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 第437章 运气太背了(求订阅月票)
    电话是秦刚打过来的。

    “陈总,出事了。”

    秦刚的语气让陈牧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他用手搓了搓脸,问道:“怎么了?”

    秦刚说道:“中央空调电视台派过来的三名记者,因为遭遇车祸,现在已经进了医院,其中两人轻伤,一人伤势严重,被送进市人民医院抢救。”

    “啊?中央空调电视台?车祸?抢救”

    这里面没有一个词儿是陈牧能听明白的,不禁皱了皱眉:“秦哥,你说的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什……什么意思?”

    秦刚稍微压低了一点声音,问道:“你老实和我说,这事儿和你有没有关系?”

    什么鬼?

    陈牧真有点摸不着头脑,沉声道:“秦哥,你能不能把事情说清楚点,什么就和我有关系了?我现在听着都犯糊涂了。”

    秦刚显然在那一边松了口气:“那这么说,这件事情就和你没关系咯?”

    微微一顿,他才又说:“三名记者,是来调查你的。”

    “调查我?”

    “调查你们牧雅林业。”

    秦刚解释:“据说是中央空调电视台焦点访探节目组的记者,因为接到举报,说你们公司借和当地百姓合作种树的名义,欺压剥削百姓,所以专门来暗访调查的。”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儿……

    陈牧心中一动,问道:“是呼和巴日的姐姐举报的吗?”

    “现在看来,应该是了。”

    秦刚其实还是相信陈牧的,因为呼和巴日和贺西格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当初还是他先发现的,然后主动告诉了陈牧,后续的处理也是他和陈牧一起进行的,如果说陈牧在这里头干了什么违法的事情,他是不会相信的。

    只是之前骤然听见这么一件事情,秦刚担心陈牧年轻气盛,会真的对前来调查他的记者做什么,所以才会这么问。

    现在看了陈牧的反应,他大致已经心里有底了,所以也没有隐瞒,低声说:“那三名记者不知道为什么要去阿奇善,在路上被另一辆车恶意碰撞,造成了车祸,然后那辆肇事车辆又逃逸了……嗯,他们现在怀疑这件事情和你有关,已经向工安菊报案了。”

    还能这样?

    陈牧都听蒙了。

    这算不是坐在家里,祸到临头?

    这运气也太背了吧?

    还是说……那三名记者的运气太背?

    好端端来做采访,竟然被撞了……

    陈牧没经过这种大风大浪,好一会儿都反应不过来。

    秦刚又说:“现在工安菊那边介入调查,因为事情关系到我们四维这边的合作种树新模式的推广,所以他们向我们领导汇报了这件事情,领导的意思是想让你尽快来四维一趟,他想亲自向你问一下具体的情况。”

    陈牧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具体情况”可以说的,不过这也是领导对自己的关心嘛,所以他立即回应:“没问题啊,秦哥,那我现在就到四维去,可以吗?”

    “好,你立刻过来,我在门口等你。”

    “行!”

    不敢犹豫啊,陈牧挂了电话,马上从床上爬起来,简单的洗漱一番后,叫上小武一起朝着四维那边赶。

    来到领导的办公室,花了不到半小时。

    四维的大领导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了,看见陈牧坐下,大领导雷厉风行的说:“客气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我直接问你一句,车祸的事情,是你做的吗?”

    “不是!”

    陈牧很坚决的摇头。

    开玩笑,真的是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不带这样冤枉人的。

    四维的大领导点点头,让声音变得柔和一点,又说:“关于这件事情,你可以放心,如果和你有关系,你可大胆的说出来,我会酌情帮你处理的。”

    啊?

    不是说了和我没关系了吗?

    陈牧怔了一怔,有点讶异的看向大领导。

    等看清楚大领导眼底那股子亲和,陈牧突然心头一凛,这摆明是怀柔来试探他啊。

    如果他真的和车祸的事情有牵连,哪怕只有一丝半点的关系,眼前这位大领导肯定不会“酌情”“帮”他“处理”,反而只会挥刀斩马谡,绝不容情。

    陈牧心念一转,对眼前这位大领导的脾性又有了多一分的了解,索性也不搞什么虚的了,直接硬邦邦的回应道:“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车祸的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种时候,他特别怀念X市的那位大领导,如果以那位大领导的脾性,肯定不会搞什么试探的举动,因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气度自在。

    听见陈牧的回答,大领导很认真的看了他一眼,终于点了点头:“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微微一顿,他又补充一句:“这件事情关系到合作种树新模式的成功与否,我们必须慎重起来。”

    陈牧没吭声,只是冷静的看着这位大领导。

    也不知道怎么的,经过刚才的这几句短短的对话,竟让他的心里变得有点超然起来。

    他之前觉得推广新模式,还需要公家的支持,所以对于公家这边,他一直是陪着小心的。

    可是经过刚才这一下后,他突然想通了。

    他是拿着钱和优秀的树苗过来投资的,虽然钱是借的,可那也是用他的名字借的,他并不欠着谁。

    只要他踏踏实实的把合作种树的这个新模式做好,没必要比谁矮一头,根本不用陪小心。

    反倒是这个新模式如果成功了,应该是L市这边求着他,让他继续投资推广。

    所以,他一下子就淡定了下来。

    大领导似乎也感觉到了陈牧的变化,看着他说:“待会儿工安菊那边会派人过来接你,让你去他们那儿录个口供,你尽量配合一下,把事情说清楚的就行了。”

    “好!”

    陈牧想了想,点头。

    办公室里,两个人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两人都没话了。

    大领导打量着陈牧,突然觉得这个年轻人真有点与众不同,身上的这一份气度是他从没在别的年轻人身上看到过的。

    就在这时候——

    外头的秦刚进门来了,说道:“领导,工安菊那边的同志来了。”

    大领导点点头,对陈牧说:“你去吧,问什么照实回答就行,不用担心。”

    陈牧站起来,跟着秦刚径自往门外去了。

    来到外头,有两名身穿制服的人。

    小武迎了上来,看了看那两位警*察,有点担心的叫了一句:“老板……”

    陈牧摆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说道:“你会酒店等着,帮我看好房里的东西,该吃吃,该喝喝,不用着急。”

    “知道了。”

    小武点点头,表示明白。

    这时候,他的话痨好像一下子就好了,除了应声,半句话也没多说。

    陈牧转过头,对秦刚说道:“秦哥,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合作种树那边,你一定得帮我看住了。”

    秦刚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别说得好像要进去了似的,你就只是过去配合一下调查而已,很快就能出来了。

    嗯,退一步说了,就算进去了,只要把肇事车辆找到,事情很容易就能查明白,你担心什么?”

    “也是!”

    陈牧转过身,很快跟着那两名警*察走了。

    ……

    “姓名。”

    “年龄。”

    “性别。”

    “籍贯……”

    一连串基本信息的问题,陈牧都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这种时候,越配合越容易把事情调查清楚,他作为什么都没干的无辜群众,当然得配合。

    接下来是案情调查,其中牵涉到许多有关于陈牧行踪之类的问题,陈牧都慢慢回忆,一一回答。

    折腾了大半天,到了将近晚上七点,他才被放了出来。

    秦刚和小武一起来接他,饥肠辘辘的他直接奔饭馆吃饭。

    “秦哥,那三个记者现在怎么样了,你有消息吗?”

    陈牧真心担忧三名记者的伤势,万一要是挂了一个,这事儿恐怕就要闹得更大了。

    “两个轻伤的已经没事了,都可以出院了,不过现在还留在医院观察而已。”

    秦刚一直关注着这事儿,所以信息很及时:“至于重伤的那个,现在也已经抢救过来了,就是失血过多,应该没事。”

    陈牧松了口气,总算可以放心扒拉两口羊肉面,然后才又问道:“秦哥,这事儿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等着吗?”

    秦刚想了想,点头:“只能等着,现在主要靠工安菊那边的调查了,以他们的效率,应该很快的。”

    微微一顿,秦刚冲着陈牧笑了笑:“你别想这事儿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反正没做亏心事,什么也不用担心,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的。”

    这就是安慰了……

    无端端惹上这么件破事儿,任谁也高兴不起来。

    陈牧想了想,说道:“秦哥,这件事情过去以后,你们必须得给我个说法……嗯,呼和巴日的那个姐姐,把中央空调电视台的记者都招来了,你们要不处理好,别怪我撤资走人。”

    秦刚想了想,点头说:“你放心,这事儿我会和大领导反映的,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