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七侠组 > 第一章:机缘
    慧文禅师云游四方,也许是偶经此地吧,来到大山里云雾缭绕的山顶上。

    只见他盘膝坐了下来,双目微闭双手合十,似乎在聆听着什么。

    阵阵的雷阵雨无声的敲打着他的袈裟,他却浑然不知,似乎在与天公做对。

    雨还在无情的洒落着,风也在空旷的黄土高坡上撕裂着贫瘠的山梁,然而禅师优如槃石般纹丝不动。

    昏暗中,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一阵又一阵之后,随着一声轻笑,禅师终于睁开了双眼,流露出期许已久的满足感。

    略顿足之后,慧文禅师抖起袈裟如大鹏般箭步如飞的朝对面的山沟奔去。

    他在寻找,寻找一个希望,寻找一个自己寻求了多年的希望,一个他自认为可遇而不可求的希望。

    今天,他似乎找到了。

    看,对面山坡的土坎下,倦缩着一个牧童,因风雨无情的侵淫、践踏,牧童显得格外邋遢。

    雨水淋湿的破烂衣服紧贴在牧童瘦弱的小身板上,因风雨的拍打,身体微微发抖。

    走近、细看,终于发现了与其颤抖的身躯异样的地方,那就是牧童略带恐惧的眼神中放出的犀锐的光芒。

    禅师笑了,又一次笑了,如获至宝般的开心的笑了。

    对于禅师而言,平常严肃而又木讷的神情,要想看到他的笑容是比较难得的。

    面带微笑的慧文禅师观察了一阵之后,一个箭步冲到牧童身边,如同拎个小包似的拎起牧童将其夹在掖下朝山顶奔去,分分秒秒钟消失在大雾笼罩的山顶上。

    万山之祖的中岳嵩山,海拔大约1512米。是我国境内最早形成的一座大山,也正是因为它漫长的历史,才成为我国的万山之祖。

    嵩山一直是跟少林寺联系在一起的,而少林寺作为一个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门派,跟嵩山一样,充满了神秘和令人向往的色彩。

    一提到少林寺,人们很自然的把他和武功联系到了一起,因为少林寺是由于卓越的武功而出名的,但其实少林寺对于佛教文化的传播要远高于武术。

    在这里,出现了一个瘦弱的身影,经常挑水、扫院、诵经、读书。

    与众不同的是他头上留有长长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被剃度,在整个少林寺的众僧中显的格格不入、显得与众不同。

    他就是那个牧童,那个被禅师如获至宝似的拣来的牧童小龙。

    小龙是大山里给地主家放羊的放羊娃,出生在这个动荡不安的年代。

    这个动荡不安的时代,总有那么许许多多的平常事平平淡淡的发生着。

    常年生活在这个大山里的人们始终关心的头等大事,便是如何拉扯大自己的崽子和填饱自己及家人的肚子。

    痛苦的人总有痛苦的理由,快乐的人总有快乐的原因,很容易能从最普通不过的生活中找到共鸣之处和他们的缩影。

    走寻常人不走的路是不寻常人走的路。

    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大部分人都机械式的生儿育女,为了填饱肚子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着,过着平常人在不能平常的生活。

    要说有那么一点不平常的话,那就是他们在闲暇之余看着自己的崽子们,偶尔脑海里会飘过一点期许,盼望着他们有一天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侵略者的大肆屠杀,社会的动荡不安对这个满目疮痍的国家已经是雪上加霜。

    然而对于远离战火的这个大山沟里的人们好像影响并不是很大,有的只是道听途说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小龙的父母也就是这个大山里的人,吃了上顿缺下顿,长年饿着肚子在地主老财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抗锄把子的长工。

    大山里平平淡淡的事,肯定不会影响到囯家的长冶久安,也对这个动荡不安的社会不会产生一点推波助澜的作用。

    然而小龙却在大山里平淡的生活中因为不平常的机缘巧遇,改变了他不平常的人生轨迹。

    小龙的与众不同的人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少林寺,一个圣神而又**的地方。

    挑水要从寺庙到半山腰的山涧中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刚开始小龙每天只挑半缸水,站在缸前小龙瘦小的身形与这口大缸不成正比。

    似乎是禅师有意在刁难小龙,除了挑水就是扫院,而且逐渐的从半缸水到一缸水、两缸水??。

    小龙有个习惯,每天挑上水桶出门后,绕道寺院后面,将水桶倒过来扣在地上,站着水桶爬上院墙,偷偷的看一阵光头的师兄们的晨练。

    今天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重复着往日的习惯,可刚爬上墙头,就看到了与往日不同的情景.

    师兄们都站成两排,每人手中拿着一根长棍与对面的人手中的长棍交叉在一起,形成一个人字。

    长长的一排人字快排到了寺门口。

    而在门口,正是将自己从千里之外的大山里拎来的慧文禅师。

    看、禅师坐在一个蒲团上闭着眼睛、双手合什,如同睡着了一般一动不动。

    在看人字的这前端,地下盘膝坐着一个和尚.

    啊,那不是了缘师兄吗?

    自从自己来到少林寺,了缘师兄对自己最好了,从不欺负自己,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

    在小龙的心目中,了缘师兄就和自己的亲人一样,是这个师庙里最帅、最和蔼可亲的和尚了,不和那个叫闷缘的光头一样老欺负自己。

    有一次小龙坐在山后的小池塘边玩水,闷缘居然走过来悄悄把小龙推倒在地上,将小龙的裤子脱掉然后把小龙扔进水池。

    池塘里水不多,全是泥。

    小龙使劲往上爬,但爬上几步又滑回原地,怎么爬也爬不上来。

    闷缘光头居然在上面拿着个小树枝逗小龙。

    当小龙抓着小树枝快要爬上来的时候,梦缘一抖手小龙又掉了下去。

    他就这样戏虐着小龙,还让小龙叫他爸爸或者上来了亲十下他的臭脚丫,他才肯拉小龙上来。

    小龙当然没有同意,在淤泥里来回挣扎着,心里想着等自己有一天长大了学成了武功,一定会让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然而小龙又一想,他武功那么高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打过他呀。

    正当小龙无助的时候,幸好了缘师兄路过看到了。

    闷缘光头看到了缘师兄来了,一溜烟的跑了,小龙才得救了。

    这是要干什么,了缘师兄怎么坐在哪一动不动,英俊的脸上还流露出几分伤感。

    就连站在那撑着棍子一动不动的其他的师兄们也都一脸严肃,并且还带有几分凄凉,怎么了?他们这是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