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西游改革诸天 > 第九十七章:论男女下凡的区别
    第一块玉简还好,只是说道门在得知奎木狼惨死消息后极为震怒。灵山担心其最近会有所动作,所以让美音提醒取经人多加防范。

    而第二块就有点意思了,不仅将两个童子的实力与其所带法宝说的极为详细。最后更是含蓄点出了,此事牵扯到的那位道门大能的些许特征。

    将最后几条信息琢磨数遍,余甘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门:不过是杀了个小小的奎木狼而已,没想到竟然把那位都给牵扯进来了……

    之前他还有些纳闷,要说猪八戒前世地位可远在奎木狼之上。但只是发了个酒疯而已,便被打了两千锤废去仙体,真灵也随之贬下凡间。

    而原著中的奎木狼呢,先是与仙女私通不说,其后更是私逃下界,为祸凡间十三年之久。结果最后却只是被罚去给老君看炉子,而且很快便官复原职了。

    有多快?

    原著中孙悟空被困在小雷音寺时,这厮竟然就再次以星宿神的名义出场相助了。

    所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也就是说从被处罚到官复原职,按天庭时间计算仅仅只是数天而已!

    就算天庭未将凡人放在眼中,所以不追究其为祸十三年的罪责。但私通仙女和下界私配凡人这两件事,却是实打实的触犯了天规!

    尤其是后者,更是天庭重罪。哪怕是堂堂玉帝的妹妹瑶姬,当年都因此被镇压在了桃山之下。若不是二郎神劈山救母,鬼知道还要被压多久。

    至于现在尚未下凡的三圣母、织女等等,身份虽也尊贵无比,但犯下此罪后下场也无不极为凄惨。

    然而这个在天庭只算中等偏下的星官却能安然无事,实在令人费解,总不能是天庭也搞男女区别对待吧?

    如今看来,不是新上任的玉帝不想罚,而是碍于那位在,有心无力啊!

    见余甘面色变幻,美音还以为其得知真相后,终于知道害怕了,再次出言劝道:“圣僧,凡间有句俗语叫不听~咳咳,听人劝吃饱饭。那两个童子的法宝太过厉害,您就暂且绕路躲避一下吧。”

    躲?

    余甘闻言点了点头,言之有理。咱又不像真正的唐三藏般有吴老爷子在场外开挂,所以肯定不能再如原著那般莽过去了。

    唉~

    想到这里,他幽幽的叹了口气,本以为杀了奎木狼,就不用和老君挂面了呢。没成想道门这么一插手,却又让事情回到了原点。

    之前看原著时,余甘便怀疑莲花洞一难是奎木狼搞的鬼。因为虽然师徒四人最后并没拿那对狗男女怎么样,但是却将其两个儿子摔死在了大殿前。

    凡间的猫狗还知道护崽呢,更何况是个堂堂的星宿。如此的深仇大恨,奎木狼怎么可能不怀恨在心?

    而且巧合的是,其被玉帝罚去给老君看炉子没多久,金灵银铃两个童子便偷偷带着宝贝下界了。

    更加古怪的是,这两个整日里窝在兜率宫看炉子的童子,不仅知道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竟然还知道取经四人的模样!占山为王后,没事就让巡山小妖拿着画像满山转悠。

    若说背后没有人暗中指点,余甘表示:除非这话是吴老爷子亲口说的,否则他一个字都不信!

    至于老君事后说是海上菩萨找他借了三次法宝,要来试探几人禅心,估计十有八九乃是托词。

    因为那五件法宝除了幌金绳威力略低外,其余的几件可都是要人命的玩意。佛门怕是失了智,才会借威力这么大的玩意去试探!

    难道就不怕一个不小心,真把唐三藏给玩死了?若是辛苦筹谋的取经大计就此成为一场笑话,借法宝的菩萨还不得被如来给活活掐死……

    “伽蓝言之有理,贫僧这就唤来大圣他们,绕过此地。”

    想明白此难怕是比原著还要凶险数倍后,余甘虽有些不舍因此损失的积分,却也不再犹豫。将玉简还给美音后,痛快说道。

    没想到其竟然能这么快想通,本来已打算要向灵山求援的美音不由大喜,恭维几句后乐呵呵朝后方退去。

    传音将敖玉等人唤来,余甘简单将情况叙述了下后说道:“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敖玉和猪八戒两人自然没什么意见,一个是长老说得对都听长老的,另一个则是长老睿智此乃上策。

    而心思最为玲珑的孙悟空虽有些诧异,但见其既已做了决定自然不会去反驳,闷闷的点了点头。

    唯独黑风有些不忿,扯着嗓子道:“哼,长老此行乃是要普度众生,这些人却在背地里暗暗使绊子,真不是个玩意!”

    余甘笑着摆了摆手:“无碍,相比起取经来,些许挫折又算得了什么。”

    话虽如此,但他心里又如何甘愿。不由暗暗琢磨着,反正积分是捞不到手了,要不干脆给那俩玩意个惊喜?

    正在思索间,却见孙悟空骤然转身,面朝西方冷冷喝道:“藏头露尾的鼠辈,滚出来!”

    “哈哈,刚才见几道遁光落在此处,还寻思着是哪路神仙路过,没成想却是遇到了正主!”

    略带猖狂的笑声中,两个身影从浓浓的云层中现出身来。

    看着两妖头顶明晃晃的金银色犄角,余甘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得,这下倒是不用再纠结了,因为正主已经来了……

    头生银角的妖怪将手中画像一扔,遥遥喝道:“呔,下面的秃驴,你就是那个杀了奎木狼星君,还辱我道门无人的唐三藏?见了你家银角爷爷,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嗷~满口喷粪的货色,吃俺老黑一枪!”

    不等余甘回话,见自家长老受辱的黑风直气的双眼圆睁,怒吼一声拎着红缨枪朝来者杀去。

    “哈哈,来得好!”

    久在兜率宫看火,一身本领无处施展的银角见猎心喜,将手中拎着的紫金红葫芦挂在腰间,抽出七星宝剑挺身而上。

    一个是深山老妖久经仗,一个是修为高深兵器强,甫一交手便打的虚空炸响,恶风扑面。连那似是无边的云海都被搅成了片片碎絮,随风飘零。

    眼见对方连法宝都未动用,便已然隐隐占据上风。自知今日绝难善了的猪八戒面色不禁有些难看。

    “长老,我去挡住那金角妖怪。您趁机离开此地,去灵山求援吧!”

    说罢,也不等余甘回话,他架起妖风朝着金角扑去。

    哪成想隔着还有百丈时,却见金角冷笑一声,遥遥将一玉净瓶高高举起叫道:“猪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