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五十一章 还看不看?(十二点第二更)
    河图与清明,当天夜里,辞别了渡仙真人还有甲酒真人。

    听说河图与清明要回去了,不少其他仙门的金丹修士们,也都过来辞别送行。

    今时不同以往,河图破了三仙三局,虽修为不过练气,但已名声大噪,各仙门弟子回去之后,定然会大肆宣扬。

    到那时候,太琼门甄河图这个名字,可就不仅仅只是让人调侃一句练气期掌门而已了。

    河图倒是没什么自觉,与众人告别:

    “江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有缘再见!”

    随后,驾驭着砖头,带着清明飞远了。

    众人望着远去甄掌门,突然有一人问到:

    “甄掌门不是练气期吗?如何感悟天地灵气,御宝飞行的?”

    “这,谁知道呢?”

    ——————————————

    悠悠的谷溪,涓涓的流淌,岩石被溪水冲洗的颇为光滑,澄净的水面,映着湛蓝的天空,一对对展翅的大雁,匆匆飞过。

    而在这些大雁前行的方向,一块巨大的砖头正朝着它们飞了过来,速度不快,上面还坐着两个人。

    河图与清明。

    前面就是苍山,还是一样的秀丽美景,只是苍山脚下,那原先破败的山门,经过几个月的修缮,现在已经焕然一新。

    青色的石柱立在山道两旁,飞檐青瓦之下,还是原先的朱漆红字——

    太琼门。

    五莲剑宗帮忙建立起来的护山大阵,依然在源源不断的运作着,因为护山大阵的缘故,那些壮着胆子过来的人,没有办法上山。

    这些人大多是听说,这里有仙门,来问长生来的。

    从一开始天为被地为床的席地而睡,到现在聚集在一起,帐篷连片,隐约已经是一片颇具规模的营地了。

    但他们离的山门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河图见到有几个龙虎门的人,正在营地周围维持治安。

    不过河图并未在意太多,太琼门以前就有不收外门的规矩,他也无意去破坏。

    红尘俗世的事情,懒得管。

    河图御砖飞行的一幕,还是被不少人给看到了,尤其是看着那块砖头稳稳当当的,穿过了护山大阵,飞进了苍山之后。

    在营地那边求长生的凡人们,免不了一阵骚动。

    他们在这里有一段时日了,每日盯着这苍山里面,鸟都不飞出来一只,现在却见到两位仙人坐着砖头飞进苍山里,那简直就好像在沙漠中前行了好几个月的人,突然见到天上有飞机飞过一样。

    虽然不一定能得救,但起码有希望。

    就像求长生一样,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来的好。

    河图并不管他们,反正有护山大阵在,也不会打扰他的生活,就是日后去沙县买东西的时候,恐怕得易容一下了。

    说起沙县,河图过来的时候看了一眼,经历了散仙洞府一事后,规模比之前还要庞大的多。

    数个月前的散仙洞府,那些修士们打架,可都被沙县的老百姓们看在眼里,那可真的是神仙打架啊。

    那些求长生的,做生意的,他们可不会管沙县危险不危险,全都涌过来,沙县自然也就越来越热闹了。

    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虽然带来了繁华,但也给这座县城带来了相当沉重的负荷,还有诸多的问题。

    “砰!”

    “砰!”

    “砰!”

    在沙县城内的某个小巷,三个穿着江湖人士衣衫的人,正对着另外一个男人拳打脚踢。

    打了好一会,那个男人都躺在地上没动静了,才有一人朝他吐了一口吐沫:

    “真是贱骨头,没钱你赌什么赌!三天时间不还五十两,小心卢老爷砍你手脚,贱骨头!”

    那人喝骂完了,就带着余下两人离开了,只剩下那被打的人,躺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

    等过了老半天,才见到那人爬起半边身,却又复摔了回去。

    接连尝试了两次,他才终于站了起来。

    不过他在走出小巷的时候,却见到了地上有一个钱袋,他左右看看,没有什么人,这才将钱袋捡了起来。

    钱袋里正好放着六十两银子!

    “五十两还钱,还有十两,给家里的娃娃买点新衣裳……”

    那个男人窃喜着自言自语,但刚转身欲走,却看到身后写着大大“赌”字的赌坊。

    他费了好大得劲,也终究没能迈开步子离开,却拿着钱贷,走进了赌坊之中。

    而在赌坊的飞檐一角,还站着一个人,坐着一个人。

    站着的,是一个尨眉皓发的老妪,正是数月之前,出现过的魔心老人。

    而坐在飞檐上,两脚轻摇,发出脚踝间叮当轻响的女子,却正是曾与河图有过两面之缘的仙儿。

    仙儿数月之前,在沙县引起一场罕见大战,还将正道仙门的修士们,引得东奔西走,无法集中力量于一点之上。

    更是趁乱之中,独自打开了散仙洞府。

    若不是河图最后关头插了进来,恐怕那个天劫凝晶,现在已经在仙儿手上了。

    “仙儿,这便是你想要的结果?看着这烂到骨子里的凡人,拿着你钱,再去试试手气?”

    魔心老人的话里没有带着丝毫的责怪意思,居高临下的看着仙儿,眼里满是慈爱。

    “有何不可?他没准赢了,那不仅能给自家娃娃买衣裳,再带点补品给他病秧娘子补补身体。”

    仙儿双手撑在飞檐上,双腿停了下来,想了想又说道:

    “又或者,他输个精光,还倒欠他个一百两,找个酒肆巷子,往里一躺,也不管家里娘子或是娃娃,每日里跟野狗争食残羹剩饭,不也挺好吗?”

    魔心老人笑道:

    “我猜,他多半会输个精光,家里娃娃要被人抓了抵账,娘子也要送进窑子,换皮肉钱。”

    仙儿微微张嘴,做出一脸惊讶神情:

    “这些凡人,很适合去做那些正道口中的邪魔外道啊!若来修仙,恐怕不到筑基,就能靠着天谴渡劫了吧?

    侥幸不死,练气期就能依靠天劫淬神炼体,天下再难有敌手!”

    魔心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用巴掌拍了下仙儿的后脑勺:

    “顽劣。若真能有这侥幸,所谓正道都没人了,那些修士全都要去杀人,积攒天谴去了。”

    仙儿又晃起了腿,笑吟吟的说道:

    “幸亏没有,不然我们要成正道了,每天板着脸,今天开会明天开会的,张口闭口正道仙门的,想想都烦了。”

    “不过……”魔心老人沉吟一下,说道:

    “我看你治好了那女人的病,又给孩子塞了些钱两,你莫不是见到她凄惨,心生恻隐之心,才会这般吧?

    你年纪小,又是第一次红尘入世,会有些于心不忍也是人之常情,但我辈修仙之人,必须摒弃一切杂念,尤其要斩断红尘因果。”

    仙儿听了魔心老人的话,有些错愕,随后才掩嘴笑了起来,脚踝上的铃铛叮当响个不停,她笑了一会,才说道:

    “师叔,我可是那些正道口中的邪魔外道啊,你把我说的这么善良,那些正道修士,遇见我,不好意思杀我可如何是好。”

    魔心老人摇了摇头,轻笑着却没有回答。

    倒是仙儿自己看向了前方不远处,人头攒动的街道,说道:

    “我常听人说,女本柔弱,为母则刚,但那女人当了母亲,依然忍受着丈夫毒打,家中钱财尽数洒进赌坊,连椅子都没一个好的。

    柔弱至此,我却看不到一点刚强的样子。

    思来想去,可能是她生病的缘故,我治好了她的病,再塞点钱,看她敢不敢带着孩子跑。”

    “我猜那女人不敢跑,她最后还是要被迫去赚皮肉钱,你给的那些钱,也都要去替她丈夫还债。

    就算跑了,吴楚两国现在正在开战,外面盗匪横行,出了沙县,跑不了多远也是个死。

    死倒还好,算个解脱,若不然,落在盗匪手里,生不如死。

    你还要继续看吗?”

    魔心老人将可能的结果说完,仙儿则站了起来,拍了拍手:

    “不看了,没闲功夫了。

    方才看到有人御宝飞行进苍山了。”

    仙儿手蹑印决,一段绸缎漂浮而出,选在半空,仙儿飞身而起,轻轻站在绸缎之上,对着魔心老人说道:

    “师叔,我们去敲太琼门的山门吧。”

    (十二点第二更,新书期,求推荐票,书评,章节说啊!)

    (内!开!《重生东京当声优》新书上试水推,写的不错,友情帮推,希望晋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