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七侠组 > 第七章:小东北复仇
    冬天来临前,大上海都要经历几场淅淅沥沥的小雨。

    小雨伴随着凛冽的寒风过后,天气又湿又冷,树上的黄叶己全部掉落。

    这个季节走在大上海的十里洋场,有着别样的韵味。

    小龙陪着心上人坐镇百乐门,美女相伴,品着美酒,过着天上人间的生活。

    百乐门的迎宾门点头哈腰迎来送往着一个个不同身份的贵客。

    欢迎光临百乐门,先生这边请,迎宾门又迎来了一个客人。

    小龙无意的瞟了一眼,这位贵客吸引住了他的眼球。

    中等身材,一头短发,黑油油的皮肤,走起路来给人的感觉是浑身有一种用不完的力量似的。

    他进到大厅后没有急着落座,四处打量了一番,好像在找寻着什么。

    最后在东边的雅座上座下,小龙一看就知道这个家伙是个练家子,视乎是在找寻什么目标或者跟踪什么人似的。

    小龙环视了下这个人的四周,发现在斜对面坐着三个人,看穿着是几个日本人。

    小龙明白了,原来他的目标是这几个小日本。

    小龙打发阿娇下去摸下这几个人的底细,打听清楚他们的来路。

    不一阵阿娇上来了,他了解清楚了这几个日本人是刚从别的地方过来的,为首的个应该是个军官,别的几个人对他毕恭毕敬的,好像叫什么酒井彻少佐。

    这几个日本人看起来还算比较规矩,没有黑龙会那帮人那么也蛮,也许是刚来上海人生地不熟的原因还是有什么秘密任务。

    他们喝了一阵酒并且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阵什么之后结了账匆忙的离开了。

    好像有什么急事还是发现了有人跟踪,不然要的酒喝了不到一半就这样急匆匆的离开干什么。

    几个日本人刚一出去,那个人也结了账跟着离开了,小龙示意小田和阿娇跟上去探个究竟。

    几个日本人出门后急匆匆的超东街走去,在走到东街一个人烟稀少的巷子时,突然停住了脚步。

    可能出现什么状况了,这几个人如临大敌似的围在少佐的周围保护起少佐来。

    小田和阿娇找了个观察位置好的地方,跃上房顶,潜伏在屋脊上观察着这个幽暗的巷子和几个日本人。

    原来几个日本人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个人正是刚才跟着日本人离开的那个黑小子。

    日本少佐还算有点风度,并没有害怕,拨开挡在他身前的两个手下,向前走了一步躬身道:这位先生一路跟踪在下,在此突然又挡住去路,不知是何方圣神,有什么指教。

    小田他们听了大吃一惊,这个日本人说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如果不是从穿着上判断,根本从话语上听不出他是日本人的。

    挡住去路的黑小子没有回答,只是怒视着日本人,好像要吃了他似的,一看就是和这几个日本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这位先生请明示,究竟有什么指教,在下好像并不认识阁下吧。

    ”那俺就让你死个明白“,俺叫沈家骏,家是东北沈阳的,俺父亲是个老中医大夫,开着个中医馆专门治病救人。

    9.18之前,俺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治病救人,母亲操持家务,妹妹帮父亲抓药,一家人其乐融融,过着幸福的生活。

    你们日本人来了,打破了我们平静的生活,害的我家破人亡。

    有一天,日本人来我们药店,父亲正在给个重病的老人扎针。

    突然一帮日本人抬着一个重病的伤员闯了进来,二话不说让俺父亲给抓紧救治。

    俺父亲正在给别的病人治病,让略微等下,这帮天煞的日本人便开始打俺父亲。

    无赖之下,俺父亲就被逼的给那个日本军官治疗。

    治疗完了一个日本人去抓药,看到妹妹长得漂亮,便起了歹心,糟蹋了妹妹。

    由于俺父亲和他们拼命,这帮天煞的日本人还杀了俺们全家。

    当时俺在武当山跟随师父学艺,才得以幸免。

    这个黑小子说着已经是热泪盈眶,激动的浑身发抖。

    只见他紧握双拳用仇恨的目光瞪着日本少佐酒井彻道:这个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当时那个被俺父亲救治的军官就是你酒井彻。

    俺父亲救了你一条狗命,你却害了我全家。

    那些当时玷污了俺妹妹和杀俺全家的那几个日本兵俺已经送他们上西天了。

    这一年多俺一直在东奔西跑的追查着那个日本军官。

    今天俺好不容易找到你了,俺就要给俺的家人报仇了,说着大踏步朝着日本人走去。

    酒井彻鞠躬道,实在抱歉,是我没有管理好我的手下,才害先生家破人亡。

    但我的手下已经悉数被你杀害,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你也算是给你的父母和妹妹报仇了。

    道歉能让俺的妹妹和父母起死回生吗。

    自从你们日本人侵略中国以来,中国家破人亡的家庭还少吗。

    俺要把你们这帮畜牲不如的家伙赶出中国去。

    你的狗命是俺父亲救的,今天俺要替家人报仇,收回你这条狗命,免得你以后再去残害俺的同胞。

    自从俺家人被你们杀害后,俺活在这个世上的唯一任务就杀日本人。

    直到把你们日本人杀光或者全部赶出去,你就不该来中国,准备受死吧,纳命来。

    说着沈家骏便向酒井彻走去,酒进彻后退了一步,两个手下便上前拔出了刀挡在酒井彻身前。

    沈家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同时两个日本人也喊着八嘎之类的冲了过来。

    只见沈家骏从他们两个的刀之间掠过。

    两个日本人还没反应过来,他们的刀便相互交错刺在了自己同伴的喉咙上。

    小田他们暗自吃惊,好俊的一手借力打力,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酒井彻的两个手下。

    下面该轮到酒井彻了。

    但这个小日本必定是个少佐,没有因为手下的死而慌了手脚。

    日本少佐注视着沈家骏,从腰间拔出长剑,一抬手将剑削摔出笔直的插入了巷道的墙上。

    单凭这一手一看就知道是个剑道高手。

    小田阿娇他们暗自为沈家骏捏了一把汗。

    沈家骏长啸一声,腾空而起,五指直接朝酒井彻的天灵盖抓去,够狠辣的。

    但这个小日本镇定自如,待沈家骏的五指近身之际,突然身体后仰,长剑划出一道圆弧直削沈家骏的右手腕。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沈家骏收回右手,同时空中向左翻身,左掌直袭酒井彻的太阳穴。

    两个人看似旗鼓相当,打的难解难分,看的小田和阿娇入了迷。

    阿娇寻思着这样打下去不是个办法,怎么想办法帮沈家骏一把呢。

    突然机会来了,两个人都久战不下,都略微有点心慌了。

    酒井彻突然一翻手腕,长剑直逼沈家骏,朝他前胸刺去。

    只见沈家骏居然使出两败俱伤的打法来,一侧身左肩朝竹下野的长剑迎去,同时伸出右手,五指直插酒井彻的喉咙。

    阿娇一看不妙,沈家骏这样即使这样杀了酒井彻,自己不死也要被酒井彻的长剑穿透左肩。

    阿娇随即从头上取下发髻,朝日本少佐的长剑掷去,不偏不倚,真好击在酒井彻的长剑上。

    酒井彻的长剑虽然没有被击脱手,但剑尖受力朝右偏离,从沈家骏的左肩旁插过,没有伤着沈家骏。

    与此同时,沈家骏的五指紧接着插在了酒进彻的喉咙上。

    只听得一声惨叫,酒井彻便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

    “警察,不许动,在动就开枪了”随着喊叫声,是沈探长带着警察包围了巷子。

    不一阵救护车来了,拉着酒井彻去了医院。

    沈家骏被警察包围,以杀人罪被警察逮捕带走了。

    警察重重包围,小田和阿娇没法救沈家骏,只能抓紧回去向小龙报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