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 第七十四章 找上门来
    “我是陈曦文的妈妈,请问陈曦文她在吗?”

    陈曦文的父母是开着一辆宾利过来的。

    那么高级的一辆车停在营业室门前,和低级的加油站简直有点格格不入。

    低级加油站的老板打量了一眼眼前的这一对夫妇,发现陈曦文长得比较像她妈,一样的漂亮,区别只是一个年老,一个年少而已。

    至于陈曦文的父亲,脸型长方,非常板正,那不苟言笑的样子一看就是个认真的人,似乎不太容易相处。

    “哦,你们是陈医生的父母啊,你们好,陈医生今天不在,她出去给人看病去了。”

    陈牧连忙引着夫妇俩进了生活区,在客厅里坐下。

    那夫妇俩打量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陈曦文的母亲问道:“曦文她这一段时间就住在这里吗?”

    “是的,她住那一间。”

    陈牧指了指陈曦文的房间,又问:“叔叔阿姨想喝点什么?咖啡、茶、汽水、奶……我们这里什么都有。”

    “谢谢,给我们一杯水就好了。”

    陈曦文的父亲一直绷着脸没说话,她的母亲倒是挺和气的,陈牧连忙倒了两杯白开水,放在夫妇俩面前。

    随后,陈牧也人模狗样的在沙发对面坐下,算是陪陪客。

    坐下后,这气氛就有点尴尬了,人家夫妇俩一直在打量他,没有没说话。

    陈牧脸皮厚啊,立即主动自己找话题缓解气氛:“叔叔阿姨是怎么找到这儿的?我们这儿位置挺偏的,应该挺难找的吧?”

    “是挺难找的。”

    陈曦文的母亲点点头,没多说,又问:“小陈,你和我们家曦文是怎么认识的?”

    “哦,就是她来我们这儿加油,然后聊了两次天,就认识了。”

    陈牧虽然不算实话实说,不过也没撒谎,陈曦文的确是来加油站喝了两顿酒,他们就认识了。

    聊了两次天?

    陈曦文的母亲有点回不过神。

    年纪大的人不明白小年轻的世界,聊两次天就离家出走搬到人家这里住下了,这好像有点不太常规啊。

    她不知道该怎么把话儿聊下去,倒是陈曦文的父亲突然开口:“你和曦文是什么关系?”

    “我?”

    陈牧想了想,有点好笑的暗忖自己如果回答个不算撒谎的“同居关系”,对方会不会直接拿出一张没填数字的空白支票扔在自己脸上……不过这也只能在脑子里YY一下而已,他可不敢那么皮,老实回答:“我们是普通朋友。”

    陈曦文的父母显然因为这个答案舒了口气,两个人对视一眼,神色间顿时放轻松了许多。

    陈牧偷瞄了对方几眼,又鼓起勇气说:“其实我和陈医生还有另外一个关系。”

    “嗯?”

    四道目光顿时如利剑般透射而来,周围的空气仿佛都为之凝固。

    陈牧不敢卖关子,轻咳了一声后赶紧又说:“我和陈医生还是房东和租客的关系,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

    利剑顿时自动化于无形,空气也随之恢复了正常的流动。

    “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什么意思,小陈?”

    陈曦文的母亲好奇的问道。

    陈牧连忙把自己租地方给陈曦文住,还有租地方给陈曦文当诊所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带着点期待的看着对方:“这都快一个月,陈医生也没钱交房租,我实在替她担心呢。”

    果然,陈曦文的母亲听完后,想了想,然后拿出手机:“小陈,既然是这样的话儿,我加一下你的微信吧,曦文的租金我替她交。”

    这完全就跟心机婊房东陈的预期一致,他连忙掏出手机,屁颠屁颠的伸过去,准备收钱。

    可没想房东陈的微信二维码还没扫,陈曦文的父亲突然拦了一下妻子的手,说道:“她既然要离家出走,那这种事情让她自己来解决,我们不要帮她。”

    “可是曦文她……”

    陈曦文的母亲怔了一怔,还想辩解什么,可是和丈夫对视了一眼后,终于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又把手机收了回去。

    房东陈拿着手机的手停在半空,脸上是日了道格.jpg。

    不带你们这样当爹妈的。

    什么意思……想用经济封锁让女儿回家?

    你这样和女儿对着干好吗?

    就为了逼自己女儿嫁人渣?

    房东陈无奈的收回手机,感觉心真累唷。

    自己收个房租怎么就这么难,真是太难了!

    略一沉吟,房东陈觉得自己是不是要再努力一下,可陈曦文的母亲已经先开口了:“小陈,能麻烦你给我们说一说曦文最近的情况吗?”

    房租收不到,还有什么可说的?

    房东陈一点说话的兴致都没有了,只把陈曦文现在正在给附近的村民进行义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说。

    陈氏夫妇俩听完后,陈曦文的母亲问道:“小陈,不知道曦文她什么时候能回来呢?我们想见见她。”

    陈牧看了看时间,摇头说:“这个我还真说不清楚。这一趟她是昨天才出去的,今天可真不一定会回来,有时候她会在村子里呆个几天,嗯,也没办法联系她,只能等她回来了。”

    陈曦文的母亲闻言,显然表现得有点失望,看来她是真的想女儿了。

    夫妇俩又问了其他的一些事情,陈牧都大概的回答了,他们知道女儿今天不会回来,也不多逗留,很快告辞离开。

    临走前,陈曦文的母亲拉着陈牧说:“小陈,曦文她如果回来了,你就给我来个电话吧,我会立即赶过来的,嗯,我真的很想见见她。”

    陈牧想了想,觉得母亲想女儿了,想见一见,这样的要求没什么不对,所以就答应了下来。

    宾利很快驶离加油站,陈牧把人送走,转身回到营业室。

    车上。

    夫妇俩一直沉默不语。

    好一会儿,陈曦文的母亲忍不住了,问丈夫:“你还要继续这么对女儿吗?骆家那边你还是去说清楚吧,骆浩广那孩子,配得起我们家曦文吗?”

    陈曦文的父亲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骆家那边,我会处理的。不过这孩子既然要离家出走,那就让她自己承担后果,从小到大我们对她的保护太好了,她一点都不知道社会上的凶险,更不知道生活的艰难,我觉得这一次是个不错的机会,就让她自己体验一下吧。”

    微微一顿,他伸过手去,握了握妻子的手:“如果撑不住,她的背后总归还有我们……唔,既然现在已经知道她人在哪里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以后你可以和她多联系,反正就跟以前一样,你唱红脸,我唱白脸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