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七侠组 > 第三章:三师兄受重伤
    暴虐的雷电狂风掠过山梁。

    小龙望着大师兄远去的崎岖山路,手里捏着大师兄临走前送给自己的小本子,不自禁的眼眼泪夺眶而出。

    当时的小龙还不明白,以为是师傅和全寺的和尚们赶走了大师兄。

    后来小龙才知道,大师兄是艺成出师了,按照少林寺的规矩,每个少林弟子要出师都必须要闯过这一关。

    小龙还在恍惚和忧伤中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有人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小龙回过头是慧文师傅,示意他跟自己走。

    从此以后,小龙就和梦光头他们一样跟着师傅苦练功夫。

    师傅将自己的一身所学倾囊相授给了小龙。

    由于小龙天资聪慧过人,很快他的功夫就超出梦缘他们几位师兄。

    清晨,小龙和众位师兄一起一如既往的做着功课,突然看到从半山腰上来一个人。

    来人驼腰弓背,着装稀奇,一看就不是本地人,不一会功夫就到了师院。

    小龙暗自惊奇,这上山的速度要比一般的轻壮年都快的多。

    “阿弥陀佛”,施主一大早光临本寺不知有何指教?

    不知道什么时候师傅站在了小龙他们的身后,对着来人双手合十。

    再下黑龙会滕田健一,久仰少林寺大名,今日路过贵地,特来拜访。

    素闻少林寺乃中国武学的泰山北斗,作为一个学武之人,滕田神往已久。

    今天刚巧路过,便上来瞻仰一凡,若能得到方丈指点一二,滕田荣幸之至,忘方丈成全。

    日本人?梦缘师兄喊了出来。

    由于东北军的不抵抗政策,日本刚刚占领了我国的东三省,大家提到日本人不由自主的视作了敌人、侵略者,谈之色变。

    是的,在下日本黑龙会头山满师傅的弟子,现任黑龙会驻上海的负责人。

    梦缘师兄是东北人,据说他有父母在东北,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但一听到日本人他的表情就不对了。

    只见梦缘师兄看了看师傅道:即然这位施主执意要比武,弟子梦缘就领教下这位施主的日本功夫,说着攥着拳头就超滕田健一走去。

    梦缘不得无理,师傅本想喊住梦缘,但不料滕田健一已经一个健步来到了梦缘前面,鞠躬道:那就得罪了,然后后退一步,一抱拳腾空而起双脚直朝梦缘师兄胸口踢去。

    只见梦缘师兄左脚后退,身体微转,用右肘砸向滕田右脚,两人就这样相互见招拆招,大战了几十回合。

    看似两人分上下,但梦缘师兄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而小日本则看起来比较轻松,左挪右闪,上格下档。

    小龙看着看着明白了,小日本在摸少林拳法的路子,三师兄似乎不是滕田健一的对手。

    这时,只见三师兄使出少林长拳一拳向滕田健一的太阳穴击去。

    小龙一看糟了,三师兄由于久战不下心浮气躁,露出了破绽。

    小龙刚要提醒己然不及,看来梦缘师兄要吃亏了。

    果然只见滕田一声冷笑,出左手扣住梦缘击来的拳头,紧接着手掌平伸顺着梦缘的胳膊向前滑去,巧妙的将梦缘击来的拳头从自己掖下划过。

    当滕田健一的手掌滑到梦缘肘关节处时,只见他一翻手扣住了梦缘的肘关节,剩梦缘向后仰之际,滕田伸出右手,变拳为掌直击梦缘胸口。

    梦缘被一掌击飞了出去。

    还不罢休,只见滕田这老小子左脚一蹬地腾空而起,向着梦缘飞出的身体追了过去,空中提膝向梦缘喉咙顶去。

    小龙大吃一惊,这哪里是切磋武艺,这是要置大师兄于死地啊,这个小日本真是可恶。

    本能的反应,小龙刚想出手去救梦缘师兄,突然眼前飞过一道黑影。

    是师傅,只见师傅飞身而起,在空中用左手手接住梦缘,立右掌于眼前念道:阿弥陀佛。

    同时只见师傅一个转身,右脚直接踩在滕田顶向梦缘师兄喉咙的膝盖上。

    双方便各自倒飞了出去。

    只见师傅抱着梦缘轻轻落在地上。

    而滕田这老小子落地后蹬蹬蹬的向后退出几步才稳住身体。

    看来师傅那轻描淡写的踩在腾田膝盖上的一脚,让腾田知道了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大家都围上去,只见三师兄嘴角渗出鲜血,滕田健一的那一掌让梦缘师兄受伤不轻。

    小龙自从习艺至今,还没真正与人较量过,这时看到三师兄受伤怒火一下涌上心头。

    三师兄虽然老是以前欺负自己,但那必定是同门师兄弟之间的戏耍之情。

    如今一个小日本打上门来并且伤了梦缘师兄,小龙岂能容忍。

    只见小龙转过身紧握着拳头朝滕田健一走去。

    小龙回来,不得无礼,师傅喊道。

    小龙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停住了脚步。

    虽然小龙天生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可师傅的话在他哪儿还是如同圣旨,不敢违抗。

    师傅让把三师兄送到禅房休息,然后转过身朝滕田健一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小徒学艺不精,让施主见笑了,现胜负己分,施主请回吧。

    滕田健一虽然没有与师傅比武,但刚才师傅救梦缘时的那轻轻一脚让他知道了厉害,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再纠缠下去对自己没有好处,见好就收呗。

    只见滕田健一朝师傅一鞠躬道:今天鄙人只是路过,还有要事再身,就不便打扰了,以后有机会再向方丈请教,得罪之处,还忘方丈见谅。

    说完扭过头看了看小龙道:小伙子,今天没时间陪你玩了,以后有机会一定向你讨教,说完转身过身朝山下走去。

    要是师傅不在小龙早冲上去揍这小日本了,小龙心想,小日本你等着,以后别让老子碰见,不然老子一定揍扁你。

    师傅什么都好,就是规矩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