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西游改革诸天 > 一百二十八章:金蝉子,你这个疯子!
    午时,本该是一天中阳光最为明媚的时候,只是此时的火云洞前却是有些阴冷。

    倒不是阴天的缘故,此时的天空虽说不上蔚蓝澄澈,却也连朵巴掌大的白云也见不到。

    真正让温度降下来的,除了将阳光遮住的各色术法。最重要的原因还是那连绵不绝,响了快有小一刻钟的惨叫声……

    “阿弥陀佛,好一个众生平等,这金刚镯可比佛法强多了啊!”

    看着如饺子般落下的法宝与天兵天将,余甘将拍碎的核桃自脑门上取下,连着核心木一同塞进了口中。

    刚才看见偌大的阵势过来,他还以为独角兕要糟了呢。哪成想金刚镯只是转了一圈,十个方阵就破了两对半。

    听那牛自己嘀咕,这还是其神识无法全部锁定的结果。若是足够,估计一个也跑不了。

    余下的五个方阵倒是学乖了,化整为零后从不同方位展开了游击战。可是瞧那一圈下去就空一大片的架势,也不知这群吓破胆的兵将还能抵抗几个回合……

    “天王~那妖怪的法宝实在太强!壬字营顶不住了……”

    “天王,您快想想办法吧,再这样下去,兄弟们就全完了!”

    “天王,庚字营战损七成,请求暂时撤~~啊……”

    属下的求助声、惨叫声,如同根根钢针般扎在李靖心口。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修剪整齐的指甲深深嵌进肉中,丝丝淡金色血液顺着指缝缓缓滴落。

    他不是没打过仗,自认虽无法和天庭的那些顶尖战将相比,却也是南征北战数十役的老将。

    可像如今这般窝囊,数千年来却也仅仅有过一次。恍惚间,那个轻易破去一个个战阵的身影,渐渐和心中的梦魇重合。

    他紧紧抿住嘴唇,死命将要脱口而出的撤退二字压下。

    哪怕今日兵尽将绝,也绝不能再像五百年前那样,如同条丧家之犬……

    看看接连爆发,似是要将天空染红的血雾。再看看面色铁青,连玲珑金塔都快托不住的李靖。

    张蕃咽了口唾沫,悄悄传音道:“元帅,这独角兕是不是演的有点过了?”

    邓化嘬了嘬牙花子,皱着眉头回道:“啧~是有点。这李靖虽然可恶,但手底下的兵将可是降妖无数的精锐,这么折损下去委实让人心疼啊。”

    虽然口中说着心疼,但他却毫无出手相助的打算,反而暗暗打起了小算盘。

    若是十万兵将全部折在这,纵使玉帝再不情愿,李靖的天王之位怕也是要到头了吧?

    到时,力挽狂澜并且为道门出去棵墙头草的自己,想必天尊那里一定会不吝赏赐……

    “元帅小心!”

    就在邓化暗暗做着美梦之时,却听耳边传来声焦急呼喝。他下意识的想要闪避,却觉眼前一黑……

    “杀!为元帅报仇!”

    看着挨了钢圈一击生死不知的主帅,雷部诸将即惊且怒。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数十名雷神各持法器朝独角兕攻去。

    “住~”

    张蕃见此不由大急,正要将众人喝止,却见李靖红着眼睛转过头来。他心底一突,只好将后半句咽了回去。

    算了,就别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刺激他了。反正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部下,吃点苦头就吃点苦头吧。

    只是这独角兕怎么搞的,你杀天兵演演戏也就罢了,怎么连邓元帅也伤?

    就在张蕃百思不得其解之时,随着诸雷神含恨出手,原本一面倒的局势竟稍稍扭转了些许。

    不愧是天庭战力最强的雷部,这些雷神虽然修为不算太高。但因为修行功法与法器的缘故,举手投足间便有万千破邪神雷洒下。

    纵使强如独角兕,在没有护身法宝的情况下,也要留神闪避,不敢挨上太多。否则属性相克之下,妖力便会急剧损耗。

    “轰!”

    不知哪个雷将杀红了眼,一道白炽雷光竟然越过独角兕,将火云洞前的一块巨石轰然炸开。

    虽然未曾劈到任何目标,但是正在洞前围观的众妖却是吓了一跳。齐齐惊叫一声,在漫天碎石中抱头鼠窜。

    余下诸雷将似是受到了启发,竟再也不顾洞前人质的安危。纷纷将容易躲避的单体九霄诛邪神雷丢开,全换成了覆盖面积更广的玉枢五行神雷。

    好机会!

    揉了揉被碎石击中的手臂,余甘不怒反喜。趁着众人打得火热无暇他顾之际,他悄悄解开身上修为封印来到了文殊身前。

    “曾闻菩萨得道前发下大愿,若有众生贱你、薄你等轻慢之行,皆可令其发菩提心。不知贫僧之前所为,算不算入得你愿?”

    封印修为倒吊了四天的文殊一时没反应过来,琢磨片刻后冷笑道:“哼哼~怎么,见援兵来知道怕了?晚了!金蝉子,这几日被辱之仇,本尊他日定当百倍报之!”

    “非也,非也。”

    余甘一提僧袍下摆盘腿坐下,面带好奇的说道:“贫僧是替乌鸡国王呢问下,要说吊三日怎么也比杀你轻吧,怎么还会遭到报复呢?莫非你丫根本就是个小心眼,发大愿其实就是为了诓骗天道?”

    文殊面现讥讽之色,正要出言驳斥。只是忽然想到了日前的某个传闻,神色一变厉声道:“金蝉子,你敢!”

    “敢不敢,试试才知道。”

    不似疾言厉色的文殊,余甘面上嬉笑敛去,化为一片平和。

    稍稍整理了下仪容,他双手摊开,在文殊的哀求谩骂声中俯身拜倒:“天道钧鉴,今有僧人文殊,利用虚假大愿诓骗天道,窃取功德成就菩萨果位。

    然其人实则狡诈贪婪,残暴不仁。得道数千年来,十大愿未有一愿偿尽。今日,金蝉子愿用自身功德佐证,请天道现于我二人前察验。

    如有不实,贫僧愿以命相抵。若反之,则请诛杀此蛀虫,为众生除害!”

    许是准许了只现于两人面前的请求,余甘言毕。除了这被万千雷霆隔绝的小角落里,虚空中悄然泛起层层涟漪,四周再无任何白虎岭咒杀诸怀时的异象。

    “金蝉子,你这个疯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这是要断佛门的根基啊!”

    随着虚空中令人灵魂颤栗的天道气息越来越浓烈,文殊真的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