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西游改革诸天 > 第二十五章:吴老也是取名废
    “长老,不要啊!”

    猪刚鬣眼泪都快下来了,神他么三世情缘!依照天庭往常的尿性来看,自己要真敢回去,卯二姐的下场最轻也得是十八层地狱万年游。若是碰见个手辣的主,怕是当场就得魂飞魄散!

    而自己估计隔天就能被人摆上餐桌,至于是清蒸还是红烧,那就得看御厨的心意了……

    越想越害怕的他打了个哆嗦,带着哭腔道:“长老,您就行行好留下俺吧。道门有名有姓的神仙俺都认识,有我跟着,他们以后就不敢明目张胆的使绊子了……”

    身为北极四圣,紫薇大帝座下头号战将,掌管八万天河水军的元帅,猪刚鬣知道的消息自然要比一般神仙多得多。当初知道自己被选为此次量劫的天命之人时,他其实是拒绝的。

    取经是那么好取的么?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个大泥坑啊!没看见堂堂如来二弟子,人称灵山搅屎棍的金蝉子都被人阴死了九次么?

    也幸亏是其前世底蕴深厚,才能轮回十次都能保持真灵不泯。换做一般人,经历了这么多次胎中之谜,分分钟变成先天痴呆给你看!

    所以得知消息后,他第一时间便想去找自家上司求情,希望能说动玉帝将自己给摘出去。可惜刚走到半路,便被喊去赴蟠桃宴了……

    经历了那么一场滴酒未沾的泼天酒疯后,猪刚鬣深深体悟到了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闷不吭声的挨了两千锤后老老实实去投胎了,就连被人暗算错投猪胎都未曾抗争。只盼着道门各位同僚在出完恶气后,能看在身不由己的份上,让自己取完经之后可以重返天庭。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怎么也未曾料到,修行了万年的道心会因一只凡妖而动。从初次见面的心动,到日后一次次拼死守护的感动,这情根竟慢慢开出了七彩的花朵,让人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纠结百年后,他最终在天庭和本心间做出了决断。算了,前世为天庭征战万年,传道提拔之恩早已还清。这一世干脆为自己好好活一场吧,大不了日后放弃取经的功德,只换取一生厮守。

    前几日唐长老的许诺着实让他欣喜若狂,可还没三天,一道冷冰冰的圣旨又重新将他拉回了深渊。

    取经之路他依然不想走,只是这次却不再是为了小命和前途……

    看着那副凄凄惨惨的模样,余甘之前被强喂狗粮的恶气总算消散了个干净,微微颔首道:“照这么说,你还算有点用。行吧,以后就跟着贫僧混吧。别的不说,事成之后让你和高小姐双宿双飞还是有把握的。”

    说到这里,他面色一肃道:“但丑话先说在前头,不管天庭交给你的任务是什么。以后只把眼睛和耳朵当成摆设就好,若是被我发现有什么三心二意……”

    想想前世金蝉子的风评,猪刚鬣眼中闪过一抹决绝,深深下拜道:“猪刚鬣愿对天道起誓,若能得偿所愿任凭长老吩咐。如有半点异心,定当魂飞魄散!”

    余甘也不答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不放,似是要透过眼睛看到其心底一般。猪刚鬣不闪不避的坦诚回望,静静等待着最后决断的到来。

    许久后,余甘展颜一笑,伸手将他扶了起来:“刚鬣啊~~”

    本想说两句场面话缓和下气氛,顺便拉拢拉拢感情。只是话刚出口,他突然感觉这称呼似乎怪怪的。

    刚鬣~刚鬣~肛……

    小声嘀咕几遍,余甘面色一僵:“我说老猪啊,你还有个别的名字没有?”

    “之前菩萨曾经赐名悟能。”猪刚鬣不明所以,想了想后扭扭捏捏的回答道。

    无能?

    啧~吴老爷子到底是取名废呢,还是对这头猪有偏见?瞧这一个个名字取得,跟闹着玩似的……

    琢磨下另外俩悟字辈的名字,余甘有些同情的看了眼猪刚鬣。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怎么看都像是亲儿子和隔壁老王家的巨大差距啊。

    “这俩名字都不怎么靠谱,为师帮你想个顺口的吧……”某大德高僧拍了拍胸脯,兴致勃勃的准备过把取名瘾。

    可惜一刻钟后,在猪刚鬣坚决不从,甚至不惜以死相谏的坚持下。余甘放弃了大壮和坚强等脍炙人口的名字,怏怏的道:“那就叫你八戒吧。”

    总算听到了个靠谱的名字,快被古怪名字折磨疯的猪刚鬣长出口气,好奇问道:“长老,这个法名是戒除五荤三厌的意思么?”

    “咱们不兴戒这个,只是单纯觉得顺口罢了,你要这么理解我也没意见。”余甘兴致缺缺的摆摆手敷衍道。

    诶,还有这么取名的?一旁的黑风悄悄翻了个白眼,心中不由充满了鄙视。

    我呸!就这水平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大唐来的圣僧?还不如我一个妖怪呢,看黑风这名字多威武霸气有内氵……

    “小黑,过来!”

    一声大喝将他自恋的思绪打断,看着余甘有些不善的神色,正在暗自腹诽的黑风心底一虚,挤出个大大的笑脸跑了过去:“长老,您找我有事?那个~~以后当着外人面,能称呼俺全名么?”

    “全名?跟个土匪头子似的黑风?哪有小黑亲切!”

    不等他反驳,余甘摆摆手道:“这个不是重点,你去看看,这么久了大圣怎么还没回来?”

    亲切你大爷个腿,这对我来说就是重点!黑风心底狠狠咒骂一声,不情不愿的架起妖风便要朝着山顶飞去。

    就在这时,一点金光从远处骤忽而来,落地后显出孙悟空的身形。不理乖宝宝般的两妖,他冲着余甘微微点头道:“长老,那虎妖见我们人多,没交手两个回合便吓跑了。我隐身随其去洞府转了下,里面……”

    将了解到的情况大致说了下,孙悟空退至余甘身后,静静等待吩咐。

    “洞府中竟然尸骸成堆,老幼皆有?”虽然早就从原著中知道这黄风岭的妖怪吃人,但亲耳听到后,余甘心底还是忍不住怒气丛生。

    脚尖一点,他跃上飞星朝山顶掠去:“走,我们去会会这群无法无天的山大王!”

    黑风想起之前的许诺,瞬间将称呼问题抛之脑后,屁颠屁颠跟了上去:“一群小毛贼哪用劳长老大驾,待会您在一旁看戏就好。若是能将它们一锅端了,能不能多给两件袈……”

    看着渐渐飞远的三人,猪刚鬣下意识的架起妖风跟随而去。看着脚下飞快退去的树冠,他微微一愣,隐隐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些什么……

    狂风扫过,将尘土刮得漫天飞舞,枯黄的残叶在疾风中旋转着,发出沙沙的响声。一阵若隐若现的呜咽声在林间悄然响起。

    “呜呜~~父王,玉儿眼睛好疼啊,我想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