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西游改革诸天 > 第八十六章:没炸就是成功了
    而此时美音心中个高的那位,往嘴里丢了几颗回气的丹药后,顺手给奎木狼放了把火。

    要说不愧是修炼许久的大能,烧起来都比一般的妖怪壮观,那蹭蹭窜的火苗都快将当空的烈日盖下去了……

    来到黑风几人身前,见敖玉那傻丫头并未向往常般跑过来嘘寒问暖,反而背着手慢慢后退,余甘眉头一皱道:“敖玉,你过来!”

    敖玉一边摇头,一边继续朝后退去:“长老,您没事啦?我去树林里给你摘两个果子……”

    “站那,让我看看你的手!”余甘面色一板,快步上前一把将其拉住。

    见其真的发火,敖玉不敢再坚持,扭扭捏捏的将手伸了出来道:“没事啦,一点小伤而已,过会就好了。”

    看着那为了救自己,连骨头都被夺魂刀切开近半的双手,余甘心疼的嘴角直抽。

    也不知是龙族体质特殊,还是这傻姑娘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若是换了旁人,怕是早就觅地疗伤去了。可她倒好,竟带着这等伤又战斗了大半个时辰。

    伸指重重戳了下其脑门,余甘面色不善的训斥道:“就知道逞能,这小爪子也是被切掉了,我看你还能嫁得出去不!”

    “嘶~疼!长老,人家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敖玉夸张的揉了揉额头,连声求饶,只是那微翘的嘴角,却是将其真实想法出卖了个干净。

    这半点诚意也无的认错,直气的余甘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掏出颗七转金丹塞进其口中,他板着脸又狠狠训斥了一番。直到其再三保证以后绝不逞强,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见长老总算停下,差点被训晕的敖玉晃了晃小脑袋,指着余甘身后好奇问道:“长老,那个黑白色的物件是什么啊?”

    余甘闻言诧异转身,一时间也有些茫。

    奇怪,这玩意啥时候冒出来的?

    带着满腹的疑惑,取经四人组好奇的朝着不明物体凑了过去。

    转了两圈后,感受着其上丝丝熟悉的雷光,余甘一拍脑门,瞬间恍然大悟。

    这不是自己之前顺手救下的那个少年灵魂么!

    虽然不知道其怎么会变成个黑白相间的不规则物体,但其上先天阴阳造化神雷的气息却绝对错不了!

    “砰~”

    不知是受到了惊扰,还是出了什么岔子。在围观众人的注视下,宛如个长歪大葫芦般的灵魂,上半截猛然一鼓,砰的声炸了……

    呃~

    看着似是被谁啃走一块的怪葫芦,不明真相的敖玉撇了撇嘴。俏生生的向余甘打声招呼,跑去森林里找果子去了。

    下意识的嘱咐了句小心,余甘死死盯着少年灵魂,双眼中满是凝重。

    已经到了极限么?

    虽然只是一丝,但神雷的威力还是超出了其承受极限啊。

    有些惋惜的摇摇头,他轻声道:“放弃吧,这不是你现在能掌握的力量。再坚持下去,一不小心便要魂飞魄散了。”

    然而,少年似是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融合神雷上,对于这善意的提醒没有半点回应。

    该做的已经都做了,见对方坚决不愿放弃,余甘也不再劝。来到数丈外盘腿坐下,静静恢复起体内的灵气来。

    “长老,吃果子。”

    不知过了多久,将自身调节到最佳状态的余甘刚睁开眼睛,一捧淡紫色的果子便出现在了面前。

    似是一直在等其醒来的敖玉,撅起小嘴朝某处努了努接着说道:“可甜了,黑风大哥都说好吃呢!”

    右手一伸,将其脸上残留的紫色果汁抹去,余甘屈起食指凿在了其脑门之上。

    “吃吃吃,就知道吃!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天天抹的跟个小花猫似的像什么话,赶紧去给我把脸洗干净了!”

    “哦~”

    敖玉可怜兮兮的答应一声,站起身来就要去一旁洗脸。

    “回来!”

    将不明所以的小丫头唤回,余甘左手一伸将其捧着的果子尽数取下,这才摆摆手道:“行了,去吧。”

    看着有滋有味啃起果子的长老,敖玉吐了吐舌头,乐呵呵的跑到一旁施法凝水去了。

    “唔,味道是不错。”

    将无核的紫色浆果咀嚼几下,余甘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着被丛林遮住的落日,他暗暗寻思:貌似好久没动手做菜了,今天流了那么多血,要不晚上做点好吃的补补?

    抬手唤来正闲的无聊,比赛数树叶的黑风与猪八戒。余甘将想法一说,两个吃货顿时屁颠屁颠的去森林里找食材了。

    “啵~”

    整理下储物袋内食材与调料,余甘正琢磨着做些什么菜式,冷不防耳边莫名响起声水泡破裂的异响。

    他好奇的抬起头来,只见一直苦苦坚持的少年灵魂,不知何时竟模样大变,再也不负之前长歪葫芦般的惨状。

    非要形容的话,倒更像是个圆润的西瓜一般,只是条纹换成了黑白相间。

    余甘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这是葫芦娃变身失败,改走西瓜太郎路线了么?

    摸了摸藏着飞星仙剑的眉心,他暗自思忖:那自己要不要切开助其一臂之力呢?

    黑白西瓜并不知道有人正在打它的主意,只是静静的悬浮在空中,除了身上条纹偶尔微微变动,便再无任何动静。

    直到天边最后一丝余晖淡去,眼睛都快瞪酸了的余甘发现西瓜竟莫名动了下。

    以为自己眼花的他好奇放出神识,却见空中竟有无数的阴属五行灵力正慢慢朝着西瓜涌去。

    而随着灵力的不断汇聚,西瓜颤动的越来越厉害,其上本是黑白相间的条纹竟隐隐融合在了一起。

    看着那个越来越像前世阴阳鱼的黑白图案,余甘眼中闪过一抹明悟。

    昼夜交替,生死轮转?!

    嘶~

    这少年哪是要变西瓜太郎,分明是化身牢底坐穿兽的节奏啊!

    咳~咳!

    咳嗽两声将发散的思维收回,余甘知道其到了关键时刻,索性将从《阴阳合欢赋》中领悟的两仪聚灵阵围着西瓜布下。

    本来这阵法应该是男女利用阵纹勾连在一起,不过好在西瓜自身就蕴含阴阳,所以倒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当最后一道阵纹勾勒完成,占地百丈的大阵闪过抹微光消失不见。

    第一次布置阵法的余甘见此用力挥了下拳头,好!没炸就是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