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花光10万亿 > 第二十章 别光说不练
    赵铭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

    女生们对他积怨已久,有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痛打落水狗。

    “赵铭,人家帅哥的提议挺不错。”

    “反正你是有钱人,开着四十多万的大霸道,不会舍不得出钱帮人看病吧?”

    “别给咱们医学院丢人哦。”

    “晓君儿在看着你呢。”

    尤晓君的善良在全校是出名的。

    虽然知道赵铭的那些小心思,但他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而且还是舅舅朋友的儿子,平时也帮自己挡了不少狂蜂浪蝶,尤晓君不好意思看他被人这么挤兑。

    “吴同学,助人的方式有很多,肖俊同学的行为,我个人认为是很好的,赵铭平时也帮过不少人,大家虽然方向不一样,但结果都是为了帮助别人。”

    “今天既然有幸坐在一起,咱们就是朋友了。”

    “下午还有工作,不能喝酒,我用饮料敬你们一杯,以后咱们多来往。”

    吴一凡瞄了眼肖俊,见他轻轻点头,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本来这事儿已经过去了。

    可赵铭不服。

    尤晓君不提他出头还好,他丢脸也就认了,可现在尤晓君站了出来,替他给人敬酒道歉,他就感觉脸上燥的厉害。

    他的胸膛在剧烈起伏。

    不就是钱么。

    一个中彩票的,还能比自己家有钱?

    “不行。”

    赵铭突然出声。

    其他人都看过去,才发现他眼睛都红了。

    “赵铭。”尤晓君喊了一声。

    可惜赵铭已经恼羞成怒,谁的话也不可能听。

    对着尤晓君强颜欢笑道:“没事晓君儿,他们说的对,我不过是少花一点零花钱,如果能帮到真正需要的人,也算是精神上有所收获,值了。”

    其实心里想的是:晓君儿心底善良,说不定这次是个表现的机会。

    尤晓君摇摇头,看向肖俊。

    “肖俊同学,赵铭就这脾气,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肖俊笑道:“学长,我没那么小气的,赵学长可能只是对我的助人理念不太赞同,其实大家都是想做好事来着。”

    尤晓君笑道:“咱俩想的一样,我也是这么觉得。”

    “对了,薛社长说你有事找我,是什么事?”

    尤晓君转移话题。

    然后就听肖俊道:“是关于帮助那些看不起病的人的事。”

    尤晓君的笑容有点尴尬。

    心说你这还叫不小气?

    这件事翻不过片了是吧?

    肖俊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是想岔了。

    笑着解释道:“学长你别误会,事实上我很赞同赵学长说的话,帮助同学其实只是小善,救急救命才是真正的助人。”

    “事实上在来这里之前,我刚刚帮助过一个因为缺钱,差点走投无路的人,当时看他拿到钱时,眼里重新燃起的希望,我就下定决心,要把这类事情一直做下去。”

    “可我在医院没有认识的人,就算他们缺钱看病我也知不道。”

    “所以我才想到来找你,就是想让你帮我联系一下医院,让他们碰到缺钱救命的病人时,可以让他们联系我。”

    肖俊话说完,除了吴一凡,其他人都被惊到了。

    要知道,凡是缺钱救命的,得的都不是小病。

    随随便便就要十万二十万。

    医院里几乎每个月都有几个因为没钱治病,而只能选择基本维持生命的药物,或者干脆直接等死。

    肖俊要帮这些人?

    就算他中了彩票,也顶不了几个月吧?

    赵铭脸上露出嘲讽的微笑:“兄弟,你知道市医院上个月光是因为没钱治病,欠费逃费的有多少钱么?”

    肖俊问道:“多少?”

    赵铭伸出一个巴掌:“五十万。”

    “而且这还只是逃费欠费的,还有好多因为治不了病直接放弃的,以及到处借钱交上治疗费用的。”

    “如果把这些人的费用加起来,一个月很可能两三百万打不住。”

    “你现在还确定要一直做下去?”

    赵铭的脸上带着调侃。

    他觉得肖俊肯定是因为无知,才会说出这么大言不惭的话来。

    不就是一个突然有钱的土贼,想做点什么来吸引别人的目光,然后享受一点夸奖和奉承?

    别说三百万。

    就算是三十万,他也不一定舍得。

    肖俊点点头:“还行,跟我估计的差不多。”

    哗~

    这下就连吴一凡也惊到了。

    他知道肖俊想行善,但一个月三百万,还要持续做下去,这就有点不简单了。

    一个月三百万。

    一年就是三千六百万。

    什么家庭撑得起这样的‘糟践’?

    赵铭冷笑起来:“肖俊,咱可别光说不练啊,正好大河乡就有一个困难户,家里儿子换了重肌症无力,你既然这么好心,不如先帮他家把治疗费用解决了。”

    肖俊一听就来了兴趣。

    相比起装逼打脸,他更喜欢实实在在的助人和赚钱。

    忙问道:“他家条件很差?”

    赵铭道:“何止是差?简直连饭都快吃不上。”

    赵铭说的病人,就住在距离他们饭店不到两公里外的地方。今年刚满十八岁,病情十分严重,要靠呼吸机帮忙才能喘的上气。

    家人一听说治疗费用,连住院都没去就想放弃。

    昨晚义诊结束后,尤晓君还去看望过那位病号。

    肖俊向尤晓君确认:“学长,有这回事么?”

    尤晓君点头:“那家人确实很困难,小伙全身都没力气,只有眼睛瞪着世界,里边充满求生欲,但他父亲没的早,母亲连自己都养活不了,真的没钱给他治病。”

    “我们联系过市医院,商量帮他们找水滴筹,但具体能筹多少钱还是未知数。”

    “她妈妈说,如果筹不够钱就不治了,反正活的这么辛苦,救下来也是继续遭罪。”

    “我估计小伙如果走了,他妈妈应该也很难坚持下去。”

    没被生活恶意对待过的人,内心总是特别善良。

    尤晓君一边说着,眼睛也开始有些泛红。

    以他的家庭条件,资助一两个病号没什么问题。但这种事情光资助一两个是不够的。

    现在他还没毕业,就已经见到过好多因为贫穷而选择等死的病人,以后踏入医院,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多。

    他想帮也帮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