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 第四十六章 冰啤这就来
    “阿嚏……阿嚏……”

    开车回加油站的路上,陈牧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让他忍不住揉了揉鼻子,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回到加油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把看店的亚力昆打发走,陈牧早早关门收摊,开始闭关。

    之前翻手机的时候,他查了一下导游资格证考试的时间,还有十来天,这事儿得抓紧了。

    上一次去X市,他就报了名,毕竟有了活力值这个buff,对于通过考试这一点他已经完全不担心。

    陈牧回到房间,直接打开黑科技地图,把剩下的那一点活力值用在自己的大脑,然后开始看书。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一次再使用活力值,他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注意力,主要针对一些重要的考点进行记忆,让记忆变得更有效。

    整个导游资格证考试分为笔试和口试两个部分。

    笔试是全国统考,统一机考,时间都是定好了的,一个上午就可以完成。

    口试由省里自行决定的,也在笔试当天的下午完成。

    所以整个考试其实需要学习的内容并不多,陈牧在buff的作用下,不用半个小时就把所有学习资料全部看完,并且记了下来。

    Buff的有效时间还有空余,不能浪费,他索性又拿起今天阿娜尔古丽给的那些农科书籍看了起来。

    他看书的速度超快,真正做到了一目十行,而且还全都能记下来,不停这么翻页,如果有人在旁边看见,肯定以为他在逗着玩。

    Buff结束后,疲惫再次涌上心头,让他很难撑得住眼皮子往下跌,只能倒头就睡。

    “下次试试悠着点用,看看会不会还有这么疲惫的情况……”

    临睡之前,陈牧迷迷糊糊的动了动脑子,觉得这种类似于脑力使用过度导致的疲惫,或许是能够避免的。

    之后的好几天,陈牧一直在努力带团和种树中度过。

    现在有了活力值以后,他已经不用再为“没钱买树苗”的事情发愁了,所以农家乐这门生意他做不做都问题不大。

    可是他不能停下,因为这并不是只关系到他个人的事情,整个旅游项目里所涉及的人和村子,都从这件事情里面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所以这事儿必须做下去,而且还要做好。

    陈牧私底下其实想过,等考了证就尽快把旅行社办起来,最好能招几个导游回来,把事情做好做大,这样他就能从导游这项工作中稍微解脱出来了。

    这天晚上关门后,陈牧坐在石凳上,喂着胡小二一家子喝奶。

    地上一字型排开了四个大碗,一头单峰骆驼和三头双峰骆驼就这么并在一起喝着奶。

    虽然都是奶,可有点不一样的是:胡小二喝的是牛奶,他的爱人们喝的是豆奶。

    陈牧一开始的时候,给她们喝的都是和胡小二一样的牛奶,可她们看起来不太喜欢喝,老是喝剩很多,一来二去陈牧也看明白了,就尝试给她们换豆奶,没想到她们都很喜欢,所以最后变成了像现在这样“一家人喝两种奶”的情况。

    “你说你们这娇贵的,连喝奶都要分两种,唉,娶老婆的礼金那么贵,也是哥给你置办的,以后要是不乖乖听哥的话,就是不孝顺,会遭天打五雷轰的,知道吗?”

    陈牧用一根干草戳着胡小二那埋在大碗里的脑袋,轻声逗趣着。

    三头小母骆驼已经买下来了,由健索尔出面去和原本的主人谈,花了五千一头拿下的,据说这还是友情价了。

    这大大出乎陈牧的意料之外,三头就是一万五咧,让他肉疼不已。

    本来他一直以为花个几千块就能把三头小母骆驼拿下的,可没想到会是这样,不由得去问健索尔,健索尔才告诉他,只有小骆驼才会便宜点,一两千出头,成年骆驼的价钱完全不一样,正常成年骆驼的价格已经到了八千、两万不等。

    无奈之下,陈牧只能把老底掏空,为小弟娶了媳妇儿。

    胡小二呼呼的喝着奶,完全对陈牧的打趣没反应,陈牧只能自己跟自己掰着指头算:“原本以为养你一个就行了,没想到你出去转悠一圈就多了仨,唉,看你这夜夜笙歌的样子,估计不要多久就能把人家的肚子搞大,到时候哥很有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因为养骆驼而破产的加油站老板,这事儿愁啊~~~~~~(飘)”

    仿佛为了应景,三名母骆驼不约而同的把碗里的豆奶喝完,抬起头,看向他大伯。

    他大伯又是唏嘘一叹,连忙殷勤的拿起豆奶瓶子,过去给弟媳们添了奶,这才又坐下来,继续和自家兄弟商量:“要不这样好了,赶明儿它们生了孩子,留下几个精壮的自己养,其他的我们卖几个,好赚点奶粉钱,怎样?”

    胡小二慢慢抬起头,用沾着一圈白胡子的脸看着陈牧,那眼神很……没有眼神。

    陈牧感觉有点羞愧啊,很快在两人的对视中败下阵来,嘿嘿的说道:“卖小骆驼这事儿其实不犯法,我们自己也养不了那么多,要不你考虑考虑?”

    胡小二很不爽的打了个响鼻,低下头继续喝奶。

    这样子……就是不愿意咯。

    陈牧养骆驼卖钱的生财大计不禁直接流产,只能苦闷的托着腮,继续想别的办法。

    “呜~~~~~~”

    突然,一阵引擎的声音从远而近,快速朝着加油站这边过来。

    陈牧怔了怔,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啊,不禁站了起来,朝远处张望。

    两道车头灯很快打了过来,终于在之后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那一辆如同幽灵般的黑色斯巴鲁驶进加油站,停在了空地上。

    “怎么又来了?”

    陈牧眉头轻皱,心里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上次钱给多了,不是打赏,而是存酒的钱?”

    这一个可能让原本已经陷入破产边缘的陈老板无比忧虑,觉得不论如何也要和这个陈曦文说清楚,上回的钱归上回,这回的归这回,绝不接受付一次钱喝两次酒的做法。

    看见脸上涂抹得乱七八糟的陈曦文下车,陈老板毅然迎了上去,嘴里斟酌已久的话儿还没出口,就被人无比强势的用一句话点杀:“给我拿冰啤酒,老价钱,五十块一瓶。”

    陈老板怔了一怔,随即回过意来,老脸如菊花般绽放开来,赔笑着应声道:“好咧,客官请上座,冰啤这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