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荒剑尊 > 第二章 风起云涌(二)
    欧阳倩站在玄天阁的门口,望着忙碌的人群,颇为感慨;上次论剑大典举行之时,她才二十岁,这一转眼又是百年,时如逝水,可昨天光景却依旧历历在目。

    看着为了论剑大典忙碌的修士,欧阳倩陷入了沉思;上次的论剑大典,一袭白衣的师傅带着她和几位师兄,一起去看论剑大典;在朝剑试时,师傅也会给她和师兄们讲解,场中那些修士所使用的精妙剑招。

    若是二十多年前,天道国不举兵南下,师傅和几位师兄弟就不会死;那这次的论剑大典她和几位师兄,会不会依旧屁颠屁颠的跟在师傅身后?若是师傅当年没有离开宗门,自己和师傅、师兄会不会还在一起研习着剑术,一起望着太渊阁的云卷云舒呢?若是这样的话,自己会不会和当年一样,依旧会很开心呢?

    想着李飞云那些年对自己的教导,欧阳倩不免有些伤感,在她的心里,那个喜欢笑,而且笑起来温暖纯良的师傅,是最善良、无暇的人,一想到这里,天妒英才和英年早逝,这两个词顿时就浮上了脑海,欧阳倩重重的叹了口气。

    忽然霸剑阁修士一声嘹亮的声音,打断了欧阳倩的回忆,“烂柯寺无因方丈、苍云大师、天门大师、琉璃…大师?”声音的最后顿了顿,好像有些迟疑。

    欧阳倩是小队的队长,她主要负责是接待八大上宗和一流宗门、二流宗门的修士,三流宗门和散修家族,就是她队伍里其他人的职责了;听见霸剑阁修士发出的声音,来人是八大上宗之一的烂柯寺,欧阳倩就立马迎了过去。

    大门那边,烂柯寺三个老和尚的身后,跟着一个眉清目秀,约莫十五六岁的小和尚。

    欧阳倩走过去,对着四人抱拳道:“见过几位大师。”

    烂柯寺的无因主持、苍云大师、天门大师,欧阳倩都见过;可三人身后名为“琉璃”的小和尚,欧阳倩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她好奇的看向琉璃,微笑着问道:“不知,这位是?”

    苍云大师说道:“这是我琉璃师叔。”

    欧阳倩看着琉璃青涩的脸庞,震惊道:“琉琉…璃,师叔?!”

    无因方丈笑着说道:“叫师叔估计辈分还低了点,叫琉璃师祖都不过分。”

    小和尚琉璃红着脸,看了眼无因主持,不发一言。

    天门大师也瞎参合道:“琉璃师祖修闭口禅,说不得话,姑娘可莫要误会。”

    “不,不敢!”欧阳倩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说道:“我们已经给大师们准备好了厢房,几位大师随我走,我带几位去住处吧。”

    无因方丈看着一脸震惊和不可思议的欧阳倩,终于忍不住说道:“我这琉璃祖师也二十岁,你就别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了。”

    欧阳倩质疑道:“二…十…?不会吧!”

    无因方丈笑问道:“你可听说过青灯禅师?”

    欧阳倩看着满脸微笑的无因方丈,不明所以的说道:“略有耳闻,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无因方丈解释道:“我这琉璃祖师,便是青灯禅师的徒弟。”

    欧阳倩闻言后,呆离当场,“青灯禅师,还活着?”

    烂柯寺创立之时,世间尚无汉国,尚无其余七家上宗;九天剑宗创派才三千年,和烂柯寺的年龄相比,九天剑宗可以说是非常年轻。

    烂柯寺的历史悠久,在这片大陆的人类刚刚智化的时候,烂柯寺便存在了;汉国的修仙界流传着一本书名为《云霄传》的书,据考究这本书至少存在了数万年,而这本书上便记载了烂柯寺,也就是说烂柯寺的存在的历史比《云霄传》还要悠久;换言之,烂柯寺的创派祖师青灯禅师,至少活了数万年。

    苍云大师笑着调侃道:“不仅活着,还给我们收了为祖师呢。”

    天门大师接着道:“我们三个这次同时来观礼论剑大典,就是为了带琉璃祖师过来,涨涨见识。”

    琉璃闻言后,潮红的脸更红了。

    震惊的欧阳倩带着四人,去往了准备好的厢房。

    将四人送进房间后,退出来的时候,正好就遇见了齐映云和吕且。

    而流云阁这两人的身后,还跟着一名蓝头发的少女,这名少女欧阳倩感觉好像见过。欧阳倩向齐映云和吕且抱拳说道:“见过两位师叔。”欧阳倩又对曲蓝陵问道:“这位姑娘,我好像见过吧?”

    曲蓝陵作揖道:“当年谪仙城的昆仑万仞,有幸见过仙子一次。”

    吕且咋呼道:“这妮子想去找小师弟,正好论剑大典也快开始,我们准备去剑塔将小师弟,喊出来。”

    听见找小师弟几个字,欧阳倩微微一笑,瞬间就想起了李长安在谪仙城英雄救美。

    齐映云打岔道:“我看这姑娘不错,要不你将柳白喊来,我们一起带她一起去剑塔吧。”

    “叫柳阁主干嘛?”曲蓝陵不解的问道。

    曲蓝陵不明白齐映云话里的意思,可欧阳倩却是个明眼人,齐映云话里的意思,是要带曲蓝陵见长辈啊,欧阳倩笑着点头道:“可以,我这就去喊柳白师兄,到时候我们去剑塔汇合便可。”

    吕且问道:“要不要喊师傅也过去?”

    齐映云想了想,说道:“先去过剑塔,师傅到时候再说吧。”

    ——————

    铸剑阁的慕子吟是出了名的外冷内热,他是铸剑阁主吴宗的小师弟,也是整个铸剑阁的小师叔。

    今日烈阳高照,身穿紫色长袍的慕子吟,微微不爽,他耸了耸背上以寒月冰魄铸造的白晶剑匣,和宋浩然一样,他也是被张三拉来的壮丁,而且和宋浩然的生性跳脱不同,慕子吟不喜多言,叫他去接待是真的找错了人。

    领着云罗道宗的三人,慕子吟一路沉默。

    宋知命带着陈平平和赵珂,跟着慕子吟兜兜转转,终于看见慕子吟停住了脚步,宋知命正想问些什么,就看见慕子吟推开了房屋的大门,“此处,便是三位道友的居所。”

    陈平平闻言,首当其冲的走进院子看了看,身为塞北统帅陈北玄的儿子,陈平平这一生锦衣玉食,过惯了好日子,他只要一想到要和其他人挤在一个院子里,他就浑身难受,进入院子以后,他随意看了两眼后,便非常不满意的问慕子吟:“我们可是八大上宗的修士,这次来观礼,也是给你们九天剑宗面子,可你们就让我三人住在这狭小的院子里?”

    听见院子小,慕子吟还以为自己带错了地方,他向前两步进入院子,然后到处看了看,发现院子里的房屋和院子都很大,足够这三人居住;不怎么会说话的慕子吟,只能重复之前的话,“此处,便是三位道友的居所。”

    陈平平闻言,以为慕子吟是挑衅他,他怒声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慕子吟愣了愣,说道:“就那意思啊。”

    陈平平气急,“你是找死吧!”

    一道青光浮现,就在陈平平的术法即将使出之前,慕子吟背后白晶剑匣里面的剑,已经架在了陈平平的脖子上。

    现在的慕子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陈平平,“你这是想攻击我?”

    陈平平硬气道:“是有如何!”

    对于这个问题,慕子吟也不知如何是好,对呀!就算这个胖子想攻击他,他也不能杀了这个胖子啊,毕竟是九天剑宗百年一次的盛事,他可不想惹出什么麻烦。

    慕子吟想了想,决定口头警告一下,“胖子!这里是九天剑宗,你最好注意自己的言行!”

    “你叫我胖子?”陈平平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敢叫我胖子?”

    慕子吟无语道:“我难道说错什么了吗?你明明就是个胖子啊。”

    陈平平这一生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胖,他大怒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宋知命无语,他的脾气也怎么不好,但这里是九天剑宗,所以他只能忍耐,看看娇生惯养的陈平平,趁着事情还未闹大,他直接洒出一道定身符,将陈平平定住。

    宋知命面无表情的对慕子吟说道:“麻烦道友了,请回吧。”

    慕子吟见宋知命都发话了,也不多耽搁,就离开了院子,待慕子吟走远,宋知命才解开陈平平身上的定身符。

    陈平平怒问道:“宋长老!你为何要定住我!?”

    宋知命冷声道:“刚刚那个慕子吟是铸剑阁主的师弟,他若是执意杀你,我拦不住!这里不是你家,也不是云罗道宗,你若不想死的话,最好给我安分一点!”

    陈平平咆哮道:“我父亲是陈北玄!他怎么敢动我!”

    宋知命继续冷声说道:“九天剑宗的人都是疯子!他们说杀人,就真的会杀人!而且,这世间还真没有九天剑宗的修士不敢做的事!柳白都敢去南欢宗割彩蝶仙子的舌头!齐映云都敢挑衅王老虎!你以为真的不敢杀你?”

    陈平平青筋暴起,准备冲出去拼命,宋知命无奈,只能又定住了陈平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