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荒剑尊 > 第十二章 三十六烦恼风
    九天剑宗的老一辈修士,喜欢给自己的徒弟改名字,比如霸剑阁主王天龙的名字,就是他师傅给改的。上任浩然阁主给自己的小徒弟改名“宋浩然”,也足以表明他对这个小徒弟的看重;剑无极他以前并不是叫这个名字,他这个的名字是琨钧上人取的;无极的意思是:“无边际,无穷尽,无限,无终。”剑无极这三字是琨钧上人修剑数千年,对剑道领悟的终极概念。

    琨钧上人作为汉国仅存的大剑宗,实力自然无需多说;可是!他也有许多无法完成的事,而他这一生的期许,都藏在了剑无极的身上,藏在了“剑无极”这个名字里;琨钧上人自己无法做到的——剑无边际、剑无穷尽、剑无限、剑无终;如今都寄托在了他这个小徒弟的身上。

    三十里峡谷,寂静无声。

    山峰巅峰之上,两人巅峰对决。

    剑无极轻轻推出一寸剑身,口中一字一顿的默念道:“剑·无·极!”

    三字出口,威压现世,天崩地裂,高山足足被压平数十丈。

    这股重力极强,左雀运起周身灵力,艰难的维持着身形。

    剑无极之所以去剑塔,是琨钧上人吩咐的;他用很短的时间便登上了第十八层,登上了最高层;他在第十八层足足呆了半年多的时间,才领悟了琨钧上人的用意;剑无极不同于凡人,他在很小的时候便领悟了剑意,可他领悟的剑意却与常人的有所不同,寻常修士的剑意大多都是出剑法中领悟的,比如李长安的青莲剑意之类,可剑无极的剑意却是对“剑”之一字的领悟,对剑本身的领悟的剑之本意!。

    剑无极的这种剑意,自然要高出剑法领悟的剑意好几层楼;因为剑意的与众不同,如果去雕琢剑无极身上的剑意也就成为了一道难题,琨钧上人日思夜想,考虑良久,最终决定让剑无极去剑塔。剑塔本身就是一柄剑,琨钧上人本来是想借助着剑塔之威去磨炼剑无极的剑意,没想到事与愿违,磨炼剑意的计划没有丝毫进展,剑无极却参透了剑塔里的重力。

    此刻,就在左雀的注视下,就在所有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剑无极他动了……

    山顶只留下了一道残影,剑无极的那抹身影快的如同闪电,刹那之间便没了身影;左雀眼前一花,他都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不惧修罗尚未出鞘的剑身,就已经出现他的面前,剑尖直直顶向左雀的额头,将其退飞数百丈。

    左雀被顶飞的身体,狠狠的砸向地面,他的身体嵌入地底深处,地面龟裂百丈。

    剑无极落下身形,停在了被左雀砸出的坑洞前。

    忽然间,大地开始晃动起来,剑无极望着坑洞,不惧修罗再出鞘一寸,晃动被重力压制,稍稍减缓几分晃动;但只是过了片刻,剑无极好似察觉危机的临近,迅速挪动身形,闪到百步开外;就在剑无极所站的位置,一条百丈地龙破土而出,将大地掀翻。

    面对这个实力不知道深浅的对手,左雀不敢大意;望着剑气化为的地龙,左雀撤去了术法,握着手里的南华剑,左雀的驱动体内灵力,剑尖飞出了一缕缕宛如鱼线的光丝。

    光线积少成多,在空中汇慢慢绘画出了一副巨剑。

    术法还未完成,此时就应该是出手的最近时机,可剑无极没有出手,他静静的等着,等着左雀完成这道术法。

    左雀满身泥土的落回地面,狼狈不堪,他嘀咕了一句:“大意了。”

    看台上那边,顿时有议论纷纷起来。

    “没想到那个剑无极,既能与左雀斗的势均力敌!”

    “倒是小觑了剑无极,此人还是有几分实力的。”

    “能从剑冢唤出不惧修罗,想来这剑无极应该有些不凡。”

    “这剑无极只是稍占上风;他若不是凭借着不惧修罗的威力,敌不过左雀。”

    顾伊娜听着这些胡说八道的话,气的小脸通红,他最喜欢的小师叔根本就没有拔剑出鞘!明明就是用自己的实力压制住左雀的!怎么就是借着不惧修罗的威力了?

    琨钧上人看着小脸通红的顾伊娜没有言语,也没有去为自己的小徒弟辩解什么;他和剑无极的性格很像,如果能用实力解决的事情,如果能用实力让那些不服的人闭嘴,那就尽量不开口。

    陈天元和谢小康俩望着场上的战斗,看着左雀使用灵力绘画出的巨剑,谢小康最先开口道:“师兄怎么把《天庚》也传给他了?”

    陈天元缓缓开口道:“你一个当师傅的,到处游手好闲,徒弟也不教;现在反倒质问起我来了。”

    谢小康开口辩解道:“师兄,上梁不正下梁歪啊,我这游手好闲不也是跟师傅学的么,你怎么不说师傅去,他当年收了我以后,没过几天就跑出去了,现在都快二百年没有回九天剑宗了!”

    陈天元淡淡的看了一眼谢小康,无奈道:“我看你是找打,尽给我贫嘴!好的不学,尽学些坏的。”

    谢小康笑了笑,说道:“师傅当年是为了磨炼我,才离开宗门的,就和我为了磨炼那小子一样;我不离开宗门,那小子会便一直依赖我,永远也长不大。”

    陈天元无语道:“你就别给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你和师傅都浪荡惯了,那里是为了磨炼自己的徒弟。”

    谢小康笑哈哈的摆手道:“看破不说破,看破不说破。”

    《天庚》是玄天阁天机子一脉单传的秘法,此招除了萧逸尘、天机子、陈天元和谢小康,便只有左雀会此招。这招秘法以剑气画图,蕴含剑道,杀力极盛。

    在光线的绘画下,空中的巨剑缓缓成型,百步之外的剑无极仍然没有出手。

    谢小康望着空中的巨剑,也没说些,“我术法完成了,你死定了!”之类的废话,他一步踏出,靠近巨剑,右手使出灵力,推动着巨剑,巨剑在左雀灵力的推动下,缓缓的向着剑无极飞起。

    面对向自己缓缓飞来的巨剑,剑无极闭上了眼。

    剑无极右脚前踏,左脚后曲,做出奔跑状。

    他的左手望着剑柄,右手握着剑鞘,做拔剑状。

    巨剑飞行的速度很慢,仅比蚂蚁爬行的速度,快上些许。

    巨剑每飞动一瞬,速度便快上一分……

    巨剑刚开始的速度,只比蚂蚁的爬行快。

    再飞动些许,巨剑的速度递增,已经和孩提跨出的脚步相当。

    又一瞬,巨剑已经飞出数十丈。

    速度以此类推,越来越快。

    到最后,左雀推着巨剑,巨剑和左雀化为一道奔雷,低空飞行,巨剑裹胁着枯枝残叶,在地面犁出了一道宽阔的剑痕长河。

    巨剑眨眼间就来到剑无极面边。

    “三十六烦恼风!”剑无极忽然开,他蓄力拔剑的动作猛然一动,明明是拔剑,可不惧修罗却没有出鞘,带着鞘的不惧修罗,洒出一道细小的波纹。

    眼、耳、鼻、口、身、意是人的六根,再加上好、恶、平!各自又有清静与污染,正是一世三十六烦恼。

    一世三十六烦恼,一剑斩三十六烦恼风。

    名为“三十六烦恼风”的波纹,与“天庚”绘画的巨剑碰撞,两道法剑相碰,巨剑宛如豆腐般不堪一击,剑身寸寸断裂。

    此时,一往无前的左雀推着巨剑的剑柄,已经退无可退……

    就在波纹即将荡向左雀的时候,光华一闪,左雀便忽然消失在了峡谷中。

    广场上,左雀发些自己已经被陈天元传送出峡谷,离开峡谷就意味着淘汰,左雀着急的说道:“我还能打!师伯送我进去!”

    陈天元望着左雀,轻轻开口道:“你输了。”

    左雀倔强道:“我没有!”

    谢小康拍了拍左雀的肩膀,“被那招击中,你会死的。”

    左雀咬着牙,望着场中闭着眼的剑无极,双拳紧握;他不相信自己会败,会败给一个连剑都没有拔的人。

    左雀不服,可却又无能为力,压制修为十数年,就是为了今日,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会败的如此一败涂地。

    峡谷的范围只不过三十里,所有参战的修士,都见识到了剑无极的恐怖。这些修士相互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产生了一个想法,若是不解决此人,便无法获得第一。

    这些人准备联手解决了这个强敌,再去争夺第一,此时,大部分的修士都向着剑无极冲去。

    剑无极没有动作,他静静的等待这群修士的靠近。

    就在某个修士距离剑无极不足数十步的时候,剑无极将不惧修罗插在了地上,骤现天威。重力覆盖了方圆三里,将三里内所有的修士都压翻在地,只有几个唤出剑罡护体铸剑阁的修士,勉强爬起身。

    剩余的修士见情况不妙,做鸟兽散。

    望着气势无懈可击的剑无极,李长安颇为感慨,都是一起进剑塔的,剑无极凭什么就能领悟重力,自己却不行,想到这里李长安不免有些失落。

    “稀稀疏疏!”一阵阵脚步声唤回了李长安的思绪,李长安右手握住剑柄,神色警惕。

    “哎!李兄别出手,是我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李长安朝声音的方向望去,便发现了不远处的李阙歌和名为“婉儿”的剑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