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西游改革诸天 > 一百零四章:说曹操曹操到
    “呀,伤到哪了?”

    敖玉听黑风叫的凄惨,娇呼一声后赶紧停下手来。不似知根知底的猪八戒,她是真的相信了。

    小心的凑到跟前想要检查下其伤势,可是隔着厚厚的毛发,却怎么也看不出个究竟。

    看着其眼圈泛红的自责模样,黑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貌似演得有点过了?

    生怕这小姑娘下一秒就哭出来,他赶紧安慰道:“啊~哈哈,其实也没事啦。”

    敖玉虽然单纯却不傻,略略沉思后便反应过来自己怕是被骗了。

    将飞星仙剑举过头顶,她柳眉一竖恨声道:“竟然敢耍我,受死吧!”

    自食恶果的黑风见她真的生气了,哪还敢像刚才般停在原地,撒腿就往一旁跑去。

    围着大树转圈时,他还不忘冲着看热闹的猪八戒喊道:“猪哥,你说长老怎么还没回来,不会真出了什么事吧?”

    两只大耳朵轻轻一抖,盖在眼睛上遮住刺眼的阳光,猪八戒懒懒回道:“有大圣在呢,怎么可能出事。”

    黑风闻言脚步一顿,有些担忧的说道:“大圣的本领我自是知道,但那俩妖怪的法宝也是异常强悍啊。你说若是有个万一,咱们过去多少也能帮点忙不是?”

    “不会有万一,放心玩你的吧。”

    被耳朵盖住的眼睛用力朝上一翻,猪八戒颇为不屑的撇了撇嘴。

    你以为都是你啊,那两位一个粘上毛比猴都精,一个本身就是猴。若是会被缺陷那么大的法宝难住,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细细品味了下口中草茎的滋味,猪八戒面上隐有笑意浮现。

    与其担心长老的安危,倒不如提那两个妖怪默哀一番。能让那两位费这么大工夫,下场究竟会有多惨,俺都不敢去想……

    当初陷入阵法时,他也的确慌了神。尤其是长老被逼发下天道誓言后更是万念俱灰,恨不得当场和那两个妖怪拼命。

    在洞口处听到长老惨叫时,他本就做好了回去与两妖死战的打算。没成想刚往回跑了几步,却与黑风一起被大圣给扔了出来。

    等到落地时,发现脚下的隐匿阵法和早就等候的敖玉。他这才隐隐察觉有些异样,与黑风交流一番后才知道。当初在阵内时,对方压根不是怕死不说话,而是想要自尽时竟被人莫名禁锢住了!

    再回想下当时过于平静的大圣,与异常好说话的长老。他顿时反应过来,自己怕是和那俩妖怪一样,都被骗了!

    至于说其中未曾搞明白的关窍,比如天道誓言怎么破解,两人目的何在等等。却只能等长老回来后才能知晓了……

    “呦呵,挺热闹的啊?”

    猪八戒闻声心中忍不住一乐: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边正想着呢,正主便现身了。

    翻身站起,拍拍身上的尘土草屑,他乐呵呵的朝前迎去。

    稍稍解释了下两人玩闹的原因,猪八戒躬身朝孙悟空施礼道:“刚才俺一时猪油蒙了心,险些错怪大圣,愿领责罚。”

    虽然在阵中他并未将心中的鄙夷说出,但自知当时的神情绝没逃过这位的火眼金睛。所以干脆直接将此事挑明,解除误会的同时,也能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

    不等其弯下腰,孙悟空抬手将他托住道:“不知者不怪,有什么好责罚的。”

    猪八戒深知其秉性,他说不怪就是真的不曾怪责。所以也不坚持,乐呵呵的直起身子。正要将之前未想明白的疑惑问出,却见一道倩影从眼前掠过。

    “长老,黑风他欺负我!”

    敖玉似是个被抢了糖果的孩子般,抓住余甘手臂轻轻摇晃,想要他帮着自己出出气。

    余甘闻言眼睛一瞪,冲着不远处的黑风怒喝道:“黑风,你给我过来!”

    见其真的动怒敖玉不禁愣了,她怎会不知黑风刚才不过是跟自己玩闹,所以并未真的生气,前来找余甘也不过是想吓唬吓唬他而已。

    看着耷拉着脑袋过来的黑风,她心中又是愧疚又是心疼,一扯余甘衣袖小声道:“其实,我们刚才是闹着玩……”

    然而余甘却是根本不听其解释,将衣袖从敖玉手中轻轻挣脱后,跳起来照着黑风脑门就是一个爆栗。

    “长能耐了啊,都学会玩自尽了?!”

    诶?

    敖玉的小脑袋越发迷糊了,什么自尽呀,难道不是因为我刚才告状才打他的么?

    听出怒气中隐藏的浓浓关心,黑风心中一暖,微微弯下腰,好让其打的更顺手些。

    见他这副模样,余甘反而有些下不去手了,伸指点了点其垂下的头颅道:“哼!若有下次,你也不用自杀,我直接把你头敲肚里去!”

    见长老火气似是没那么大了,黑风捂着脑门连连保证:“不敢了,不敢了,绝对没有下一次了!”

    虽然对他认错的态度还算满意,但一想起当时的惊险,余甘便忍不住又想收拾他一顿。

    虽然当初他和孙悟空预想了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但黑风的反应还是出乎了两人的意料。若不是孙悟空一直暗中留意这个最容易露出破绽的点,竟险些因此酿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要说不感动那是假话,但余甘宁愿拼着不要积分不要法宝,也不愿再看见类似的事情发生。因为相比起身边几人的生命来说,那些东西纵使再珍贵,也只是些死物罢了。

    深吸几口气平复下情绪,余甘从储物袋中摸出颗六转仙丹递过去道:“经脉伤的不轻吧?赶紧吃了调息下,别再留下什么隐患。”

    憨憨的咧嘴一笑,黑风先是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道:“是有点,但用不着浪费这么好的丹药。俺皮糙肉厚的,很快就能……”

    不等他说完,余甘屈指一弹将丹药送进其口中:“丹药就是拿来用的,有什么浪费不浪费,谁的命不是命?”

    目光自乖乖疗伤的黑风落在猪八戒身上,他心中不由感慨万千。

    相比起这两人患难中显出的真情,自莲花洞中得到的那五件法宝,反倒算不上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