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七侠组 > 第四十四章:手下留情
    夜深了,雷雨映着路灯密密的交织在一起,似乎化成一种声音,传播着人间的悲欢离合。

    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大,勾起了小龙内心的忧伤和烦恼。

    虽然看小龙成天嬉皮笑脸的样子,其实顾爷一家及手下几十人的牺牲,就职商会会长的无奈,在他的心底留下了无法抚平的沉甸甸的阴影。

    小龙无法入眠,不知不觉中溜达到了院子,任滂沱大雨无情的拍打着自己冰冷的躯体,溅起朵朵水花,似乎在刻意冲刷着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的罪恶感。

    不知什么时候,灵儿和冷美人也来到屋檐下,倚栏而立,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被雨水肆虐,但她们俩谁也没有出来打扰,她们都能明白小龙内心的苦与痛。

    孰不知,危险和烦恼正向顾府逼近。

    “站长,雨太大了,您没必要去了吧,杀一个小小的汉奸还需要您亲自出马吗?

    还是让属下带弟兄们去吧”。

    大雨里站着两排身穿黑色雨衣的幽灵,正在听主子训话,其中为守的一人问道。

    中统,没错,这里是中统的联络站,这些穿黑色雨衣的幽灵便是中统的杀手。

    站长马世保亲自带队,所有精英全部出动,看来这次任务非常重要。

    “出发,大家记好了,不留活口”,马站长命令着。

    车已经停在旁边,等待着幽灵们上车,直奔目的地。

    马站长来到了车旁,师机小李猫着腰拉开车门,迎接着站长上车就坐。

    车子直奔顾府而来,看来他们的目标是大汉奸沈小龙了。

    虽然军统的翁区长知道小龙当这个会长不是真的汉奸,可军统和中统从来不互通信息,所以中统把沈小龙当成了头号汉奸,认为杀了沈小龙就是立了大功了。

    车子在顾府门外的树林旁停下,马站长下车仰头观察了一阵顾府,然后一摆手,所有人隐身朝顾府潜行而去。

    灵儿在顾府外围按排的暗稍竟然被中统的人无声无息的在大雨中摸了脖子。

    幸亏这一路的刺杀给冷美人和倩倩提了醒,倩倩他们在顾府的几处制高点24小时都按排了狙击手轮留值守。

    中统的人解决完暗稍翻上了墙头,刚有两个人从墙上探出头来。

    枪声响了,狙击手开枪了,两个人栽下了墙头。

    因为小龙提前按排了,刺杀自己的都是爱国人士,要手下留情。

    翻下墙的人伤势不重,只是肩膀上挨了一枪。

    小龙被枪声惊醒,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中统的人见行踪暴露,索性在马站长的指挥下准备从前门攻进去。

    小龙让所有的人都隐身上了房顶,并命令未经自己同意谁也不许开枪伤人。

    小龙还不知道偷袭顾府的是什么人,但他猜想应该是爱国人士。

    “砰”的一声,顾府的大门被炸开了,一群幽灵冒着滂沱大雨冲了进来。

    他们冲进来后每两个人一组背靠背形成一支战队,警惕的朝院子中央移动。

    小龙在黑暗中观察着,这不是普通的爱国人士,这是有组织的训练有序的杀手,小龙绞尽脑汁的想着。

    日本人、中统、军统、76号还是黑帮的人?小龙把这些组织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日本人应该不会,刚把自己选了会长然后就杀了,他们脸往哪儿搁,以后谁还敢投靠他们。

    军统,也不会,翁区长知道情况的,至于黑帮吗,也不太可能,自己与他们无冤无仇的,他们也犯不着与顾府为敌啊。

    最后小龙把目标锁定在了中统和76号的身上。

    小龙心想,中统那就是为了锄奸,情有可原。

    如果是76号,那就是怕自己抢了他们的风头呗,在说自己在好多场合都得罪过76号,他们来搞暗杀也是有可能的。

    来人都移动到了院子中央,但小龙判断应该还有人在外边,没有全进来。

    小龙便派了一队人从后门出去绕到前面悄悄的包围掉,不能让外边的人溜掉。

    小龙命令如果是76号的人就全部歼灭,如果是中统就只是缴械行了,不要伤人。

    顾府的灯突然亮了,照的整个院子如同白昼。

    小龙和冷美人还有灵儿他们站在二楼的屋檐下,手扶着栏杆端详着院子里的人。

    这估计出乎中统的人的预料了,他们惊慌的对着四周举起了枪。

    小龙道:各位最好别轻举妄动,老老实实的呆着,不然会丢掉性命的,说着摆了摆手。

    院子的四周房屋上刷的一下爬起来好多人,用机枪瞄准了院子里的一个个幽灵。

    现在可以报上号来了吧,为何擅闯顾府,我沈小龙的人头值得各位这么兴师动众大动干戈吗。

    院子里一片骚动,但他们虽然被包围了,似乎没有一点放下枪投降的意思。

    小龙从这些阵容判断了个八九不离十,他们应该是中统的人。

    是中统的兄弟吗,门外面藏着的应该是你们的头头吧,可以进来讲话了,小龙大声问道。

    还是没有动静。

    小龙举起枪朝门外放了一枪,终于有动静了。

    没想到外边还有十几个人,他们没有逃跑,而是分两队翻上院墙一左一右顺着院墙朝屋顶上的顾府的兄弟扑去。

    这到出乎了小龙的预料。

    只见这些人身手敏捷,非一般士兵可比。

    小龙怕屋顶的兄弟开枪伤了他们,随即向屋顶上的人下命令道:谁都不许开枪。

    只见小龙一摆手,和冷美人也翻上屋顶,一左一右迎向从院墙扑来的幽灵。

    这些人虽然身手不错,但那里是冷美人和小龙的对手。

    他们刚与冷美人和小龙接触,便跟下饺子似的被一个个抛下了院墙,倒在了院子里。

    紧接着响起一声口哨声,是小龙给门外的埋伏的人发的信号。

    外边埋伏的人窜了出来,包围了大门口的马站长和他的两个手下。

    只听小龙道:如果没猜错的话,门外的可否是号称索命阎王的马世保站长。

    在下沈小龙,可否进屋一叙。

    马站长,小龙知道马站长的身手,门外边的那十几个人是困不住阁下的,但马站长总要为院子里的这几十号兄弟们负责吧,他们可是绝对逃不出去的。

    终于平静了下来,谁也没有说话,更没有动作,静的出奇,静的可怕,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小龙心想,如果这个马站长拼命一搏,估计自己外边的十几个手下会遭到毒手,以索命阎王的身手,那些弟兄们同样不是他的对手。

    小龙在赌,赌马世保考虑手下的弟兄不会出手,这样就万事大吉。

    终于,一个全身黑衣、黑布蒙面的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一样装束的人。

    如果夜间在荒郊野外碰到个这样装束的幽灵,你一定会被吓个半死的。

    小龙终于悬着的心落下了。

    只听来人仰天长笑道:沈会长果然非常人所能及,难怪日本人要在沈先生身手花这么大的功夫呢,看来日本人选汉奸还是有几分眼光的。

    小龙面对马站长的讥讽没有生气,扯开嗓子喊道:所有人都不许动,不要伤了军统的兄弟们。

    然后对着马世保道:马站长,可否进屋一叙。

    只听见马站长道:沈会长好大的口气,难道你就这么笃定我们中统的人不堪一击,已经成了沈会长的嘴边肉了,任你宰割吗?

    小龙道:马站长误会了,小龙是怕擦枪走火伤了谁都不好,必定我们都是中国人吗?

    哈哈,沈会长还知道自己的祖宗,真是难得、难得,马站长还是讥讽着。

    小龙到没有生气,可冷美人安耐不住了,蹭的一下拔出了长剑,就要朝马世保冲去。

    小龙伸手挡住了她。

    只听马站长还是不依不饶的道:沈会长是准备打法个弱女子来送死吗。

    如果沈会长还是个爷们,那就咱们两个人一决高下如何,别殃及手下的弟兄们。

    小龙知道如果不出手制服这个不可一世的索命阎王,他是不会坐下来和自己谈的。

    随即小龙笑着道:这样也好,那小龙就领教下索命阎王的索命剑了。

    马世保对着手下道:如果我马世保不幸倒在了沈会长的剑下,只能怪我学艺不精,大家不要火拼,更不要替我报仇,留着命去多杀几个日本人。

    马世保说完看了看小龙,意思是让小龙也表态。

    小龙看着弟兄们和冷美人他们道:大家都听清楚了吧,如果小龙倒下了,大家不要难为中统的弟兄们,让他们平安的离开,从此顾府的弟兄们就此解散各奔前程,谁也不许寻仇。

    两个人拉开了架势,马世保抱拳道,沈会长请。

    小龙道:客随主便,马站长请。

    只见马世保飞身而起,人在空中拔出长剑,洒下一片剑网朝小龙当头罩下。

    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暗自为小龙捏了一把汗。

    只听小龙道:好一手风扫梅花,马站长的太极剑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小龙嘴上说着,手上可一点没停,拔出长剑,舞出一朵莲花迎向了马站长罩下的剑网。

    好漂亮的一招花开见佛,看来马某人今天是遇上高人了,马世保说着斗转剑锋避开了小龙看似柔和的剑花。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招我一式的缠斗在一起,看得周围的人目瞪口呆,他们那里见过这样的高手决斗。

    两个人嘴上说着,手中剑一剑快似一剑,剑光与刺眼的灯光和雨水交织在一起,溅起点点水花,是不是的拍打在周围的人的身上、脸上。

    所有人似乎忘记了下雨、忘记了处境,目光全被吸引到了两个人的决斗上。

    突然,听见一声闷哼,马世保的身子向后滑去,原来小龙的长剑已经快触及马世保的咽喉,追着马世保的身体同速移动。

    他的手下发出了一声惊呼,都为他们的主子担心惊叫。

    只见小龙突然收剑、翻剑,剑身拍在了马世保的右臂上,马世保的长剑脱手而出,插在了顾府的大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