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西游改革诸天 > 第六十八章:毫无破绽的化形术
    虽然感情的种子萌芽后,已如疯长的藤蔓在心中绕成千千结。但玄舞菡还是保持了最后的理智,并未问敖玉为何能跟着,而是深深的看了眼余甘后悄然退去。

    除了知道对方的身份和自己不同外,最关键的是,女人敏锐的第六感告诉她。

    长老看敖玉时的眼神,与看自己时完全不同……

    “呼~”

    用力搓搓被莫名眼神盯得有些发麻的脑门,余甘长长吐了口气,似是要将心中的些许烦躁宣泄出去。

    猪八戒见此露出个意义莫名的笑容,凑过来小声道:“长老,不舍得了么?要不要我去……”

    “梆~”

    “叫她回来干嘛?启程,去取经!”

    当头一棒将猪八戒下面的话敲回去后,余甘振了振衣袖,大踏步离去……

    而此时三十里外的白虎岭内,他心心惦记的积分来源,正在自家洞府中招待客人。

    说是洞府,但对于个日月精华孕育而生的妖怪来说,却是半点也没法和邻居镇元子相比,勉强算是个桌椅齐全的山洞而已。

    索性她也不需要那些俗物,再加上少有客来,所以倒也一直乐的如此。

    非要说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能最大的遗憾便是因为自身死气太重,养育了几次也没成功的那些花草吧……

    “那唐僧真有那么厉害?”

    看着对面马妖捧着果子狂啃的模样,白骨精眼中闪过一抹羡色,好奇问道。

    嘎吱一声将果核嚼碎吞入腹中,马妖抓起个桃子边吃便说道:“那唐僧岂止是厉害,不仅身高一丈腰围十尺,更是能指挥天劫,点金山的追风豹大王就露了个头,你猜怎么着?”

    学着对方的模样吧唧吧唧嘴,白骨精歪着脑袋好奇问道:“身高一丈,腰围十尺,那不是个肉球了么?”

    说话间,她试探着点了点身前的桃子,见其在指尖飞速腐烂后,宛如个受惊的猫儿般飞速将手掌缩回了袖中。

    马妖一愣,抬起尚未化形完全的三瓣马蹄敲了敲脑袋道:“应该是吧~当时大王让我守在观外,也没看太清。”

    说到这,他随手抓起个桃子丢进嘴里:“不过这个不重要,重点是他能控制天劫哎!你说谁要是抓到他,等渡劫时往头上一顶,不就再也不用害怕~呸呸呸!”

    咀嚼两下,将口中腐烂的桃子吐出,他冲着有些难为情的白骨精憨憨一笑道:“而且听金翅妖王说,吃了唐僧肉还可以长生不老哦。要是小骨你能得到那么一小块,说不定就能真正复生可以吃东西了呢。”

    “真的么?”

    白骨精眼中闪过一抹雀跃,只是旋即又暗淡了下来:“可他是佛门弟子,又那么厉害,见了我这个妖怪怕是直接就打死了,哪里会有那样的好事。”

    见她这么沮丧,马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应该不会吧,你又没杀过生。其实就算吃不到也没关系啦,等你转生为人时也一样。”

    “做人有什么好,每天不是争这个就是算计那个,哪有我这般逍遥自在的好?”

    轻盈的在月光下转了个圈,白骨精来到洞前抱膝坐下,看着天边的明月幽幽叹道:“可惜,这样的日子却没有多少了……”

    虽然不知道每天就这样呆呆的看月亮有什么好,但是见好友如此落寞,马妖顿时也没了胃口。

    沉默半晌后,他眼前忽然一亮:“小骨,我听说佛门好像有个什么割肉喂鸟的故事。你的化形术连我家大王都看不穿,要不变成小鸟过去试试?”

    “诶~是哦!”

    经过提醒,心思单纯的白骨精终于想起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重重挥了挥粉拳道:“嗯,到时候我咬一口就跑,回来分你一半……”

    “阿~阿~”

    看着身前被惊起的数只乌鸦,借口要欣赏月色,拉着一群人在林间晃悠的余甘暗暗叹了口气。

    眼看白虎岭都要过去了,这白骨精怎么还不来啊,难道又要贫僧上门去送温暖不成?

    “猪哥,你说长老一会若是诗兴大发,我们该怎么夸赞才会显得比较含蓄呢?”一直留神观察的黑熊精看到他这幅长吁短叹的模样,冲着身边悄声问道。

    这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懂诗。猪八戒有些尴尬的咧了咧嘴,正要找个理由忽悠过去,忽听得林间轻响。

    “有情况!”

    他低语一声,不动声色的甩开黑风,快步朝余甘走去。

    黑风不疑有他,羡慕的看了眼对方蒲扇般的大耳朵,也跟了过去。

    正在胡思乱想的余甘茫然的抬起头来,看着两尊将月光挡的严严实实的庞大身影,疑惑问道:“咦~你们这是?”

    “俺也不知道,猪哥说~”

    黑风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转头盯着左前方的丛林道:“嗯?来了!”

    虽然低了对方一个大境界,但得益于被造化神雷大大增强的神魂,余甘也近乎同时的发现了异样。

    不同于一脸慎重的两人,他眉毛一挑,点点笑意在嘴角轻轻绽放。

    我的第二十难啊,你总算是来了!

    只是随着双方距离的不断缩减,感受着神识中反馈回来的古怪讯息,余甘渐渐有些笑不出来了。

    按理说白骨精这样的妖怪就算不是邪气冲天,妖力怎么也得是浑浊一片吧?为何来的这个,却越看越像是个……

    沙~沙~沙~

    看着枝叶摇晃间钻出的青衣少女,余甘将有些荒唐的想法抛之脑后,起身迎了过去。

    呵~也许是对方的障眼法太过高明的原因吧。这荒山野岭的,怎么可能会有凡人半夜在此呢?

    “呀!”

    刚从树丛中探出身来的少女突觉眼前一亮,惊呼一声后,下意识的轮起手中的锄头就要砸下。

    余甘被这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噌的一声后跃几步道:“女施主,你这是要做什么?”

    女子闻言睁开眼睛,这才发现那抹刺眼的光芒竟是颗锃亮的脑门。

    将举过头顶的药锄抱在胸前,她满是戒备的说道:“你们是人是妖,大半夜的在这白虎岭之中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