚时分,才终于见到有人慌里慌张的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喊:

    “掌门!掌门!仙长来了!仙长来了!”

    钱烈仙那个激动的啊,但一听那人喊的,顿时反应过来,喊道:

    “什么掌门!说了多少次了!我们是堂口!叫我堂主!”

    钱烈仙说完,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赶紧带着人手就哗啦啦的朝着河图来的方向赶过去了。

    话说河图才刚到街路口,就见到一群人朝着这边过来,领头的正是龙虎门掌门钱烈仙!

    一看这架势,河图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就见到钱烈仙带着一众人快走过来,钱烈仙当先就弯腰行礼,恭敬万分:

    “龙虎堂钱烈仙长!”

    后面一众人也是纷纷喊道:

    “拜见仙长!”

    河图见到钱烈仙搞这么大的阵仗,也是有点无奈,但也还是拱手说到:

    “钱掌门太客气了。”

    “可不敢自称掌门,龙虎堂虽资历不够,还无法成为太琼仙门的外门,但从今日起,我们都只是堂口,有朝一日若能得仙门赏赐,允许我们成为外门,到时候也方便改名啊。”

    改什么名?太琼门龙虎堂?

    河图又重复了一遍,太琼仙门没有收外门的打算,但这些龙虎门的人,不对,应该叫龙虎堂的人,都压根没有丝毫失落的样子。

    钱烈仙就想邀请河图去龙虎堂坐一坐,但河图看着天色已晚,本来也没打算去坐的,就让钱烈仙把做好的烟花给拿出来。

    河图谢过钱烈仙,拿着烟花,领着一言不发的仙儿,揍了。

    都等到河图他们走远了,钱烈仙和一众龙虎堂的人,才刚刚反应过来,看着远去的河图,有人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

    “仙长,走了?”

    河图当然走了,不然留下来喝茶啊?

    “公子,你这是什么?”

    仙儿跟着河图的身后,看着河图手里提着的几个样式古怪的东西,河图扭头说了一声:

    “烟花,回头你就知道了。”

    河图说完,就见到仙儿回过了头,站着不走了。

    “你干什么?”

    “公子让仙儿回头,仙儿回头了啊。”

    “我特么……”

    河图看着又在“游戏红尘”的仙儿,脑阔都有点疼。

    仙儿对着河图撇了撇嘴,还是继续往前走了。

    但他们才走两步,却见到前面有人群围观,议论纷纷,隐约还有哭喊的声响。

    绕是绕不过去,出城必走那条路,河图索性过去看看情况了。

    仙儿也跟在河图的身后,前面人群拥挤,河图想了想,解开自己的腰带,将自己和仙儿的手腕绑在了一起,以免她趁机逃跑。

    就见到人群之中,有一个妇女躺在地上,伸手拽着一个男人的腿,一边哭一边喊:

    “别带走我儿子啊,求求你了,别带走我儿子啊!”

    那男人被那妇女抱着腿,不为所动,还冷笑着说:

    “你男人欠钱跑了,拿你家抵债不是天经地义之事,父债子偿,你儿子来抵债也说天经地义,不仅你儿子,你也要送去窑馆,要怪,就怪你男人手气差!”

    还有其他一间屋子里,搬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往外运,一个小男孩被人抱着,放在了板车上。

    大庭广众之下,这些人全然不管恶劣影响。

    就听人群里有人站出来高喊一声:

    “慢着!”

    喊话的不是河图,而是一个穿着华贵的公子哥。

    那公子哥,河图还认识。

    (嗯,这是八点加更,什么六点加更?)

    (无!开!《烂柯棋缘》真费事大佬的书,最近仙侠类爆火书,没有喊打喊杀,没有杀人多宝,有的只是默默感动,很有新意,不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