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四十五章 我算的(十二点第二更)
    太琼门的甄掌门,这几天可算是在九仙门内,出尽了风头。

    从参仙谷里出来之后,甄掌门就拿着神行符说了一句:

    “我没扔神行符,在这呢。”

    后来才知道,大家都通过混元镜,全程看河图“直播”呢。

    原本大家都只以为,九仙门里的清明,是一个千年难得一遇的仙才。

    至于练气期的甄掌门,那不过是即将衰落的太琼门,临时拉来的一个工具人掌门而已。

    但现在看起来,却是大错特错。

    这位甄掌门能以练气期修为,成为太琼门掌门,也是有其原因所在的。

    就光他在三仙所设三局之中的表现,棋艺,鉴宝,丹药以及最后的眼力和机缘,福缘方面的表现。

    就足以证明,这位练气期掌门,在旁门杂学方面,有着极深的造诣,尤其是鉴宝和丹药,绝对是神州大地数一数二的人物!

    再说机缘福缘,这对一个修士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就比如异宝大会和这次的九仙门参仙谷事件,怎么每次出风头的,不是你,不是我,偏偏就是太琼门的甄掌门呢?

    除了这些之外,有关于甄掌门在参仙谷中所发生的的事情,也从九仙门的弟子口中,传出了数个版本。

    其中最为可信的,是一名在九仙门掌门居门口执守的弟子所说的。

    据他所说,甄掌门从参仙谷中出来之后,便被九仙门掌门渡仙真人请到了掌门居中。

    那是促膝长谈,秉烛夜谈啊!

    这位甄掌门除了在混元镜中,破了三仙的三局之外,竟然还紧挨着仙人遗蜕睡了一晚!

    什么?紧挨着仙人遗蜕睡了一晚?

    不仅如此,还跟着三位飞升仙人的元神,面对面的相谈许久啊!

    什么?跟着三位飞升仙人的元神面对面?!

    众修士们,都有点坐不住了。

    ——————————————

    河图最近有些疲惫,不仅仅是因为被渡仙真人拉走,问东问西的缘故。

    还有那些其他仙门的金丹修士们。

    曾经在五莲剑宗的时候,河图也曾经接待过这些来拜访的修士。

    不过只有半天就闭门谢客了,因为他们全都是冲着清明来的。

    不过这一次,他们是冲着河图来的。

    “甄掌门!之前在五莲剑宗,都未有来好好拜访过甄掌门,实在是惭愧啊!”

    “客气客气,我们正道之间守望互助,不需如此拘泥于小节。”

    “说到这,听说甄掌门见到棋仙,琴仙还有赌仙三位仙人的元神,还和他们相谈许久?”

    “机缘巧合,其实也没聊许久,嗯?为何这么问?”

    “其实我有一瓶四品灵丹,名为玉露百灵丹可大补灵气,愿换甄掌门一条胳膊。”

    “啊?!”

    “我的意思是,一条胳膊袖子就好,实在不行,半条?”

    河图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阴阳天师袍,联想到这件麻布做成的普通衣服,这么多年来,浆洗的都有点发白……

    撕拉!

    河图毫不犹豫的撕了半条袖子下来,然后递给了面前的金丹修士,拿走了他递上来的四品灵丹。

    “大家都是正道,正该守望互助啊!半条袖子,又算什么!”

    之后的两天,河图连贴身的裤头都给卖了。

    至于那些有事没事就来拜访的修士们,河图闭门谢客了。

    又没有衣服可以卖给他们,总不能卖手脚吧?更何况,来客太多,也会打扰到清明修行的。

    至于前两天卖衣服换来的那些灵丹妙药,或是天材地宝,当然全都放到了虚境之中。

    而有关于虚境的事情,渡仙真人并没有问过河图,只是说了一句:

    “无论三仙赠予何物,九仙门都不会予以追讨,这一点,我还是可以跟甄掌门做出保证的,还望甄掌门可以放心。”

    放心不放心那是河图的事情,但是听到渡仙真人如此表态,态度很端正,河图还是比较欣慰的。

    这一次参仙谷下来,收获虽然颇多,但对于河图来说,真正关键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那就是师父天重真人,在散仙洞府里写下的【九仙门】三个字的原因,以及师父目前的下落。

    这才是河图最关心的问题。

    总不能说师父提前算到了,有关于三仙三局的事情吧?

    师父将自己指向九仙门,定然不是简简单单的为了三仙三局的事情。

    提前在散仙洞府留下讯息,就是为了让自己来九仙门破局寻宝的?那师父得多无聊啊?

    如果比作一场游戏,参仙谷根本就是支线,真正的主线可毫无进展啊!

    到底是为何,写下【九仙门】三个字呢?

    就在河图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却收到了甲酒真人的邀请。

    说老实话,对于甲酒真人的邀请,河图本来是不打算去的。

    但对方的邀请之中,又是美酒,又是佳肴,还搞什么特殊烹饪法,灵气真火烤乳鸽。

    这就没法忍了啊。

    河图带着清明,一起去了主峰赴约去了。

    内心虽然还在担心着师父的事情,但在甲酒真人的餐桌上,河图还是很放得开的。

    甲酒真人也是不甘寂寞的性子。

    带来的那些个弟子们,都在九仙门三峰中修行,而他虽然被允许暂住在九仙门的主峰之中,但也只能留在主峰,不能去其他八峰。

    这可真是让甲酒真人,都快闲出个鸟来了。

    五莲剑宗的其他弟子,他不好喊来陪他吃喝聊天,怎么说他也是青莲峰的峰主,跟那些弟子们辈分有差,喊来喝酒吃饭实在是不像样子。

    但是河图就不一样了啊,虽然境界不高,但他是掌门啊,辈分就差不多了,坐在一起喝酒吃饭聊天,完全不需要拘束。

    最关键的是,甲酒真人自觉跟河图还算聊得来。

    至于清明,那是跟着河图来的,其实甲酒真人并没有邀请她。

    河图上了酒桌只顾着吃菜,甲酒真人当然是拼命喝酒。

    酒喝上来了,话也就变多了,这回就跟河图聊起了,他在九仙门的见闻。

    其中免不了的要夸赞一下河图,机智勇敢,机敏过人,连三千年无人可破的局都破了,而还紧跟着破了后两个局。

    速度还飞快,各门各派的金丹修士都看在眼里,少不得三个月后离开九仙门,要回去门派大肆吹捧一番。

    太琼门这次可算是出名了,既有清明这个千年一遇的修仙天才。

    又有甄掌门这个精通旁门杂学的工具人掌门,还获得了九仙门三仙赠送的至宝。

    光大太琼门,指日可待了啊!

    说不得以后还能有和九仙门争一争正道魁首的机会!

    甲酒真人吹照他吹,河图也就听听。

    要是凭着一个九仙门的至宝,还有筑基期的修仙天才清明,就觉得能和九仙门争正道魁首,那河图的脑袋瓜就真的被门夹过了。

    九仙门毕竟数千年底蕴放在那边呢,而且河图对什么门派争斗没太大兴趣,能跟小师妹安安稳稳的修仙,就可以了。

    甲酒真人听到河图有些小气的想法,也是笑了笑,喝了一口酒,随后说道:

    “你这想法虽然小家子了些,但也还算正常。

    我本以为你这几日被人吹嘘的多了,便会自以为是,迷失方向,没想到你还是挺务实的。”

    河图颅内一笑,这甲酒真人果然是故意吹捧自己的,实际上是想看看自己有没有飘。

    “不过话说回来,这九仙门确实是底蕴深厚啊。

    昨日夜里,我还看到几个人在运送一些天材地宝,想来是要蕴养仙人遗蜕,没准就要开启大阵,重新调换仙人遗蜕的位置了。”

    河图笑了笑,问道:

    “真人怎么知道那些天材地宝就是用来蕴养仙人遗蜕的啊?”

    甲酒真人捏了一个手诀,翻了翻白眼,说道:

    “大卜算术算的啊,九成,错不了。”

    河图听到这,筷子停在半道上了。

    (新书不易,求推荐票,书评,章节说,打赏求给角色里的甄河图或者清明!)

    (无!开!今日是白金大神【瑞根】的新书《数风流人物》,这位官场文大神相信不用我多介绍,当年创造了网文阅读的神话,品质保证!新书还可以投资,大家赶紧去投资,稳赚不亏的!!!古代官场小说,绝对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