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花光10万亿 > 第三章 给我撞过去
    但是……

    “好兄弟,别跟我提还钱,这两千块就是兄弟送给你的。”

    肖俊大气道。

    系统要求:

    帮助别人,不能接受任何形式的物质回报,否则对方还给肖俊多少钱,就要从自己的钱里掏出双倍还回去。

    直到把这次赚到的钱全部还光为止。

    “你开玩笑吧?”

    吴一凡根本不信。

    这可是两千块,又不是两块钱。

    宿舍这几人家庭条件都一般,平时一起吃个烤串或许有人会主动请客,但是借钱不管三十五十,最后都会还的。

    肖俊摇摇头:“我没跟你开玩笑,你要是敢还我钱,我就在校园网上发帖子,说你身上有姓病。”

    呃~这也太恶毒了。

    吴一凡伸出手,摸了摸肖俊额头。

    “你没病吧?”

    按照他对肖俊的了解,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白送自己两千。

    除非他病了。

    而且病的不轻。

    旁边的刘洵也迷糊了。

    对吴一凡道:“刚才肖俊也给我转了一千,说是赞助我买手机的。”

    “不对不对,他一定是疯了。”

    这世界只有往自己身边捞钱的,哪有往外发钱的?

    除非他是富二代。

    而且是很富很富,对钱根本没概念的那种。

    但这可能么?

    肖俊耸耸肩,一脸得意道:“本来想用普通人的身份度过大学四年,可我是在受不了自己的室友为钱为难。”

    “不装了,摊牌了。”

    “其实我是有钱人。”

    “以后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

    “别的事情我可能帮上忙,但花钱的事儿,找我就对了。”

    肖俊甩了甩短发,自认为很潇洒。

    殊不知。

    在吴一凡和刘洵的眼里,已经断定他病的不轻。

    “他到底受什么打击了?”吴一凡问。

    刘洵摇头:“我也不知道,在食堂看了个短信,然后就这样了。”

    “妈蛋,我还是先给医院打个电话吧。”

    两人看着肖俊,不停摇头。

    早上还好好一个人,才半天就病成了这个样子。

    肖俊很无奈。

    “你们两个有没有搞错?”

    “我送给你们钱花,你们不赶紧偷着乐,反而怀疑我是不是疯了?”

    “我看你们才是傻了吧?”

    虽然他这么说,但心里其实特别欣慰。

    换成别人,有人白给钱,管他是不是精神病,先花了再说。

    可这两位。

    第一时间是担心自己。

    “真没疯?”

    “这不废话嘛。”

    “你很有钱?”

    “那是相当有钱。”

    “那再给我万八千,我去买两双AJ穿。”

    “你先叫我声爸爸。”

    “爸爸。”

    “嗳~乖儿子,爸爸逗你玩的,哈哈哈哈~”

    大学寝室里,表面是兄弟,背地里都想当对方的爸爸。

    吴一凡被骗,丝毫不恼。

    反而松了口气。

    “还好,知道占我便宜,应该没真疯。”

    刘洵也点头:“吓死我了。”

    接下来就是一阵扯淡。

    吴一凡和刘洵都想知道肖俊是不是中彩票了,不过肖俊肯定不会跟他们说实话。

    眼看下午上课时间到。

    吴一凡大叫一声:“我劲,忘买鞋了。”

    一边往外跑,一边给卖鞋的人打电话。

    刘洵问肖俊:“一起去教学楼?”

    肖俊摇摇头头:“你自己去吧,我有点事,下午不去上课了。”

    有了十万亿,还上个屁的课啊?

    当个职业慈善家他不香么?

    刘洵自己离开,屋里只剩肖俊。

    先把助人规则全都看完。

    用了大半个下午,99页总算全都读了一遍。

    记是肯定记不住的,但大体规则肖俊已经摸了个差不多。

    肖俊从铺上跳下来,使劲伸了个懒腰。

    揉着发酸的眼睛道:“背了这么久规则,脑子都迟钝了,先出去透透气。”

    下楼。

    肖俊一边溜达,脑子不由自主又想到助人。

    不知不觉来到公交站点。

    “咦,我怎么走这来了?”

    “算了,反正都是透气,坐会儿公交车吧。”

    “等以后钱越来越多,再想体会这么单纯的穷生活,就不是这个味儿了。”

    怀着微服私访的心情,肖俊坐上了公交车。

    看着窗外的景色,那些奔波行走的人们,肖俊不由心想:

    你们需要帮助吗?

    你们缺钱吗?

    要不要打个广告,让大家都知道我?

    不行,万一碰到骗子,损失可要我自己承担。

    这世界的坏人可不少呢。

    正这么想着,旁边突然传来‘维啦~维啦~’的声音。

    一辆消防车正拉着警笛从后方追上来。

    公交司机一边踩着刹车,一边事不关己道:“来不及喽。”

    前方黄灯闪了几下,在司机说完以后恰好变成了红灯。

    公交车停在左侧第二车道,在他前边还有一辆甲壳虫,后侧相邻车道停了两辆小车,再往后就是那辆消防车。

    前方的路口是大十字,左转和直行分开走的那种。

    一次绿灯要等三次红灯。

    大约要等一分半钟左右。

    消防车肯定着急啊,拿着喊话机对前方的两辆车喊话。

    “前方的车请让一让。”

    “前方的车请让一让。”

    “特殊情况不会扣分,请前边的两辆车让一让。”

    肖俊坐的位置,正好能看到右侧那辆越野车上的司机,正不屑的嘀咕什么。

    一点要让路的意思都没有。

    车上的乘客们都看不过去了。

    “这两司机也太冷漠了吧,这可是救火车啊。”

    “这种情况又不会扣分,让让怕什么?”

    “你们不知道,着火的就是这俩车主的家,他们在等家人烧成灰,能省不少火葬费呢。”

    “这种司机就该吊销他们的驾驶证,让他们一辈子不能开车。”

    这时候公交司机开口了。

    不过明显站在两车车主那边。

    “你们不知道,像这种情况确实不扣分,但得自己去交警队复议,费时费力,到最后连句感谢话都没有,谁愿意干这出力不讨好的事儿啊?”

    “这是公共责任懂不懂?”有人立即反驳。

    “而且交通规则里本来就有让特殊车辆先行的规矩,这两辆车就应该扣分。”

    公交司机呵呵一笑:“你们跟我说也没用,又不是我挡着消防车的路。”

    肖俊坐在靠前门的位置,明显能看出司机脸上的不屑。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就算是刚才愤然指责的那些乘客,等他们换到司机的位置,可能会一样的冷漠。

    毕竟别人的命再珍贵,跟自己没关系,但自己如果帮忙造成的时间或金钱损失,都要自己来买单。

    既然助人有害无利,当然大部分人会选择漠视。

    这就是人性。

    肖俊不知道自己的本性是不是也像他们这么自私,但他知道自己现在有助人系统,对于别人来说畏之如虎的事情,对他来说都是赚钱的好事。

    所以他义无反顾的站了起来。

    指着前边那辆甲壳虫道:“给我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