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西游改革诸天 > 第六十三章:观音现在有点乱
    “嗤~”

    附在杖身的诛邪佛焰微闪,便将金翅大鹏雕体表的妖气瞬间破开。而硬抗了上宝沁金耙数击的翅根,在发出一声宛如钢铁烧融的异响后,瞬间被纯阳真火破开近半!

    “呱~~!”

    刚才还在挺尸的金翅大鹏雕怪鸣一声,身子猛然弹了起来。若不是有三条幌金绳捆着,怕都要直接蹦到房顶上去了。

    “嗷~疼死我了!”

    按理说这种痛楚纵使被地狱未空放大了百倍,但对于一个积年老妖来说,也并非不能承受。

    然而此时的金翅大鹏雕并不是那个久经战阵的原装货,其骨子里不过是个少经风雨的青年罢了。所以只这一击,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似是都要碎了。

    “呦呵,还知道疼啊?”

    余甘丝毫不为所动,面色愈发阴冷:“我还以为能吃尽一国的妖王,心肠得是石头做的呢!”

    金翅大鹏雕闻言忍不住就想骂娘,那是狮驼岭三大王吃的,关我什么事啊……

    虽然有心让面前的和尚给自己来个痛快,但不知为何,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求生欲望却悄然涌上心头。

    看着那随时都会落下的禅杖,不知是被地狱未空影响的他心中防线瞬间瓦解。

    再也顾不得任务和荣耀,他趴在地上连连求饶:“长老,小妖真的再也不敢了,您到底要怎么才肯放过我啊!”

    “晚了!”

    余甘踏步上前,手中禅杖带着万千瑞光再次落下:“你现在就算喊爹也……”

    “爹!”

    “砰!”

    面前尘土四起,看着那个脸先着地的熟悉身影,余甘一愣,手中禅杖缓缓滑落……

    正在偷看这边情形的猪八戒,有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并没有眼花后,蒲扇大的耳朵刷的一声将眼睛蒙住,生无可恋的蹲了下去。

    要死~要死~要死!你说你闲着没事瞎瞅啥,这下完犊子了……

    看着面前缓缓起身的端庄身影,余甘一时有些尴尬,无比希望能有人过来缓解下这令人窒息的气氛。

    可环顾一周,发现护法神不是在装死就是在装雕塑后,他只能硬着头皮讪笑道:“嘿嘿,那个~观音大士,您啥时候来的?”

    观音素手一挥,将掉落在脚边的玉净瓶唤回,面无表情的问道:“金蝉子,他刚才喊你什么?”

    余甘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好像也没听太清,于是拍了拍趴在身前的金翅大鹏雕道:“观音大士没听见,你要不再喊个?”

    为了活命,金翅大鹏雕似是豁出去了,无比痛快的高声喊道:“爹!”

    “哎~”

    下意识的答应一声后,余甘面色一变,连忙冲着神色不善的观音解释道:“大士,您千万别误会,完全是这厮在乱攀亲戚,可不是小僧的意思……”

    观音单手扶额,有气无力的道:“你先别说话!我这会有点乱,先让我捋捋……”

    这金翅大鹏雕的亲姐姐是孔雀佛母,所以算是佛祖的舅舅。

    而金蝉子是佛祖的二弟子,唐三藏既然是其转世,那么也该叫其一声师父。

    但现在唐三藏又是金翅大鹏雕的干爹,所以佛祖现在应该叫自己的前二弟子一声外~~

    将最后一个字掐灭在脑海中,观音倒吸了口凉气,嘶~金蝉子,你这是在作大死啊!

    早知如此,之前接到求救时自己压根就不该来!

    这么个占便宜没够的玩意,就该让妖怪活活打死,然后分尸煎炒烹炸煮,焖烧炖烤卤才是其最好的归宿啊!

    至于天命取经人没了,取经大计怎么办?

    观音表示,反正现在取经成功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与其让这么个混账东西再继续败坏佛门清誉,还不如现在一巴掌拍死就此散伙呢!

    但这个念头她也只敢想想罢了,因为若是真手杀了天道亲选的应劫之人。别说是自己,就算是灵山的那位,在因果牵连之下,怕也得把一身修为和果位搭进去不可……

    一连默念几遍观音心经,提醒自己如今的一切得来是多么不易后。观音勉强将心头恶念压下,挥手将捆住金翅大鹏雕的幌金绳解开。

    虽然觉得这几样法宝有些眼熟,但她此刻却也无暇顾及,冲着这位丢尽颜面的妖王挥挥手道:“你走吧!”

    然而金翅大鹏雕闻言却并没动弹,反而可怜巴巴的朝着一旁的余甘看去。

    余甘见此不由一乐,虽然他刚才将对方折腾的不轻,其实却也并未起什么杀心。

    因为之前用至高权限探查三界时,他就发现面前的金翅大鹏雕不过是个被实力冲昏头的竞赛者罢了,并不是那位恶贯满盈的原主。

    至于他今夜布下的天罗地网,在余甘面前则更像个笑话。要不是孙悟空的两个兄弟来寻仇,就凭这帮货,压根造不成什么威胁。

    所以与其直接杀了让佛门难堪,倒不如留作他用。最不济,也能在日后收割些法宝和积分什么的不是?

    想到这里,他笑眯眯的伸手朝大鹏雕脑袋探去:“今日看在大士面子上放你一马,现在放开神魂的守护,贫僧要将狱未空的规则之力收回了。”

    大鹏雕闻言喜出望外,连忙放开神魂任凭其施为。见对方如此配合,明白机不可失的余甘眼珠一转,冲着观音喊道。

    “大士,您要不要过去帮大圣一把?”

    观音下意识的朝天空看去,待分辨出两妖的身份后,连忙不动声色的将神识收回。

    阿弥陀佛,这哥俩不是在北俱养伤么,怎么跑这来了?美音求救时也不说清楚,不然贫僧也好多带几个帮手啊……

    趁着其分神,一旁的余甘偷偷在金翅大鹏雕神魂中做了些手脚,这才满意的将地狱未空与定诸业残余威力散去。

    随着被放大的欲望与痛楚恢复正常,金翅大鹏雕回首之前的经历,顿时如坠冰窟。

    我刚才竟然被打的跪地求饶,甚至喊这和尚……

    他只觉一股邪火直冲脑门,抓起地上的方天画戟就要和余甘拼命。

    但报复的念头才刚刚升起,身体却莫名的颤抖起来。他只觉得那尊堪堪到达自己腰际的身影,不知为何竟越来越高,越来越大……

    到最后竟犹如座万丈高山一般,压的内心升不起任何抗衡的念头!

    “啊!”

    一连试了几次后,心底的恨意终于被无边恐惧吞没。他惊恐的狂叫一声,不顾翅膀上鲜血淋漓的伤口猛然朝天空中逃去!

    余甘见此一愣,连忙提醒道:“别~上边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