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四十六章 又一个太琼门的人(零点第一更求票)
    参仙谷,麒麟洞。

    巨大的灵兽麒麟,正躺在麒麟洞中憨憨入睡。

    一具发光的仙人遗蜕,盘腿坐在洞中,周身仙气环绕。

    这正是之前,河图所见到过的那具仙人遗蜕。

    不过现在麒麟洞中,可不仅仅只有麒麟和仙人遗蜕而已。

    还有两个穿着一身全黑衣裳的人,头上戴着兜帽,隐藏样貌和身形,其中一人坐在仙人遗蜕的对面,另外一人正不断的将天材地宝,按照一定的位置,摆放在仙人遗蜕的周围,隔一段时间,就要进行更换。

    “还没好吗?天材地宝已经不多了。”

    那个正在不断更换天材地宝的人,有些急躁的说到。

    这人声音,还有兜帽之下的样貌,正是九仙门的法度长老!

    “你急什么,你想保全仙人遗蜕,乃是对九仙门极好的事情,却弄得像是做贼一样。”

    那个坐着运功的人,发出略微沙哑的声音说完,法度长老却皱着眉头说到:

    “此事我瞒着掌门私自做下,若不成定局,掌门发现,必定不会同意,你还是快一些,被人发现,便前功尽弃了。”

    坐着的那人说到:

    “莫急,只是按照先前说好,这仙人遗蜕我要带走一条胳膊,若不提早做些准备,这阵法一发动,你不认帐,我却也不能奈何你。”

    “也罢也罢,你若安排好了,速速发动阵法,以免夜长梦多。”

    法度长老挥了挥手。

    坐着的人手捏印决,很快在仙人遗蜕的身下,一个小心的八卦阵便开始闪烁白色的灵气光芒。

    就见到那八卦阵不断收缩,最后覆在了仙人遗蜕的身上,而周围拜访的那些天材地宝,也都开始慢慢粉碎。

    “如此,便能将这仙人遗蜕带走了,只是离开这麒麟洞,你还该寻灵气充沛之地,另作保存,不然这阵法,也无法保存仙人遗蜕太久的。”

    坐着施法的人有些疲惫,说完这些之后,走到了仙人遗蜕的边上:

    “按照约定好的,我便带走一条胳膊……”

    只是那人走到了仙人遗蜕的边上,却突然之间停住了。

    站在他身后的法度长老奇怪的问到:

    “你怎的停下了?速速带走你要的东西,离开九仙门,此事莫要与外人再提。”

    “你还安排人埋伏了?”

    那走到仙人遗蜕面前的人回过神,问了句。

    “我虽瞒着仙门做了这事,却也不是什么卑鄙小人,既然与你约定,便不会中途埋伏于你,你还担心什么!”

    法度长老挥了挥袖子,脸上表情有着些许愤慨。

    却见那人指了指仙人遗蜕身后站着的两人,问到:

    “那他们两是谁?”

    法度长老微微疑惑,越过仙人遗蜕,顺着那人的手指看向了麒麟洞中的身处。

    见到那边站着两个人,河图,还有清明。

    法度长老张了张嘴,这才快走两步,走到河图与那人中间,只是半天也憋不出一个字来。

    倒是河图先拱手说了:

    “法度长老好兴致啊,半夜跑到这里,估摸着是跟我一样,夜里睡不着,过来散散心的?”

    法度长老就觉得好像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散心?到参仙谷里散心?

    “甄掌门,此事乃我九仙门内部之事,还望甄掌门,莫要插手。不过甄掌门半夜三更出现在参仙谷中,还想问问,甄掌门怎么穿过石门的?”

    法度长老强压下嗓子眼里的那股气,还算好声好气的对着河图说到。

    “推开门,走进来,再关上门,大概就是这么个流程。

    不过破三局后,仙人遗蜕便会破碎消失,这本就是三仙的本愿。

    你们九仙门拿着三仙的遗蜕修炼了三千年,该放手的时候还是放手吧。”

    河图也是好声好气的劝说,毕竟这个法度长老,也并非是想要将仙人遗蜕占为己有,而只是想为九仙门将仙人遗蜕保存下来。

    想法是好的,做法偏激自私了些。

    “甄掌门,莫要说笑了,本以为你旁门杂学,不过是小道,但没想到你竟然也能算到我的谋划,实在是出乎意料啊。

    至于甄掌门所说的三仙本愿,那毕竟是三千年前的事,三千年后,时局不同,有些许变通,相信三仙本人在仙界之中,也不会怪罪于我的。”

    法度长老一开始微微惊慌,现在倒是淡定下来了,河图本以为他要杀人灭口什么的,却没想到法度长老说道:

    “甄掌门,我不愿为难于你,还望你站到一边,稍后,我会亲自将你送出参仙谷,随后去找掌门请罪的。”

    河图笑着摆了摆手,看向了一直没说话,站在法度长老身后的那人,说道:

    “此事不急,倒是这位道友,不知怎么称呼?”

    倒不是河图客套这么问,而是他真的没看出来这人是谁。

    法度长老的人物属性都清清楚楚,唯独这个人,身边没有半点说明。

    这样的情况已经遇到第三次了。

    第一次是在散仙洞府,看到师父的记忆碎片,没有任何的说明。

    第二次是面对九仙门的三仙,他们是留在仙人遗蜕上的一缕元神,也看不见任何的说明。

    河图算是明白了,只要是实体的东西,都有说明,就比如之前庐仁真人的莲藕分身,都有人物说明。

    但要是遇到记忆,元神等等这些精神层面的虚无缥缈的东西,那就没有说明了。

    眼前这人估计也不是真人在这里,而是类似于元神分身一类的存在。

    法度长老身后那人,往后退了一步,看着河图左右思量,对着法度长老说到:

    “此事既然有外人,我便不再久留,以免节外生枝,仙人遗蜕的一条胳膊,我就先带走了。”

    那人上前一步,伸手就要去触碰仙人遗蜕,但一块砖头,飞速的朝他脑袋瓜子砸了过来。

    砖头当然是河图扔的,法度长老本想出手,但那砖头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他化神期的境界,竟然硬是慢了半拍,那砖头卷起的灵气,擦着他的指尖飞过。

    不知道为何,那一瞬间,他突然有一种感觉:

    如果刚才手指碰到这砖头,他的手可能就没了。

    几乎就在法度长老这个想法刚刚出现的时候,那砖头已经砸在了法度长老身后的那个人。

    那个人手还没碰到仙人遗蜕,砖头就已经命中他的脑袋,随后便听一声巨响,还有灵气在麒麟洞中爆炸开来。

    法度长老连灵气护体都用上了,这才没有被波及到。

    就见到原先站在他身后的那个人,脑袋已经被砖头砸去了一半,身上的衣服也都破破烂烂,浑身伤痕的嵌在岩壁之中。

    不过伤口并不血腥。

    在受伤的地方,并没有出血,或者看到脑浆,其他应该打上马赛克的东西。

    反而看到的是,白色不断消散的灵气光点。

    至于砸出去的砖头,河图伸手就喊了一声:

    “砖来!”

    那砖头就自己飞回到了河图的手上。

    帅的嘛,不谈了。

    法度长老惊骇不已,身后那人虽只是元神分身,但拥有元神,最少也是元婴境界。

    这元神分身,也不是一个练气期修士能够对抗的。

    甄掌门这一砖头,就把元神分身,脑袋给削了一半?!

    又能在参仙谷中出入自由,莫非甄掌门是隐藏实力?!

    但他分明是练气期啊!

    这不得不让法度长老怀疑,这河图,难道是打着九仙门仙人遗蜕坏主意的?!

    虽然其中还有一些不合理的地方,但法度长老也来不及多想,他回身就拽着仙人遗蜕,御宝就飞。

    就见他踩着一把仙剑,速度极快的朝着外面飞了出去,身后有砖头飞来的声音,法度长老险之又险的规避了过去。

    他正暗呼好险,却见到自己的身后,一个巨大的葫芦正朝着他猛追过来,而葫芦上站着的人,赫然就是甲酒真人!

    “法度长老,你跑什么跑!跟我甲酒一起喝几口!”

    甲酒真人一边追一边还不忘嘴巴里骚两句。

    不过河图已经没去看甲酒真人和法度长老,这两个化神大能的追逐战了,主要也是因为他不能飞啊。

    九仙门内,元婴期以下全部禁飞!

    他走到了那个嵌在岩壁里元神分身的面前,还未问话,那元神分身倒是笑了笑,说道:

    “夺天决?没想到又一个太琼门的人。”

    那人才刚说完,清明就对着河图急切的喊道:

    “掌门师兄!他见过爹爹!”

    河图点了点头,太琼门的夺天决传人,可就只有三人了!

    这人,见过天重真人!

    (我妈妈做手术,不跟我说,怕我担心怕我过去,怕影响我码字工作,我打电话,我大舅接到我才知道她动手术,切除胆囊一切平安,之前疼一整天,我这个做儿子的不知道,哎。)

    (鬼!交!大神【晴了】的《隋唐君子演义》,这位大神不用我说了,极品明君当年我上课偷偷看完的,这本书也是神作,看的贼吉尔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